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ST/SK】《末世狂奔》 十,末世AU,年下养成,OOC



那一男一女看起来是一对夫妇,抱着水和食物一脸的尴尬,却并不舍得放下。

Kirk很不爽!

相当不爽!!

非常不爽!!!

那些水和食物是他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以备不时之需,就目前这形式,谁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归正常社会,谁又知道以后是不是会乱得更糟糕一些?

他脸色不善的走过去,如果这对夫妇以为可以从他手里抢走任何东西,那就大错特错了,虽然他们带着两个孩子,他本来没打算要对他们怎样。

那对夫妇看他表情不对,赶紧解释说在车附近没有看见主人,以为是无主空车,又看见后座上堆着不少水和食物,“因为带着孩子,沿途实在很难找得到食物,如果先生不介意的话,可以把水和食物卖一点给我们吗?”

第一次被人这样恳求的Kirk顿时有点手足无措了,他挠着头发,钱拿来有什么用?可是他又没办法拒绝带着两个孩子的父母,只好胡乱的挥了挥手,“没关系,没事,你们,你们就拿一点去吧,带着孩子呢,也不容易。”

那对夫妇听他这样说,欢天喜地的放回一半东西,不停的感谢他,Kirk百般不自在的努力微笑,恨不得拎着Spock立刻上车跑得远远的才好。

好在那对夫妇也并无意久留,一边把另一部分水和食物放进车里,一边向仍然虎视眈眈盯着Kirk的那男孩招手,“Sulu,我们该走了。”

那男孩Sulu走到他们身边,亮晶晶的眼珠看看Kirk,又越过他看向安安静静站在远处的Spock,突然问道,“你们是不是遇到过很多那种怪物?”

那对夫妇面色微变,忙着赶他上了车,一直坐在车里贴着车窗看他们的小孩乖乖让出座位,然后抱着他的手臂笑得一脸灿烂,嘀嘀咕咕的小声说着话,Sulu摸摸他的头,转过头又看了Kirk一眼。

眼看着他们开车走远,Kirk转过身对着Spock,太阳很大,他皱眉眯着眼,双手抱在胸前,“Spock,”他有些不满,“你看见他们拿我们的东西,而且那小子还企图袭击我,居然都不出声警告我一下?”他故意摇摇头,一脸的失落,“我对你真是非常非常的失望。”

Spock看着远方被车轮带起的灰尘,不知在想些什么,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慢慢的走向Kirk,“失望是不符合逻辑的,走吧,我们也该出发了。”

Kirk不甘心的看一眼加油箱,“我猜,也许我们应该试试,万一……”

“已经空掉了,”Spock目不斜视的上了车,“他们试过,一滴油也没抽得出来。”

Kirk扁了一下嘴,也跟着坐上车,偏过头问他,“你说,我们要不要把这辆车换掉?”这辆车实在太耗油了些,在这样的时候,石油和水都是一滴如黄金,他再怎么不舍,也要考虑到现实问题。

“换什么车都会慢慢的没油,还不如想想哪里能找到油更符合逻辑。”

“那就只能指望你了,我的人肉GPS。”Kirk拉过安全带扣好,顺手揉乱了Spock的头发,“走吧,带我去找石油,如果你真的能有GPS那么管用的话。”

努力抑制住自己想要嘟嘴表示生气这种不合逻辑的动作,Spock面无表情的整理着自己的黑发说,“把我和GPS对比是非常没有逻辑的行为。”他有点愤愤的看了一眼后视镜,确保自己的刘海已经恢复整齐,一边忍不住的把自己偶尔会有的不合逻辑的冲动行为归咎为受到了身边这个全世界最没有逻辑的家伙影响。

然而,被旁人所影响到自己的行为,这本身就已经很不合逻辑了。

就像那些家伙说的,他果然只是个不够完美的残次品。

这样的念头让他第一次有了挫败感。

Spock一向都是安静的,然而Kirk敏锐的发现了他情绪的低落,不得不说,他对这个孩子的了解正在逐步深入,哪怕顶着那样一张完全没表情的面瘫脸,他还是能自沉凝的眉目间看出那一丝愤懑的脆弱,就好像是被全世界所遗弃了,又或是孤零零的独自一人站在了全世界的对立面。

这让他几乎想要伸出手去抱一抱Spock。

“你知道吗?”Kirk说,“我认识bones的时候,他正在试图用他胃里所有的一切来掩埋我。”

“听起来,他是喝醉了。”Spock有一点心不在焉,他想起了实验室,想起了那些雪白的,总是散发着药水味道的仪器,他的手腕上永远戴着一个跟踪器,就好像他在资料里所见过的那些被豢养的兽,脖子上套着类似的圆环,标注了所有权。

“醉得连自己是谁大概也不记得了,我们俩一起在医院里睡了一晚,他是酒精中毒,而我就悲惨的因为他那一堆呕吐物里不知道什么东西而过敏了。”Kirk笑着捶了一下方向盘,“这个白痴,谁会在医院里交朋友啊?”

朋友?他没有朋友,就像Kirk所说的,真的,谁会和一个永远被关在实验室里的试验品交朋友呢?

他眨了眨眼睛,颤抖的长睫掩去眼中的情绪,指着岔路左侧,“这边走。”

Kirk一边拨转方向盘,一边问,“这边能找到汽油?”

Spock静默不语,他怎么知道哪里有汽油?向左这条道路是他在出逃前自电脑上查找过回家的必经之路,他不确定自己如果明白的告诉Kirk他们去的并不是那个有着他的朋友bones的南方小城会得到怎样的反应,可是向Kirk撒谎并不符合逻辑,何况,等他找到母亲后,他仍然可以带Kirk去找他的朋友bones,所以他选择在这个时候默不作声。

“你……”Kirk想要问他出了什么事,Spock显然很不对劲,犹豫了一下,他决定还是选择放弃,Spock如果不愿意说,问了又有什么用?

然而Spock却挑起一侧眉毛看着他,“什么?”

Kirk笑了笑,“不,没什么。”

Spock就那么看着他微笑的侧脸,颊上笑涡深深,好一会儿,手指轻轻在他颊上点了一下,“有趣。”

“什么东西有趣?”Kirk故意逗他,笑得双眼弯弯,“是谁说最基本的礼仪是不要随意进行身体接触的?”

“触碰会让自己产生兴趣的事物是符合逻辑的。”Spock扬起眉梢与他对视,他的眼睛蓝得不可思议,嘴唇是浅浅的粉色,看起来柔软而充满弹性,那位不知名的美丽女房东在啃咬他嘴唇的时候,闪着水光的唇瓣简直像一颗新鲜饱满的草莓。

莫名其妙的,Spock觉得耳尖微微泛起了热意。

就算Kirk的外貌非常符合他的审美,足以令他心生愉悦,然而对特定事物有所偏好仍然是极其不合逻辑的行为,他努力让自己板起脸,扭开了头。

他果然是被这个人类感染了不合逻辑的病菌。

真是糟糕!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