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AOS/SK】《末世狂奔》三十一,年下养成,OOC,慎入

三十一


Joanna穿着粉色的裙子,粉色皮鞋和白色小袜子,微卷的棕发扎着粉色丝带,玫瑰色脸颊,亮晶晶的大眼睛,手里还抱着一只泰迪小熊,看起来简直像个小公主。


然而小公主啪嗒啪嗒的跑过长廊,一巴掌推开房门,粗鲁的直接蹦上床沿,手指戳着Chekov的小脸,“Pasha,Pasha,快醒醒。”


Chekov委顿的在床上蜷缩成一团,睡意朦胧的看着她,“Joan,我感冒了,不能陪你玩,你要离我远一点,免得被传染了。”


小公主毫不在意的挥挥手,“我才不像你这么弱不禁风呢,不要担心我啦。”她暖热的掌心放在Chekov额头似模似样的摸了一下,又放回自己额头去摸,然后努力用认真严肃的表情告诉他,“嗯,好多了,再过两天就可以起来和我一起去采蘑菇了。”


Chekov软软的笑了一下,大脑一片混沌,“Hikaru呢?”他迷迷糊糊的伸手去摸身侧,没有往日熟悉的温度,只剩下一片冰凉,Sulu不在,McCoy让他去采一些退烧的草药回来给Chekov熬药汤,没有大半天回不来。


Joanna安慰的拍拍他,把抱着的小熊塞到他手里,“这个给你抱着睡觉,暖暖的,是不是很舒服?”她大眼睛眨巴眨巴,长长的睫毛像蝶翅扇动,“这个是Jim叔叔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哦,是我最喜欢的玩具,我把它送给你,有它陪着你,Sulu就可以放心去做别的事了。”她胖胖的小手托着下巴,笑得又甜又乖,“告诉你一个秘密,你不能跟我爸说哦,我决定长大了要嫁给Jim叔叔,他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了。”


Chekov抱着小熊,柔软的绒毛轻轻蹭着他的脸颊,Joanna说得一片天真一团欢喜,他却只想到Kirk还生死未知,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了出来。


Joanna被他吓了一跳,“Pasha,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痛还是哪里不舒服了?我去叫爸爸来看你。”她刚要跳下床,Chekov一把拉住了她,“别去,”他吸了吸鼻子,努力忍住眼泪,“不,Joan,我没事,别去叫医生来。”


“你怕打针是不是?”Joanna一脸聪明的看着他,“Jim叔叔也最怕打针了,每次爸爸给他打针,我都要当他的抱枕,挡住他的视线,不给他看到枕头,”她笑嘻嘻,不知愁滋味,“除了爸爸,我最喜欢的就是Jim叔叔了。”


Chekov冲口而出,“可是Mr Kirk他……”他立刻闭上了嘴,心头惶惑不安,条件反射的四下寻找Sulu,然后可怜巴巴的抱紧了手里的小熊。


“他怎么了?”Joanna小公主瞪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粉扑扑的小脸蛋凑近Chekov,“Pasha,我们是好朋友哦,你乖乖告诉我,是不是Jim叔叔有女朋友了?”她嘟起嘴,“可是,可是他要当我的未婚夫,怎么可以找女朋友?”


Chekov摇了摇头,“不,不是的。”


Joanna认真的抓住他的手,“来,Pasha,告诉我Jim叔叔的事。”


“我不能说,Hikaru说不可以告诉别人,不然他们会有危险。”


“他们?那就是说,Jim叔叔真的有女朋友了?”Joanna伤心的扁着小嘴,“我就知道,没有我在旁边盯着,那个花花公子一定会找很多很多女朋友的。”


“没有,才不是这样的,”Chekov下意识的为Kirk辩解,“Mr Kirk是好人,才不是什么花花公子呢,他和Spock都是……”


“Spock?”Joanna听见陌生的名字,顿生警觉,“Spock是谁?是女孩子吗?长得好看吗?”


“呃……Spock……”Chekov在Joanna的瞪视下,乖乖的说,“不,是个男孩子,长得……长得……”他想说有点好看,又想说有点奇怪,终究还是不知道怎么形容,只好作罢。


好在Joanna对男孩子的长相并不在意,她松了一口气,又高兴起来,Chekov看了她一眼,莫名的冒出了一点点心虚。


“那,你还没有告诉我,Jim叔叔到底怎么了?”Joanna警报解除,又绕回了话题,“你不是说他办完事就会来这里找我们嘛,为什么还没来呢?”她忧虑的皱起小小的眉头,“会不会是因为他迷路了?还是遇到什么危险了?爸爸说村子外面的树林里有很多很可怕的怪物呢……”


Chekov咬着嘴唇,想起了最后见到Kirk时,那仿佛死尸一般的模样。


想起了第一次看见Kirk时,宝石般的蓝眼睛隔着车窗看他,柔软的金色短发明亮闪耀,衬得他整个人都仿佛熠熠生光。


想起了他和Sulu在树林里被狼袭击,Spock救了他们,Kirk坐在温暖的火堆边,笑着递了一块兔子肉给他,那是他从未吃过的美味,以后也再也不会吃到的美味。


想起了Kirk因为过敏而从树上摔下来,那是为了给他摘他喜欢吃的野果。


想起了Kirk为了不让他被带走,宁可让自己陷身在危险里。


想起了那天夜里凄厉的风声。


想起了Sulu紧紧的抱着他,就像这世上只剩他们两个人。


想起了Spock抱着Kirk的样子。


他的手指紧紧的捏着小熊,却再不敢哭出声来,唯恐被Joanna追问,胸口憋得闷痛,连呼吸都不能,却仍是无法遏制的流下了眼泪。


Joanna见他脸色不对,吓得咚的一下跳下床去,呜呜咽咽的往外跑,“爸爸,你快点来看看Pasha,爸爸,爸爸快来啊!爸爸……”


“Joan!Joan!Joanna!”Chekov嘶声大喊,“别,别去……”他连滚带爬的冲起来,却一个跟头栽下床,痛得无法起身。




Spock拉着Kirk在旁边坐下,自己翻进车厢里,急救包还在,工具箱也还在,看了Gary之后并没有再来找过他们,也许是以为他们不是被那些变异者撕碎,就是被感染成了同类吧。


他取出注射器,用酒精棉球随意消了一下毒,握紧拳头,熟练的刺入臂弯脆薄的皮肤下青蓝色的血管,他却不知在实验室里被抽血之前,为了能顺利抽取足够的血液,工作人员会先给他注射抗凝剂,因此他接连试了好几处,费尽心力,也不过勉强抽出小半管血液。


抽出针头,一滴血凝在针眼处,浓翠的绿,衬着他苍白的肌肤,莫名的让人觉得触目惊心。


Kirk双眼亮晶晶的看着他,喉咙里发出咕咕的声音,不知为何,他觉得那声音里隐约的带着一点撒娇,便伸手摸了摸Kirk的头发,也许是受了变异的影响,那一头柔软闪亮的金发黯淡得似蒙了一层灰,Spock抿住嘴唇,摘掉针头,他的血液与常人不同,并不带血腥气,反倒似淡淡的雪松木叶气息,Kirk耸起鼻子嗅了嗅,一双眼更亮了,忍不住的就伸手去抓那支注射器。


反手挡住Kirk,Spock看着注射器,突然心念一动,将针头重又上了回去,拖过Kirk的手腕,一把摸上他已经枯干的血管,将针头刺入,慢慢的把血液尽数推进了他的身体里去,另一只手已经习惯性的扣住了他的颈侧。


Kirk“呜嗯”的叫了一声,馋涎欲滴的盯着他手里的针管,但Spock手劲极大,他挣扎不开,恼怒的掀开嘴唇,露出一对小小的虎牙,呼噜噜的冲着Spock低声咆哮。


Spock将血液输完,立时抽回手,扳起他下巴细看他眼瞳变化,Kirk一心一意追逐他手里的针管,对他的举动全不在乎,双手一把圈住他的腰,便去抢那只已经空掉的针管。


“你还是觉得饿吗?”Spock皱着眉看他,“也许我该去打只兔子给你喝血。”


Kirk听见一个血字,立刻抬起头看他,Spock收起注射器,将自己的意识集中再彻底释放出去。


小半片树林都在他的耳目笼罩之下,每一处风吹草动都在他的血液里鼓荡,是他设下的机关。


“在这里呆着不许乱走。”Spock丢下一句,人已飞速的穿过重重树影,消失在Kirk视线所及之外,转瞬便又回到原地,扔了一头颈骨断裂的灰狼在Kirk面前。


天色已晚,月光朦朦胧胧的映照着Kirk的脸,Spock慢慢的挽起了衣袖,他对疼痛的耐力是人类三倍以上,倒也并不怕痛,只是,他不知道要怎样才能让自己流出更多的鲜血。


他把那头狼撕开,捧了满手的鲜血,递到Kirk嘴边,“对不起。”


说对不起是不合逻辑的行为,因为对已经过去的事情并无任何补偿和帮助。


他记得自己这样跟Kirk说的时候,那个男人只是笑着翻了个白眼。


可是,他不知道还能再说什么。




评论(18)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