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AOS/SK】《末世狂奔》二十五,年下养成,OOC,慎入

二十五


树林里安静极了,连阳光从叶缝间洒下,都仿佛带了一点风声,落叶在脚底沙沙的轻响,温柔又绵软,像雨天时新铺好的暖融融蓬松的床,恨不得能躺上去,抱着泰迪熊,吃着小甜饼,看一本小说,听窗外的雨下得哗啦啦。

真可惜,他们再也找不到泰迪熊,也没有小甜饼可吃,更别说床了。

Spock之前因情绪爆发不受控制,不但为了救kirk失血过多,又整夜未眠,身体早已疲累不堪,虽是勉强抱起Kirk,终究不耐久行,Sulu一直小心注意他,见他脸颊耳侧开始浮现大片薄绿,额上汗水涔涔,便低声问他,“Spock,我们要休息一下再走吗?”

那双黑沉沉的瞳眸锐利的扫过Sulu的脸,又转移向他身后的Chekov,Spock显然根本没发现自己的异常,“你可以把他放下来让他自己走。”

Sulu抽了抽嘴角,一脸的无奈,“我是说,你!”

Spock眼睫微微一垂,转身继续前行,Sulu一把抓住他手臂,“嘿……”他愕然的睁大眼,只觉手指下的肌肉瞬间紧绷,像一块被风化的岩石,颤抖着散落成沙。

Spock低吼一声,手臂虚软下沉,弯曲的手指连指关节都无力屈伸,眼睁睁看着kirk的身体摔落。

他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着,几乎无法呼吸,胸口剧烈的起伏,他虽然素来七情不上面,但也只是克制情绪,却不似此时一张苍白的脸竟只剩纯然的空茫,Sulu看着他,一时已不敢出声,轻轻的退开了两步。

他慢慢的屈膝,伸手试图再一次抱起kirk,却实在已经无能为力。

kirk的脸已经灰败得如同他们沿途所曾见过的那些尸体,胸口上那个残破的洞看起来好似比早上略收缩了些,Spock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小心的触碰了一下,冰冷的,灰惨惨的破裂开的皮肤,甚至没有一点血,露在外面的骨骼,就像雕塑摔碎后裸露在外的钢丝。

Sulu闭了闭眼,身后的Chekov抽噎了一下,又紧紧的咬住嘴唇,鼻息沉重梗塞,心脏强烈的撞击着他的后背,他放下Chekov,看着那张泪流满面的小脸,温柔的抚拍他的背心,让他缓缓呼吸,“不要担心,没事的Chekov,Spock会治好Mr Kirk的。”

虽然这话说得连他自己都不信。

Spock抬起头看了看天色,他的手臂仍然酸软无力,绷得太紧的神经像随时会断裂的弓弦,然而他们不能留在这里,他得把Sulu和Chekov送出去,让他们能离开这里越远越好,到有人迹的地方去。

“Spock,”Sulu突然开口,“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他眼睛盯着kirk,没有回头也没有回答,只轻微的点了一下头,他猜他能知道Sulu想问什么。

“你……”Sulu迟疑了一下,问道,“你怎么知道那堆火会在那个时候熄灭的?”

Spock楞了一下,这个问题完全不在他考虑范围之内,他终于转过头看了一眼Sulu,“那很简单,那堆火显然是在我……暂时失去意识之后才被点燃的,从火焰燃烧的情况,计算一下风力和木柴燃烧的时间,就能大致推断了。”

“这样啊!”Sulu见他肯开口说话,立刻又追问一句,“那个家伙,我是说他认识Mr kirk,是吧?我总觉得,他是不是早就知道这里面有那些被感染的怪物,所以故意把我们往这边赶的?”

Spock看看他,又看看他身边的Chekov,“所以你们得尽快离开这里,我不敢保证他是不是会就这样轻易放过我们。”他挺了挺后背,伸手去抱Kirk,Sulu按住他的手,“也许我们该用树枝绑个担架什么的。”

看了一眼仍在微微颤抖的指尖,Spock有些恼恨自己的无力,却也不得不承认Sulu的话说得有理。

担架没花多少时间就绑好了,简陋然而足够结实,Sulu和Spock抬起担架,Chekov乖乖的跟在他身边,小小的手指抓着他的衣摆,水汪汪的天蓝色眼睛紧紧的盯着kirk。他还太小,对于死亡的概念也并不那么清晰,既然kirk仍然和他们在一起,没有被埋到地下去,那就一定还活着,Sulu说Spock能救他,那就一定能救他。

所以,他就像一只盯着食盆的小狗一样盯着kirk,哪怕是风吹过树林,轻轻的带动了kirk的头发,他都会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喜的欢呼,以为kirk会因此而张开眼睛,笑微微的看着他,伸手捏他的脸,揉弄他的卷发,他发誓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躲开那双温暖的手。

然而,kirk终究没有睁开眼,也没有对他微笑,没有捏他的脸,摸他的头发。

他看起来就像太过疲累而睡着了,却也许再也不会醒来。


那是一条小小的溪流,像蜿蜒的衣带,绕着树林长长的流泻而下,穿过灌木丛和大大小小的岩石,跳跃的水花在夕阳下闪烁着亮晶晶的仿佛钻石般的光芒。

“跟着这条小溪走,我不能准确的告诉你需要走多久,不过……”Spock点了点头,“是的,你会看到一个小村子,去找一个叫leonard mccoy的人,他是kirk的朋友。”

“好的,我知道了,我会告诉他……”

“不,别说,”Spock立即阻止了他,“别告诉他我和kirk的事,一切顺利的情况下,我们会去找他的,所以,我希望你能保守这个秘密。”

Sulu低下头,难过的看着担架上的kirk,他已经死了,你应该正视现实,和我们一起离开,他很想这样大声告诉Spock,可是看着Spock的脸,他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不能想象如果他这样告诉Spock,那张脸上会露出怎样的表情。

他更不能想象当Spock接受这个事实后,又会有怎样的反应。

Chekov一直不吭声的看着Spock,突然啪嗒啪嗒跑过去,站在Spock面前,鼓起勇气拉了拉在Spock的衣服,示意他弯腰,Spock弯下腰,还来不及说话,Chekov已经凑上去亲了亲他的脸,“你要好好的,”他嚅嚅嗫嗫的说着,一大包泪水汪在眼眶里,没忍得住,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又哽咽着小小声的说,“你们……你们……都要好好的……”

Spock就那么半弯着腰,看着Chekov满脸眼泪,好半晌,才试探着伸出手,轻轻的擦了擦他脸上的泪水,小卷毛更伤心了,直接扑进他怀里,稀里哗啦的哭,他尴尬的抬起手,摸了一下那柔软的卷发,然后转头看Sulu,“你们早些走吧,趁现在太阳还没落山。”

Sulu点一点头,伸手从他怀里抱过Chekov,“你,”他犹豫着,“真的不和我们一起走?”

Spock看着他,嘴角缓缓勾起一个几乎可称得上微笑的弧度,“我得陪着他,如果他异变了的话。”

是的,如果kirk异变了,而Spock无法让他变回常态的话,他们又怎么能带着kirk一起去到有人居住的村子里。

“那我……”他想说,也许你需要帮助,也许我能帮助你呢?

Spock抬了一下手打断他的话头,“你们留在这里只会遇到危险,我不能保证昨晚的情况不会再次发生。”

“好吧,”Sulu叹了口气,“Spock,我希望还能再次见到你和kirk。”Chekov抹着眼泪小小的声接着说,“还有我,我会想你们的。”

“走吧。”Spock挥了挥手,转身蹲下,开始把kirk从担架上抱下来,不再理会他们。

Sulu咬了咬牙,抱着CHekov快步离开。

直到脚步声远去,Spock转回头看了一眼,微微挑了一下眉梢,把目光重新放回kirk身上。

kirk的赤裸的身体已经泛出灰青,皮肤和头发上残留着血污,左腿的裤管被撕裂一大片,几道指痕尖利的划破皮肤,破损的皮肉像是被野狗啃去了一块,Spock看了看自己已经连疤痕都看不见的手臂,他在刚发现kirk的时候就已经割破手臂试图用自己血促使kirk的伤口尽快恢复,却似乎并没有什么效果。

事实上,他除了从实验室的人闲聊里知道自己的血对变异者有效,根本不清楚任何具体的操作方法。

那么,也许是因为他的血对普通人类无效,又也许是因为kirk……已经失去心跳……

他拒绝让自己去相信第二个可能,然而一整夜过去,他不停的割开总是会快速愈合的手臂伤口让自己的血液流进kirk的身体,但kirk并没有醒转,甚至连伤口都没有愈合的迹象。

他只能祈祷kirk会因为被感染而变异,那么,等到kirk变异后,他再用自己的血来救kirk,也许就能管用了。

kirk被他放在了水流边,他靠着kirk躺下,身体的疲惫和充斥满内心的无力感,竟不知道是哪一个更让人想要闭上眼睛。

他紧紧的抓住kirk的手指,指尖摩挲着那些剪得不够平整的指甲,细小的裂口。

那是一种从未曾感受过的刺痛,就像潜伏在血脉里的针,猛不丁的就窜出来扎一下,你却连是为什么而痛都不知道。

评论(1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