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ST/SK】《末世狂奔》一,末日AU,年下养成,OOC属性

末日











James Tiberius Kirk狠狠一脚刹车,把车停在了超市外的空地上,熄火,取出钥匙,推门下车,从屁股后兜里摸出被压扁的烟盒抽了一支烟出来叼在嘴角,满身摸打火机,却毫无所获,只好回身拉开车门,终于在扶手箱里翻到了一只不知什么时候扔在那里的打火机。




点燃了烟,慢悠悠的抽一口,又慢悠悠的吹出一股白烟,看它在黑夜里缭绕,他扬起眉,牙齿咬着烟尾,咧嘴露出了一个笑容。




这个时间点进出的超市的人应该寥寥无几,然而今夜不知因何,大量的人流涌入,又推着满载的购物车出来,把成堆的日用品搬上车,他只能猜测,也许刚好赶上超市的特惠时段了?




他用力吸了几口烟,然后扔掉烟蒂,用鞋跟踩熄,然后走进了超市,要不是家里实在什么东西都没有了,他才不会在这种时候来挤出一身汗抢东西。




好吧,要是他没有先去酒吧喝一杯,没有遇到那个红头发小妞儿,没有跟她来一发,他现在应该已经带着所需物品成功回家,躺在他那张被老友Bones“赞美”为散发着成熟男性荷尔蒙的大床上。




心不在焉的把吃的喝的一股脑儿往推车里扔,旁边挤过来一个肥壮大妈,抓住他头顶那一大桶矿泉水用力一拉,他赶紧往旁边让开,顺手接个正着,正要递过去,那大妈已经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把水抢了过去。




他有点茫然,眼看着超市里的人们疯狂抢购着所有一切日用品,甚至是挂在那里多年无人问津的老款打折冲锋衣和帐篷。




这情况有点不对,他摸出手机,打算打给Bones问一下,总不会是外星人终于要对地球开战了吧?




没有信号?




他盯着手机屏幕,直到荧光消失,屏幕恢复黑暗,头顶上的电视还在嘈杂喧闹的播放着广告,一切如常。




也许真的只是他太无聊所以才会产生这样毫无根据的胡思乱想吧。




没有心思继续在超市的人海里挤来挤去,Kirk推着购物车,努力穿越过重重人群,勉强挤到了收银台,开始排队付款。




最角落的收银台似乎起了争执,不时有人发出尖叫,又有人来来回回的跑动,他兴致缺缺的抬头看了一眼,人太多,也看不见什么,便低下头,继续对着没有信号的手机发呆,应该在进来之前先打电话问问Bones是不是需要带点什么东西回去,最近医院不知道搞什么,忙得那家伙已经连续好几天都没时间回来,搞不好已经开始暴跳如雷了。




前面只剩下一个人,他把手机塞进裤兜,推着购物车走上两步,慢慢的开始往柜台上放东西。




吵闹声越来越大,连排在他旁边的人都开始躁乱起来,他心烦意乱的重重推了一把购物车,恨不得就这么抽身走人,任由这些人把超市踩成平地算了。




终于把购物车里的东西都搬上柜台,他一边伸手摸钱包,一边回头看了一眼,似乎有人爬上了屋顶,正在同另一人扭打?他扬起头,皱了皱眉,灯光刺眼,便不耐的回过了头,拿出卡付了款,然后把东西仍扫回购物车里,推出了超市。




他的车是一辆福特F150,普通车位停放不便,他停在了最角落的位置,一路推着购物车过去,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掏出来看了一眼,是Bones打过来的,立刻接起,“Bones,”他欢快的说,“我刚从超市出来,打算问你……”




“立刻回家,关好门窗,哪里也不许去,谁也不能放进来,我会尽快赶回来,别乱跑。”Bones的声音仓促得甚至微微颤抖,“Jim,别问为什么,乖乖照做。”然后不等他回答便挂掉了电话。




“嘿!”Kirk瞪着被挂掉的电话愣住了,好一会儿才嘟哝着合上电话塞回口袋里,“又发什么神经病了?”




两个男人急匆匆的顺着停车场绕圈,不时弯下身查看什么,Kirk没理会,这一带晚上不怎么太平,只要别人不来找他麻烦,不管他们干什么,他都不会多问多说一句。




把东西乱七八糟的扔上车后厢斗,他推开购物车,转身开门上车,低沉的引擎声引来那两个男人的注目。




他皱了皱眉,在那两个男人过来之前,一脚油门踩下,离开了停车场。




后视镜里能看见那两个男人追了几步,又犹豫着停住,似乎不能确定自己找寻的目标是否在他车上。




撇了一下嘴角,他又开始叼着烟四处摸打火机,却已经记不得自己刚刚把打火机扔去了哪里。




“Shit!”他踩了一脚踩车,方向急转,避让过突然从路边冲出来的几个人,却发现整条街人车混杂,已经不便于通行,也不知道今晚哪来那么多人,都堵在街上喧闹不去,“总不会又在搞什么游行吧?就不能白天出来么?大晚上的,凑什么热闹?”




上次有个同性恋组织搞游行,他刚好路过,也不知道当时还留着一脸大胡子的他怎么就那么对了别人的胃口,被一个裸男好一通狂追,虽然他将此自嘲为“哥的魅力男女通杀你们这些渣渣只是嫉妒哥的帅气和荷尔蒙”,然而被那一群损友嘲笑了数月之久的怨念让他对这一类游行实在是不感冒之极。




显然今晚运气不顺,他只好换了一条路,绕就绕一点吧,好歹能回家就行,他实在有些累了。




好不容易在公寓楼下停好车,他绕到车后打开了后厢车斗,昏暗的路灯映照下,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无所畏惧的与他对望。




“God!”Kirk简直是用吼出来的,于是楼上某扇窗户打开,一只啤酒瓶被狠狠砸了下来,伴随着一声咒骂,“他妈的安静一点!”




那只啤酒瓶正好就砸在车斗里,几乎是擦着那双眼睛掉落,泡沫和玻璃渣飞溅开,Kirk恼怒的捶了一下车厢,“给我滚下来。”




那双眼睛闪了闪,然后站了起来,Kirk看着那个因为站在高处而俯视着自己的孩子,是的,那明显还是个孩子,一时倒是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




“过来,”他招了招手,等他孩子走近,他一把拉住那孩子,把他拦腰抱下了车,然后双手抱在胸前,审视的看着那个孩子,“我不想知道你从哪里来,也不想知道你怎么会跑我车上来了,更不想知道停车场那两个男人是不是在找你,”他不耐烦的换了一只脚支撑重心,嘴里叼着烟,又开始到处摸打火机了。




那孩子默不作声的递上一只打火机,他接过来一看,正好是自己之前不知道扔哪里去的那个,便擦亮点着了烟,慢慢的吐了个烟圈,然后低下头看着那个孩子,“走吧,”他说,“别在这里待着了。”




他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不会给自己找麻烦,这孩子一看就不是个省心的,他没必要为个孩子影响自己的生活。




那孩子倒也不纠缠,只抬起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倒是长得挺好看的一张脸,只是看起来没什么表情,Kirk看着那张白皙精致的小脸蛋,一双黑琉璃似的大眼睛几乎占掉了三分之一,眼珠干净剔透,黑白分明,睫毛浓长,短短的黑发剪了个齐刘海,衬得那双秀长的眉几乎要飞入发鬓一般。




“去吧,这附近也不安全。”Kirk见他转身就要跑,忙又喊住了他,“等一下,”他取出一盒牛奶和一袋面包塞给那孩子,“找个没人的地方,吃饱了再走。”




然后他先转身离开了。




不肯让别人先一步离他而去的毛病让他不能容忍看着这孩子的背影在他面前消失,然而,以后本来也不应该会再见着这孩子了吧?




那些先一步离他而去的人,从此之后,他也都再不曾见过他们。




一如他的父亲,母亲,哥哥……




他慢慢的走上楼,楼道的顶灯一一映声而开,不知为何,竟显得那么空旷。




那孩子仍站在他身后,抱着牛奶和面包,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的背影,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评论(1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