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TSN/TASM】《脸对脸》八

“我想,我们应该重新认识一下。”Harry斜倚在床头,身后层层叠着绵软厚实的枕头,他脸色好了很多,漂亮的蓝眼睛神采奕奕,唇角微弯,阳光从巨大的落地窗外投射进来,照得病床前那一片空地如水波微漾。


Eduardo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削着一只苹果,嫣红的果皮打着卷儿从他雪白的指边细细长长的垂下来,他抬起眼看着Harry,水果硬糖般的褐色眼睛带着柔软的歉意,“对不起,Harry,我……”


微微抬了一下手,阻止他的道歉,Harry的手指伸向他,“你好,我是Harry Osborn,我猜你认识Peter是不是?”


Eudardo看一眼沾染了苹果汁水的手,还没来得及找东西擦擦手,Harry已经强行握住了他的手,“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他有些任性的用力捏着Eduardo的手指,那双笑盈盈的眼睛就好像明晃晃的阳光下微微流动的海水卷起的浪花。


清浅而剔透,幽暗又深邃。


“Eduardo Saverin。”他咬了咬嘴唇,犹豫着应该怎样解释自己怎么会穿着Peter的衣服背着Peter的背包而且在被Harry误认为Peter时竟没有及时纠正他的错误,看起来这位Harry Osborn和Peter实在关系匪浅,他想,要不是Harry当时突然发病晕倒,也许只需要多说上两三句,Harry就会发现他根本不是Peter。


“你……”Harry打了个手势,歪过头认真打量他,“你真是和Peter太像了,就好像一对双胞胎,你知道吗,就连我都无法从外貌来区分你们,这可真是……”他纠结的皱了一下眉,又笑了起来,“你们真的不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吗?要不要做个DNA鉴定一下?”


“啊?”Eduardo一时倒是怔住了,他看着Harry那张灿烂的笑脸,微微恍惚,要是自己真的和Peter有什么血缘什么……


不知为什么,这个想法让他不寒而粟,他犹疑不定的盯着脚边那一小片地面,有几点苹果的汁水滴落上去,深深浅浅,却无法永远的留下印迹。


他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来,迎上Harry探视的目光,神色自若的拿起削了一半的苹果,“我很确定我是家里的独子,才不需要Peter来分享我母亲对我的爱呢。”他微笑着停住刀,松开几根手指,让果皮完整的掉落下去,露出嫩黄的果肉,递给Harry,然后站起身,“我去洗一下手。”


Harry望着Eduardo的背影,伸手拿过手机发了一条讯息给Felicia,然后把苹果放在嘴边,小小的咬了一口,饱含水份的清脆果肉在舌尖流出甜蜜的汁液。


他的嘴角露出一点点笑影,那双几乎透明一般的眼瞳在阳光折射下幻彩迷离。


微不可觉的悲戚。


Eduardo洗完手一抬头,镜子里清清楚楚的映出他的脸,他自下了飞机,也没怎么休息,昨夜守着Harry,几乎一夜不眠,脸色苍白,唇边微微冒出一点胡渣,整个人看起来憔悴之极,他怔怔的看着镜子里的脸,便似不认识一般,水流自他指间滑下,他浑然不觉,好一会儿,他慢慢的伸出手,覆盖上镜子,手指上的水迹模糊了镜面,扭曲了他的脸。


他轻微的呼出一口长气,狠狠的闭了一下眼,又睁开,伸手捋了捋头发,让自己振作了一点,转身走了出去。


Harry还在慢吞吞的啃着苹果,手指上汁水淋漓,Felicia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等着他签署一叠文件,Eduardo停顿了一下,觉得这样的场合并不适合他旁观,正要找个借口出去避避,Harry笑盈盈的喊了他一声,“Eduardo,快过来。”他两口啃掉苹果,手腕一扬,把苹果精准的扔进了放在床脚边的垃圾桶里。


Eduardo叹一口气,摸出口袋里的手帕递给他擦手,转头笑着跟Felicia打了个招呼,“嗨,你好,我是Eduardo。”


Felicia一脸震惊的看着他,又转过头去看Harry,“他不是Peter?”


Harry一手托在腮边,手指挡了半张脸,只露出一双清浅如水的蓝眼睛,眼尾弯弯,促狭的望着Eduardo。


“对不起,”Eduardo大是尴尬,“我不是Peter Parker,昨天没来得及解释清楚,真是非常失礼。”他再次自己介绍,“你好,Felicia女士,我是Eduardo Saverin。”


Felicia了然的点了点头,握住了他伸过来的手,露出得体的微笑,“你好,Saverin先生。”她对这个名字并没有流露出Eduardo惯常所见的当人们在听说他的名字时那种自以为是的恍然和别有用心的异样神色,就好像从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她也许真的没听说过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他和Facebook的旧事,那很好,他想,纽约是个好地方,Felicia是个好姑娘,Harry是Peter的好朋友。


这样很好,真的很好。


Felicia坐了Eduardo的椅子,Harry随手把文件搁在了手边,拍了拍身边空出来的位置,“Eddie,”他笑着扬起眉,“你不介意我这样称呼你吧?坐这里来,别让Felicia离我太近,她总是恨不得把我绑死在办公室里,天天面对那堆废纸。”


“嘿,boss!”Felicia笑起来,“别以为Eduardo在这里,你就可以耍赖逃脱这些你所谓的没用的废纸,”她抓起那一叠文件塞进Harry的手里,“赶紧看完,然后签上你的大名,这个项目不能再拖了。”


Harry信手把文件拍在Eduardo腿上,“Felicia,我想你应该比我还清楚,Osborne公司就算少做几个项目,也不会付不起你的薪水,更不会破产。”


Eduardo低头笑了一下,拾起那叠文件摞齐整,那一瞬间,他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却只是不动声色的把文件放在了Harry的床头。


Felicia递过一只笔,深褐色的大眼睛盯着Harry,她浓黑的长发从肩上顺滑的垂下,转过头看着Eduardo给出一个无可奈何的微笑,“你知道,遇上一个太过我行我素的BOSS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吗?”


Eduardo唇角微勾,“我知道。”他说,看见Harry终于伸手接过笔,拿起那一叠文件,龙飞凤舞的签上自己的名字,甚至没有多看一眼。


就好像多年前,Facebook的临时总部,那巨大冰冷的落地玻璃窗内,那个亲手签下自己的死亡证书的他。


他以为他终将见证他们的成功,却不知在别人眼中,他便是那成功路上最大的绊脚石。


“Harry,”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枯涩得陌生,“你确定不再看看这份文件吗?”他不甚赞同的说,“这可不是个好习惯。”


他的心,微微的震颤,慢慢的滑入躁乱不安的胃部,就像一万只蝴蝶同时振翅而起,狂暴翻腾。


搅乱尘封的往事。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Peter伸手抹了一把脸,郑重的宣布,“Harry Osborne,他曾是我最好的朋友,唯一的朋友。”他的声音微微的哽咽。


Mark急速吞咽的喉头出卖了他的面无表情,这句话曾有人对他说过,然而,那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个人。


那双蜜糖一样的褐色眼睛,曾经那样温润甜蜜的看着他,仿佛哈佛夏日午睡初醒时透过窗户的阳光一般灿烂的微笑。


他以为会一直在身边,永远在身边,只要他伸出手,便可以触及的存在。


在他不经意的时候,就那样被他抛在身后,慢慢的消失成旧日风景里一帧模糊的照片。


Sean侧目看他,薄薄的嘴唇掀动一个笑意,怪谁呢?他想,就算没有他,Mark也不会容忍Eduardo的存在对他和Facebook造成的影响,他只不过让这场风暴提起了而已。


事实上,提前引发这场纠葛(Sean强烈坚持,只是纠葛而已,并非官司,)对Facebook来说,是一件好事,长痛不如短痛,看Facebook现在发展得有多好就可以证明这一点了。


然而Mark,他想,Mark并没有因为此事而责怪他,毕竟做出决定的人是Mark自己,可是,Mark明显的也不再听从他的任何建议和劝诫。


那只雏鸟已经长大,足以保护自己的鸟巢,便不肯再让任何人染指。


Sean眼珠溜了一圈,如果是被他赶走的小鸟再次回来呢?


如果Eduardo愿意回来……


好吧,显然Eduardo对Facebook已经不再关注,也不会想要再回来,Sean顿时兴致大减,突然觉得有些同情起Mark来。


“……在他最需要我的时候,我没能站在他身边,支持他,帮助他,我不知道,天啊,我发誓,我真的不知道他当时的处境那样糟糕,他什么也不肯说,可是,如果我能,如果我……”Peter伸手按着额头,狠狠的颤抖着吐出一口气,他扶着桌子站起身来,“我想,我不能再在这里等下去了,不管Wardo是不是被Harry带走,我得马上回纽约,我得去找他,去见Harry。”


“我和你一起去。”Mark立刻说,“Chris已经去酒店取了你的证件,订好了机票,我们这就先去机场。”


“好吧,我相信你总会有些过人之处,能帮得上我,看在Wardo的份上,虽然我不太信任他的眼光……”


Mark冷冷的上下看了他一眼,“我也不太信任你的眼光,例如那位你最好的朋友Harry Osborne先生。”


 



评论(6)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