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TSN/TASM】《脸对脸》六


毫不掩饰自己的怒气,Mark沉着脸站起身来,身下的椅子向后滑动,椅脚擦过地板发出刺耳的声音,所有人都不安的看着他,Chris深深吸了一口气,不动声色的抬了一下手指示意正在发言的开发部发言人停止汇报。


Mark抿了一下嘴角,他的眼睛仍然是冰冷的蓝,没有一丝情绪流动,“会议继续,Chris,由你暂时主持,Annika,回头把会议报告放到我桌上。”他转身走向Peter和Dustin,“你跟我过来。”


Dustin大惊失色看着他,“我只是想建议Wardo和我一起去吃个纸杯蛋糕而已,所以Mark你不能公报私仇!”


Mark甚至没有多看他一眼,一把拖起Peter的手腕,“跟我走。”


“我只是来开股东大会而已,”Peter托着腮,任由他抓着自己的手腕,纹丝不动,“Mr Zackerberg,恐怕你无权在此时让我离开,鉴于我手中仍然持有Facebook的股份,哪怕只是一点点。”他笑了一下,“还是说你打算向我购买我手中的股份?但恐怕我现在并不缺那一点微不足道的金钱,我知道你很有钱,但对一个不需要多余的金钱的人而言,那并没有什么吸引力。”他甚至安慰的拍了拍Mark抓着他的手,“不过我想还是会有很多人觉得你有足够的吸引力的,很多其他人,以及,很多钱,”他微笑的脸迎上那双玻璃般剔透而冷冰冰的眼眸,“除了我。”


Mark慢慢收紧了手指,他并非真是如外表所见那样苍白瘦而弱不禁风的宅男,事实上,虽然Eduardo比他高上些许,却并不能在力气上胜过他分毫,然而,他并不能拽动Peter分毫,这越发让他坚定了自己的认知,这个人,绝对不可能是Wardo。


“我有话想同你谈谈,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换个地方,而不是在这里打扰其他人。”Mark慢慢送开了手。


Peter安抚的拍了拍Dustin担忧得快要哭出来的脸,“需要我给你带纸杯蛋糕回来吗?”他利落的站起身来,跟着Mark走了出去。


Chris按了按额角,转向Dustin使了个眼色,Dustin心领神会的溜出了会议室。


 


 


Mark全身的肌肉都绷得死紧,他感觉得到身后的人一直用挑剔或者应该说嫌弃的眼光上下打量着他,所以他在踏入办公室的瞬间立刻转身,微微抬起下巴,回以一记傲慢的眼刀。


Peter几乎想吹口哨,把这个小卷毛挂在天花板上吓唬一下这个念头让他的手指蠢蠢欲动。


可惜蛛丝发射器没带,制服也没穿,他现在只是小记者Peter Parker。


耸耸肩,他斜身坐上办公桌的桌角,双手撑在身后,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轻轻敲着桌面,“说吧,”他笑眯眯的看着Mark,“你准备出多少钱?”


他打定主意要狠狠的嘲笑Mark,虽然当年的官司Mark和Eduardo签了保密协议,没人知道Mark到底付出了多少钱来摆平这件事,然而Peter却觉得Eduardo并不是真想要那些钱。


“我不在乎你是谁,也不在乎你需要什么,”Mark皱起眉看着他,“鉴于Edoardo并未回信拒绝参加股东大会,可见他原定计划是会如期前来,那么,告诉我,他此刻在哪里?”


Peter眨了眨眼,他眼睛极大,眼瞳柔软温暖如正在融化的热巧克力,在缓缓扇动的长睫毛下透出甜蜜深情,“你仍然不肯相信我是Eduardo,为什么?”


Mark冷着脸看他,难道要他说Wardo从来不会在我在场的时候把注意力放到其他人身上?好吧,这是事实,然而,他凭什么要告诉其他人?


“不说?真的不说?还是你就只是觉得我根本不应该来?”Peter悬在桌沿的小腿踢了踢,轻快的跳下来,“好吧,如你所愿。”


Mark条件反射的一伸手,抓住他手臂,“你不能走。”


“凭什么?”Peter皱起眉毛,不甚乐意的撇了一下嘴唇,“我已经忍你很久了,”他瞪着拉住他手臂不放的面瘫小卷毛,“凭什么你说来就得来,你说走就得走?你以为我……”他忍了忍,终于没忍得住,“你以为人人都似Wardo,活该容忍你让着你,由你说什么是什么?”他仗着身高的优势,愤愤的戳着Mark的鼻尖,“混蛋,你不过就是仗着他爱你!”


你不过就是仗着他爱你!


仿佛一记惊雷炸在耳边,Mark觉得他根本没听清Peter说了什么,于是他屏住呼吸,面无表情的推开了Peter的手指,


Peter惊觉失言,吐了吐舌头,牙齿咬着舌尖,眼珠滴溜溜看向门的方向,他果然就不该心软答应Wardo来这里。


“并不是这样的。”Mark说,他的声音莫名的掺入了一丝软弱,手却并没有松开,反而抓得更紧了,“Wardo到底在哪里?你又是谁?”




飞机在穿越半个美国后,降落在一座大厦顶楼的私人停机坪上。


Eduardo随着Harry下了飞机,一队早已等候在侧的医生迎了上来,将Harry推入电梯中离开。


“Peter Parker,”穿着高级定制套装的黑发美女走向他,“我该好奇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吗?”她用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着Eduardo,微微挑起眉吹了一声口哨,“不得不说,你看起来……”她笑眯眯的眨了一下眼,“似乎有那么点不一样了,好吧,这句话就当做是你送BOSS回来的奖励。”她拍了拍Eduardo的手臂,“跟我过来一下好吗?”


Eduardo迟疑着跟在她身后上了电梯,他不确定自己是否应该继续冒充Peter,毕竟这实在是太容易被拆穿了,只需要一个电话,是的,只要Peter一个电话打过来,所有人就会知道他并不是Peter。


他并不是存心想要欺瞒什么,也没有任何目的,甚至连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在那一瞬间,在他面对明显认错人的Harry时,他究竟是出于怎样的心情,默认了自己是Peter。


他只是没有机会解释,他这样告诉自己,也努力让自己相信了这个说法。


所以,他只需要等到Harry醒来,向他解释清楚自己的身份,然后离开这里,这件事就算了解了。


也许他应该给Peter打个电话,告诉他关于Harry生病的事?


这个念头在大脑里转了一圈,他才惊觉,他根本就没有Peter的电话。


要怎么才能让人相信他连自己的电话号码也不记得了?


电梯门打开,黑发美女蹬着高跟鞋率先走了出去,她腰肢纤细,袅娜生姿,回眸微笑时眼珠黑白分明, 别有风情,”Peter,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暗恋我?“她秀长手指轻敲手臂,抿嘴一笑,“行了,你就是把我的背盯出一个洞,我也不能在Harry醒来之前放你离开,再说,你都肯送他回来了,多留一会儿又能怎样?”


“我没打算在他醒来之前离开。”Eduardo只是想要澄清一下他可不会那么没礼貌,然而那位黑发美女只是耸了耸肩。


他很想问问对方的名字,以免自己太过失礼,可是Peter Parker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她的名字?好吧,假装一个自己完全不了解的人,可真是再愚蠢不过的做法了。


“嗨,Felicia!”迎面过来的一名穿着白袍的医生和他身边的黑发美女打了个招呼。


“Danny,Harry情况还好吧?”


“恢复得不错,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今天晚上就会醒了。”Danny手里拿着一只密封的盒子,与他们错身而过。


“你要进去看看他吗?”黑发美女带他走到巨大的玻璃窗前,Harry躺在无菌病室里,身上插满了管子,呼吸器罩着他的脸,冰冷的钢铁和玻璃映得他的脸一片死寂的白。


Eduardo的手指贴着玻璃,他的脸靠得很近,呼出的气息喷在玻璃上,雾气蒙蒙,“他,我是说Harry,”他担忧的回过头看着Felicia,“他……”


“Peter,”Felicia深色的大眼睛看着他,“他只是很辛苦的努力想要活下去,为此不惜任何代价,他并不是存心想要伤害你,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会做什么……”


然而,他却并不是Peter。


Eduardo紧紧咬着口腔内侧,他的嘴唇卷曲起来,像无声的叹息。




Harry在半夜的时候,果然醒了过来。


Eduardo在旁边的休息室里听见了医生的脚步声匆匆来去,便起身走了出去,他觉得Harry应该会愿意在醒来的第一时间里看见他。


“滚开!”Harry尖锐的声音隔着老远也能听见,“把这些该死的管子都给我拔掉,拔掉!不要让我觉得自己好像怪物一样。”


他站在那巨大的玻璃窗外,看着一身白色病服的Harry不顾医生的阻拦撕扯着身上到处都是的输液管,血水顺着他瘦弱白皙的手臂和脚踝流下,白色的灯光衬得他眼下的青紫触目惊心。


就仿佛心有灵犀一般,Harry转过了头,看着隔窗相望的Eduardo,他脸上突然生出一股强烈的怨恨,仿佛痛恨自己,又仿佛是痛恨着所有看见他现在这可悲模样的人。


“Harry!”Eduardo知道自己不该进去,从Felicia的话语里,他能猜知Harry伤害了Peter,他不该自己卷入这些根本不知内情的是非恩怨。


可是他忍不住的走了进去,“Harry,”他握住那只仍在挣扎着蛮横的想要扯掉最后几根输液管的冰凉的手,“我帮你取下来吧。”他低声温言,小心的按住血管抽出针头,“你才刚醒过来,应该多休息。”


Harry看着他的脸,脸上神色变幻不定,好一会儿,他低声笑了起来,“Peter,你看,我都险些忘了,”他微微侧过头,苍白的嘴唇软软含笑,“你忘了很多事,也忘了我,是不是?”


那双清浅的眼珠在灯光下晶莹剔透,光彩烁烁,柔软凌乱的金发覆着他满是冷汗的额头,他看起来简直天真无辜又脆弱得可怜。


Eduardo叹了一口气,不知道怎么解释,只好拉着他的手走回病床边,扶他躺了上去,“你再睡一会儿吧,我在这里陪着你。”他想起Harry昏迷时拉着他的手说I Need You的模样,从心口到肠胃都抽搐得几乎连身体也颤抖起来,“你放心,我不会离开。”


Harry连眼珠都不错的直勾勾的盯着他,好一会儿,终于展颜一笑,“Peter,你回来了,真好!”


他的手指仍然紧紧抓着Eduardo的手不放,汗湿的掌心冷沁入骨,然而那一点点微弱得几不可觉的体温却透过Eduardo的手指慢慢的传递过来。


就好像很多年以前,他们也曾这样拉着手,坐在花园的长椅上读着童话,而午后的阳光如此永恒的温暖。


就好像很多年以前,他们也曾这样拉着手,并肩躺在Harry那宽大的床上,缩成一团,头倚着头,像两只小动物拥抱着酣然入睡,呼吸间暖暖的温柔。


就好像很多年以前,他们也曾这样拉着手,许诺说总有一天要再见面,踮起脚尖印在彼此面颊上的亲吻,纯真而又温软。





评论(15)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