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金蝉脱壳/曼海姆X霍布斯】《不动声色》12,补档

霍布斯被车窗外的阳光晃醒的时候,洛特梅耶已经吃了两个汉堡喝了一杯可乐,在他身边的座位上放着鼓鼓囊囊的纸袋,装着他的早饭,而他的身上,搭着洛特梅耶的上衣,混合了汗味和体温,在暖热的阳光下,居然克服了他的洁癖。

纸袋里不光有汉堡可乐,还有一瓶矿泉水和一盒消炎药,霍布斯咬着白色小药片,拧开了矿泉水盖子喝了一口,洛特梅耶头也不回的教育他,“消炎药应该在饭后吃。”

拿起汉堡可乐摇了摇,霍布斯微微一挑眉,这个也能算饭?好吧,跟这种坟墓里待太久的笨蛋要求一顿大餐应该是太过分了吧。慢慢咬了一口汉堡,居然带着热气,可乐也还算冰沁,看来没买多久。

“听说,我们要去法国。”霍布斯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突如其来的问了一句。

“没错。”洛特梅耶高高兴兴的哼着不知名的曲调,抽空应了他一声。

霍布斯唇角微微下弯,冷冷的道:“你不会想告诉我你连去法国的路都不认识了吧?”这混蛋当他是白痴,以为他连南北都分辨不出了吗?

“你认识吗?”洛特梅耶笑眯眯的回头看了他一眼,“啊,你应该经常去吧,订制衣服什么的。”说到这里他苦恼起来,“也是,不能老让你光着,沿路看看有没有什么超市先买件外套给你。”

根本不是在说外套这个问题好吗?霍布斯觉得自己的脾气好像越来越压不住了。

 从后视镜里看着霍布斯越来越不善的目光,洛特梅耶轻轻咳了一声,控制了自己的恶趣味,继续笑眯眯,“在昨天晚上之前,我们真的是一路往法国去的,不过既然后有追兵,我们当然应该选择一条他们意想不到的路来走。不要生气嘛,米兰也有很多不错的品牌订制,而且美女也很热情……”

眉飞色舞的演说在霍布斯冰冷锐利的眼神攻击下默默消音,洛特梅耶愤愤的捶了一下方向盘,明明自己才是控制局势的人,凭什么要跟一个相当于自己囚徒的人解释目的地?

喇叭不负所望的尖叫了一声,看着车窗外禁止鸣笛的警告牌,洛特梅耶更悲愤了!

霍布斯看着公路边翻卷的草垛,心里却只是在想洛特梅耶突然改路走意大利的目的,绝不仅仅只是避开追兵,不,一定有别的原因,而这原因,却是跟昨晚的追兵有着密切关系的。

也许,追兵来自意大利?他为什么会知道?那些人的衣服、口音、或是别的什么露了馅,让他想到了意大利?

 

意大利,最出名的就是时装、足球、还有黑手党!

破烂的车停在街边,洛特梅耶一边抓过搭在霍布斯身上的衣服穿回去,一边不太确定的问:“你真的会乖乖呆在车上,哪里也不去?”

“你觉得我现在这个样子能去哪里?或者,你呆在车上,我自己去买衣服,你一定能保证你自己会乖乖呆在车上哪里也不去的,对吧?”

洛特梅耶叹一口气,翻开扶手箱,取了副手铐出来,霍布斯眼神一冷,“你休想!”

“想不想不是我说了算,是必须如此,不然等我买了衣服回来,你大概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而我再也不可能找到你,除非,”他停了一下,意味深长的笑道,“你又建好了新的坟墓。”

 他伸出手,声音温柔了几分,“你最好听话,我可不想让你肩膀上的伤又流血。”

霍布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没有半分要妥协的样子。

“你好像忘了,你根本没有说不的权利,我亲爱的典狱长,你现在是我的掌中物,”洛特梅耶抬腿自前座挤过来,两条长腿一左一右踏在他身侧的座椅上,笑得十分傲慢,“我记得你那时总爱对刚进坟墓的人说一句话,到了这里,你就是我的人了。现在,这句话终于轮到我来说了。”他贴近身去,手顺着霍布斯的肩往后背摸过去,按在伤口上,轻声在他耳边说,“你是我的人了,我不会那么容易就让你逃掉的。”

霍布斯眼神一冷,右腿刚刚抬起还未踢出,已经被洛特梅耶整个侧身压倒在座椅上,飞快的将一边手铐扣住他右手手腕,另一边扣在了车窗上方的拉手上。

"乖乖呆着,我很快就回来。"洛特梅耶捏捏他下巴,轻佻得像个花花公子,可惜是半截入土的花花公子,霍布斯恨恨的腹诽,又觉得这话怎么有点不对?

这个该死的洛特梅耶真是他的克星!

洛特梅耶下了车,突然想起什么,又转身回来,双手老实不客气的在他身上摸了个来回,点点头,打了个响指,笑眯眯的说,“放心,这次不会买大了,一定合身。”

滚,谁要穿你买的衣服!

不对,谁要穿买的衣服!

好像,也不对,这个双Q欠费的家伙到底是怎么影响到自己脑回路的?

洛特梅耶回来得很快,手上拎着两个大袋子,直接扔到了后座上,“都是你的,我买了很多,这下不怕撕坏了。”

霍布斯没理衣服,只拿眼神示意他该解开自己的手铐了,洛特梅耶赶紧在身上摸了摸,“哦,钥匙还在扶手箱里。”

这句话差点没把霍布斯气得背过去,钥匙在扶手箱里,那他傻呆呆的在车上等这么久到底是为什么啊?他明明可以自己找出钥匙打开手铐,然后离开这个白痴!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