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TSN/ME】《笑忘书》六

 

电脑屏幕阴冷的光芒映着Mark的脸,嘴里叼着半截三明治,两颊塞得鼓鼓囊囊的慢慢咀嚼着,手指斜搭键盘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这只是一个习惯性的动作,就好像他的手如果不放在键盘上,就根本没地方可放了。

他看了一下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Eduardo还没有回来,这让他有些郁闷。

Eduardo很体贴的留了三明治和果汁在冰箱里,却并没有给他留下一字半句,他单纯只是凭借直觉找到了他的午餐和晚餐。

厨房桌子上只有一张白纸和一小叠零钞,他拿起旁边的原子笔在指尖转动了两圈,看起来Eduardo原本是打算要给他留张纸条的,不知道为什么会临时改变了主意。

也许他觉得自己一觉睡醒后就会恢复记忆,然后就这样拍拍屁股走人,从此不必再有任何交集?

Mark微微眯了一下眼,对Eduardo居然可能会存有的这样的想法而不满,至于为什么会觉得不满,他倒是没想过,毕竟那只是一种情绪的自然反应而已,不需要任何理由。

他能够从自己的直觉和Eduardo的反应看出,他和Eduardo一定是朋友,如同网络上所说的,那是他最好的朋友,甚至,是唯一的朋友。然而,网络也告诉他,在那些表述他们关系的所有词汇之前,要再加上一个时间来定位:曾经。

这大概是他首次觉得网络如此不可信,好吧,Mark,他这样问自己,你又想要怎样的答案呢?

虽然从网络上搜出一大堆当年的相关消息,却没有什么实际的帮助,他仍然还是想不起任何事。

想不起他与Eduardo是怎样认识的,想不起他们是怎样成为了好朋友,他们看起来实在太过不同,就算是最有想象力的人,也无法确知他们为什么那么自然而然的就走到了一起。

就好像他们生来就该在一起。

这实在是一道无解的谜题。

Mark倒是寄望于Facebook,然而他自己以前似乎也很少更新,更没有一句提到过Wardo,而Eduardo甚至是从来也没有更新过他的Facebook,好吧,这不能怪Wardo,他觉得就新闻里看到的那些而言,Eduardo居然没有注销自己的Facebook账号,已经算是很绅士了。

当然,也许Eduardo只是因为太久没有登录过而遗忘了密码也未可知,就如同现在的他……

看着Facebook页面上的客服联系电话,Mark突发奇想,也许他可以拨通这个电话,寻求帮助?

耸一耸肩,Mark关掉了网页,把最后一口三明治吞掉,看一眼进度条,在保存完毕后关闭了程序窗。

Eduardo这台电脑实在太老旧,很多软件都无法支撑,Mark怀疑他根本没用过,不然怎么会像刚生下来的婴儿的大脑一样干净,又或者,只是有太多过往被删掉了。

虽然他敢保证Eduardo一定不会发现,然而私自翻查让人硬盘寻找被删除的资料也实在不是他干得出来的事,Mark偶尔觉得自己还是有一定的道德良知,属于守法公民这一范畴的。

窗外传来汽车驶入的声音,Mark点了邮件发送,把刚写好的小程序传过去,那是一个桌宠小游戏,是一个小姑娘为朋友做的生日礼物,简单,所以酬劳也低,不过Mark不太在乎这个。

他起身走到窗边,拨开窗帘,看着一辆车缓缓滑进来停在门前,那不是Eduardo的车,然而Eduardo从后座下了车,手肘靠在驾驶座半开的玻璃窗上,跟司机笑着说了几句,Mark听不清他的声音,却能看见他微笑的样子。

他从未那样对着他笑过,Mark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些难过。

在Eduardo转身之前,Mark已拉好窗帘,坐回电脑前,听着外面传来的声音,听着那辆车开走,Eduardo开门,开灯,换鞋,走到厨房倒了一杯水,然后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

他没有来书房,没有来看Mark是不是还在这里,没有来问一句你有没有吃晚饭,甚至没有对他露出过那样的微笑。

Mark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可怜,也许网络上那些话是真的,他们真的只是曾经的朋友而已。

也许他该庆幸才是,至少Eduardo还肯收留他,还肯为他准备好三明治才去上班。

过了好一会儿,Eduardo的脚步声响起,Mark倾耳凝听,忙信手点开一个桌面游戏,假装自己并未注意他的靠近。

“Mark?”Eduardo有些吃惊的问,“你……你居然……”

这让Mark的自尊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如果Eduardo想说的是“你居然还没有走”的话,他发誓他会马上离开,哪怕他根本无处可去。

“……在玩扫雷?哦Mark!”Eduardo站在他身后看着桌面上刚打开的游戏,“好吧,我是真的相信你失忆了。”他笑得弯下腰,伸手取过鼠标,噼里啪啦的一顿乱点,终于点中了一颗雷,结束了战斗。

Mark转过身看着他,电脑屏幕微弱的光芒暗淡得看不清Eduardo的脸,然而他双眼晶亮,唇角微翘,声音温润可爱,“Mark,你从来不玩扫雷的,你甚至鄙视我除了扫雷,根本不知道打开电脑能干什么。”

Mark颓丧的呻吟了一声,“哦,我真是个混蛋!”

“是啊,”Eduardo伸出手,刚要触及他头发又收了回来,“你一直都是个混蛋!”

然而我爱你,他想,就像我一直都知道自己是个笨蛋一样。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