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AOS/SK】《末世狂奔》三十四,年下养成,OOC,慎入

三十四


Spock还很小的时候,在实验室里照顾他的其中一个医生,是个有点话唠的宅男,曾无意中说漏了嘴,让他知道这世上并非只有他一个是异于常人的。


“你知道吧,你的身体和我们不一样呢,你的力量速度耐力,甚至是智力,都是普通人类的数倍,我其实也不知道你最后能达到的上限是在哪里,像隔壁那个家伙,现在已经两倍于普通人了,当然,暴力指数也是两倍,哼,我看他脸长也是普通人类的两倍了吧,”医生一边絮絮叨叨一边摸摸他的小脸,笑眯眯的说,“不过,你这么可爱,应该不会长成Khan那么可怕的家伙才对。”


“Khan是谁?”他知道不该问,却还是忍不住的问出来,“他是不是和我是同类?”


医生愣了一下,低声说,“不,当然不是了,我的孩子。忘记这个名字吧,祈祷你这辈子都不要遇上他,Spock,”他轻微的叹了一声,“对不起,Spock。”


第二天,那个医生没有再来,第三天、第四天……直到很久以后,他都没有再来。


于是Spock知道,他再也不会见到那个医生,而那个叫做Khan的人,也不会再有人在他面前提起。


现在,那个传说中的Khan,就站在他的面前,不像他皮肤苍白也不像他耳朵那么尖,就和所有普通人类看起来没什么区别,他的脸上甚至还微微的带一点笑,手里把玩着一把枪。


“你猜,”Khan轻轻抛了一下枪,又接住,“是我的子弹比较快,还是你的动作比较快?”


Spock没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真可惜,我不能让你流血。”他摇了摇头,随手扔开了枪,人已瞬间移动到Spock面前,Spock的反应已是常人三倍,然而咽喉皮肤却仍是感觉微微一凉,险些就被他手指抓个正着。


“动作倒是不慢。”Khan身影鬼魅如跗骨之蛆,悄无声息的又靠近了他的后背,在Spock回身之际对着他后颈窝轻轻吹了一口气,他没下杀手,倒似捕鼠之猫在逗着Spock玩,偶尔贴近过来,撩一下他乌黑顺滑的短发,或是捏一下他的耳尖,Spock一张脸已是微微发青,眼看着就要发怒了。


“小朋友,你还差得远呢,乖乖跟我回去不好吗?”Khan倏忽之间靠近,又瞬间远离,Spock虽然力量速度都是常人三倍以上,但毕竟年龄尚幼,身体素能受限,只觉处处缚手缚脚,竟是奈何他不得,他虽善于自控情绪,不轻易外露,终究只是个孩子,连日里又变故迭起,Kirk更是吉凶难料,现在被Khan这样一逼,心绪激荡,再难平复,一个疏忽,便被Khan贴近身前,一把扣住了咽喉。


Spock只觉身子一轻,已被他离地提起,羞怒之极,反手一把扣住他手腕,Khan笑了一下,手指用力,Spock一口气换不上来,顿时力竭体软,再难挣扎。


Khan成功拿下Spock,又觉得他能力不过尔尔,并不似上面派他出来时形容得那么厉害,心头半是得意半是愉悦,转脸看向Gary,正要说话,忽觉头顶风声微动,仰头看时,便见一道黑影从天而降,扑向自己,他一早已知Kirk在树顶,本是故意要留给Gary的,却没想到Kirk竟自己跳了下来,他右手掐着Spock,左手一抬,当胸一把抓了过去。


他和Spock身体外貌虽是不同,但毕竟系出同源,且早已成年,能力更胜Spock,这一抓若是抓得实了,Kirk只怕半个胸口都要不保,他此行目的只为找寻Spock,并不在意旁人生死,因此出手毫不容情。


Kirk却视若无睹,任由他的手自胸口穿过,双手紧紧抓住他肩头,嘴唇掀开,狠狠一口咬向他颈侧。


手指破体而入的瞬间,Khan看清了Kirk的脸,猛然发现他已经变异,并不知身体痛觉,谈何阻止?而他的左手陷在Kirk胸口,右手抓着Spock,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Kirk一口白牙已冲着他撕咬过来。




已经一个星期了,Sulu觉得,他们不应该在一开始就抱着那么大的希望,毕竟Kirk并不仅仅只是在树林里迷路那么简单的情况。


医生在第一天进入树林的时候就跟他说了,“Kirk这混小子一向命大,没那么容易挂的,除非我找到他的尸体,不然他就一定还在哪个角落里窝着。”


Sulu其实很想说,就算让你找他的尸体,你就能确定自己还认得出他?当然,这话他不能说,除非他想被医生拿注射器扎死。


碍于那群被感染的变异者也许仍然还在树林里的某处晃荡,他们每天必须在天黑前返回,所以Sulu认真绘制了树林的大概地形,划分区域,由医生沿途留下标示,他便顺手采集一些植物标本,晚上回去对照着植物图鉴研究归属何类,有没有什么药用价值。


Chekov每天都和Joanna一起在Uhura家里等着他们,两个小孩子总是在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就搬着小凳子坐在门口,Uhura和村子里的另一个小姑娘chapel也只好在门边陪着他们俩,等McCoy和Sulu回来时,一排四个大大小小的孩子已经挤成一团睡着了,身后的屋子里还有暖暖的灯光,和为他们准备好的晚饭。


他背着Chekov,McCoy抱着Joanna,一起回到家,把两个小可爱放进被窝,看他们甜甜的睡颜,Sulu觉得,这样的生活很好,不,就只是这样安安静静的和你喜欢的在意的人活在一起,就已经是那么美好的事了。


那个时候的他,还不知道人生无常,你从不知道自己还能选择,更不知道你的选择本来就是无从选择的选择。


听见那一声枪响的时候,Sulu正蹲在一株从未见过的草本植物面前,仔细观察根茎特征,考虑着要怎么把它带回去,医生照例爬上旁边的大树,在树枝上系了一条黄丝带。


Sulu才刚站起身,医生已经站在他身边,“是枪声,”他神情严肃,脸色阴沉,“我们的村子很偏僻,村子外的人都不知道这里,而这条路是唯一的通道,外面的树林又有一群变异者,所以一向没什么人来,就算有人路过,为了避免惊动那些变异者,更不会轻易开枪,一定是出事了,我们得过去看看,但是你要注意,别被人发现,更不能暴露村子的位置。”


“我知道了。”Sulu紧了紧有些松掉的鞋带,然后跟着医生小心的向枪声响起的方向移动。


那一声枪响距离不远,他心头狂跳,隐约的觉得,也许是要出什么大事了,也许……也许是……Spock……


千万不要是Spock,千万不要是……


他紧紧跟在医生后面,医生突然停住脚步,他险些一头撞了上去,赶紧站稳,却听见一声低压的嘶吼,“Jim!”


那是Spock的声音!


Sulu背心一寒,赶紧一把抓住医生,不让他冲出去,自己凑上去看了一眼,正好和Spock打了个照面,见他双手抱着Kirk,苍白脸上两颊浓翠,双眼尽碧,鼻翼翕张,面色已现狰狞之态,比起当日更是惨烈十分,便似一记重鼓狠狠捶在心口,几乎连呼吸都不能,医生反手一把推开他便要过去,“Jim怎么了?”


“别过去!”他声音嘶哑,更用力的抓住了医生,“不,别过去,求求你,不要过去,不要……”他只觉肋骨之下,心肺颤抖震荡,竟不能停息,一时语不成调,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说什么,“S……Spock……别去……”


评论(4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