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AOS/SK】《末世狂奔》三十二,年下养成,OOC,慎入

三十二



McCoy牵着Joanna的小手把她送到Uhura的家里去,并叮嘱她,“我去采药,可能会回来得有点晚,你要是累了,就跟Nyota先睡,不要等我。”


“好。”Joanna乖巧的点头,小胖手指抓着McCoy的手掌,“爸爸,晚一点也没关系,但是你一回来就要来接我哦。”


McCoy蹲下身摸了摸她玫瑰色的小脸儿,把她搂进怀里亲了一口,“我保证,如果在你睡着前我还没回来,那你明天早上一睁眼就能看见我。”


Joanna低下头,看着自己干干净净的小皮鞋,鞋头上的丝带蝴蝶结是爸爸亲手给她钉上去的,“爸爸,”她声音小小的说,“要是,要是你……要是……”她把脸藏进了McCoy的肩膀里,含含糊糊的说,“要是,找不到Jim叔叔的话,你也要回来哦!”


McCoy用力抱了一她一下,然后把她推离了自己一点点,笑着说,“傻孩子,爸爸只是去采点药而已,又不是第一次……”


“我知道,”Joanna打断了他的话,“你去找Jim叔叔,他有危险了是不是?”她眼睛亮晶晶的还含着一点点泪水,“我不会告诉任何人,就算是Nyota,我也不会说的。”


“乖宝贝儿。”McCoy把她头发上绑的丝带整理了一下,笑着捏她的脸,“别担心那么多,我只是在附近看看而已,爸爸跟你保证,一定不会让自己出事。”


她瞪大眼睛,伸出小小的手指头给他,“拉钩!”


McCoy跟她勾了勾手指,然后站起身,拍拍她的后背,“去吧,去吧,好好玩。”


“嗯,Chekov说今天会教我和Nyota俄语呢,晚上回来我会用俄语跟你说我爱你哟!”小孩子总是很容易就高兴起来了。


McCoy看着她高高兴兴的跑进了那个小院子里,NYota Uhura虽然只得十几岁,却因为跟父母失散,所以独自一人居住,是个聪明懂事的姑娘,Joanna跟她一起玩,McCoy觉得非常放心。


“医生,我们走吧。”


McCoy愕然的回过头,看见Sulu背着个背包站在他身后,他身边是Chekov,小男孩儿感冒已经好了,虽然看起来还有些没精神,Sulu揉了揉他的小卷毛,“好好照顾Joanna。”


Chekov偷偷拿眼睛瞄着McCoy,“我会的。”


“你跟来干什么?”McCoy虚张声势的瞪着两个半大孩子,“Chekov,你身体还没好完呢,床上躺着去。Sulu,你怎么给人当哥哥的?”


“我带你去找Kirk。”Sulu一句话就封死了McCoy。


他叹了口气,“果然什么都瞒不住你。”


Sulu率先便走,“我还记得我们的车是在什么位置撞坏的,如果Kirk……没出别的问题的话,Spock应该会先去车上找一些必备品,或者,如果他能够的话,他会想办法把车修好。”


“Spock……”McCoy对这个名字十分在意,“到底是谁?”


Sulu顿了顿,然后说,“我遇见Kirk的时候,他们已经在一起,所以我不知道他是谁。”


“在……一起?”McCoy直觉的发现,自己不会喜欢这个叫Spock的家伙,不仅仅只是因为他的名字让自己心生警惕。


不解的回头,Sulu一脸直白的看了他一眼。


McCoy觉得,自己大概也不喜欢Sulu了。


“我有个建议,”Sulu说,“不管情况怎样,我们都应该在天黑前回来,说真的,我不以为我们能够走进树林里,喊一声Kirk,然后他就自动出现在我们面前了。”




“Jim。”Spock单手拎着一只兔子,另一只手抱着一堆刚采的蘑菇,喊了一声。


蹲在腐朽横倒的树根边盯着那些雨后冒出的肥厚蘑菇看的Kirk抬起头,然后乖乖起身走了过来。


Spock选了块空地,捡了枯枝燃一堆火,把兔子扒了皮串在树枝上烘烤,又把蘑菇撕成小块堆在火边。Jim离得远远的,对满地鲜血不屑一顾,他可是有追求的变异者,才不会什么血都喝呢!


对此Spock表示十分无奈,他每日能抽出的血液十分有限,好在Kirk虽然对他的血液十分渴求,却并不因此而生存,那天晚上Spock打了一只狼想用狼血喂他,他刚开始倒是嗅来嗅去很感兴趣的样子,凑在Spock掌心舔了一口,便扭头无视了,反倒直瞪瞪的盯着Spock的脖子看个没完。


Spock自幼素食,不沾荤腥,因此那头狼也就失去了功效,半夜寒重,他燃了一堆火,却不想惊吓到了Kirk,他一手把Kirk挡在身侧,一手抓起那具狼尸扔到火堆上灭火,Kirk才安静下来,乖乖的缩在旁边,他又累又倦,又怕Kirk到处乱跑,只能伸手紧紧抓着Kirk,靠在树边也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Spock第一反应就是手掌空空,Kirk已不知去向,他立时翻身坐起,就见Kirk蹲在那堆被扑灭的火边,不知道在干什么。


他小心的走过去,Kirk倒是又灵活了不少,刷的一下蹦开,手里还抓着一只狼腿,一边被火烧得焦黑,另一边还血淋淋的,瞪大眼睛看着他。


“Jim,”他试探的喊了一声,“你在干什么?”


Kirk狐疑的看了他一会儿,倒是慢慢的缓和了下来,举起手里的狼腿,张了一下嘴,含含糊糊的发出一个疑似为“肉”的发音,然后又嫌弃的看了看,大约是尝了一口,觉得味道不好。


Spock简直是无法掩饰的欢喜,“Jim,你能说话了?”他大步走了过去,Kirk却飞快的退了几步,与他拉开距离。


“我知道了,我不会过去,你也不用再退。”Spock试探的伸手取出打火机,一步步退后,告诉他,“我会燃一堆火,把这些肉再烤熟一点,你不用害怕,有我在,什么也不能伤害你。”


Kirk就只是歪头看他,脸上居然流露出一股沉思的神色,那让Spock点燃了希望。


“Jim,肉。”Spock举起已经烤好的半边兔子晃了晃,躲得远远的Kirk迟疑着慢慢靠近了几步,却再也不肯向前,天生对火的恐惧根本不是区区兔肉能够战胜的。


一扬手把兔肉扔了过去,Kirk赶紧接住,咬了一口,兔子只扒了皮,内脏没清理得干净,Spock技术也不行,烤得半生不熟的,Kirk一口撕下半截,乱七八糟的嚼了几下,Spock已经悄无声息靠近他身边, 一把捏住他手腕,将新抽出的血液飞快注入他血管内。


Kirk回过神来的时候,Spock已经注射完,他低下头看着手腕上最后残余的一滴血,啪的一声扔了兔子,抬起手舔了舔,又抓起Spock的手臂,却不见半丝血迹,只有之前伤疤余下的浅浅白痕,恋恋不舍的看了又看,还是凑近舔了一口。


Spock见他一脸哀怨的模样,几乎要笑出来,转眼又觉得有些难过起来,“Jim,”他喃喃的说,“你清醒了以后会把这些事都忘掉,那么,你大概就不会因此生我的气了。”


Kirk没理他,舔够了便扔开他的手,嫌弃脸的把兔子肉又捡了起来。


Spock正盯着他看,突然一抬头,脸色微冷,“有人过来了!Jim,跟我走。”


评论(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