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AOS/SK】《末世狂奔》三十,年下养成,OOC,慎入

三十




Leonard McCoy端着几块煎饼和一些碎马铃薯块,还有一大碗汤站在门外。


Sulu和Chekov声音收得很小,尤其是Chekov,这孩子口音重,本来就不容易听得明白,当然,他完全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这两个孩子在嘀嘀咕咕说些什么。


然而Chekov抬起头看见他的瞬间,脸上那种强烈的,惊慌而又心虚的表情,让他莫名的有些在意了。Sulu及时的转过头,平静淡定的微笑着冲他点头致意,“Dr McCoy,真是太谢谢你了。”


“没事,”McCoy把食物和汤放下,伸手摸了摸Chekov的头发,“小孩子本来就应该得到更好的照顾,”他状若无心的补上一句,“何况,你们是Jim托付给我的。”


Chekov正从Sulu手里接过汤,闻言手指一颤,几乎把汤泼了出来,Sulu飞快的托住了他的手,笑着逗他,“笨手笨脚的笨小孩。”又转向McCoy,脸色微忧,“是啊,希望Mr Kirk早点办完事到这里来大家团聚,Chekov刚刚还说想他了呢。”


McCoy盯着Chekov,小孩儿一脸的泫然欲泣,嘟嘟囔囔的说,“我真的想他了嘛。”


“他会的,”McCoy扬起眉毛,然后转身离开,特意拉上了房门,在门外稍微的站了一下,听着里面悉悉索索的声音慢慢靠近,便放重脚步离去,知道这两个孩子戒心甚重,自己在门外也听不到什么对话,倒也没有再折返回来。


不过,这可不是说他就不在乎了。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是Leonard McCoy所在乎的,那么除了他的宝贝女儿,他的小公主Joanna外,就要数Jim Kirk了。


所以当Sulu和Chekov来到这里的时候,他欣喜若狂的得知了Kirk这个祸害还活着的消息,可是当初时的喜悦褪去,他便觉出了一丝不对来。


Kirk跟他相识多年,那是个看起来臭屁还有些痞的不良少年——鉴于McCoy跟他相识的时候他还是个货真价实的少年——实际上却总是会偷偷溜到后巷里喂食那些流浪猫狗,然后因为过敏满身长疙瘩被McCoy一边念叨一边狠狠的扎针,还要嘴硬的表示那只是为了把它们养肥了吃掉,虽然最肥的那只公猫已经肥得肚子突出似要生猫仔了。


说到底,这混小子就是个对着小动物小孩子就会不由自主心软下来的笨蛋。


他不觉得Jim会放任两个连自保能力都没有的孩子跋山涉水来这里投靠他,而如果Jim就在附近,离此不远,那么,不管他有再重要的事,他也会一路跟着这两个孩子,直到他们安全进入村子,而不是晕在路边被Uhura遇到。


Jim也许遇到什么麻烦了,他皱了皱眉,可是他不能拿着注射器去威胁两个小孩子。


“Joan,我的甜心宝贝儿,”他扬声喊女儿,“能过来一下吗?”


穿着粉色裙子的小可爱从门外偷偷探了一颗头进来,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他,“我在和Nyota玩呢,什么事啊?”




有一点点的凉。


这是Spock的第一反应,Kirk的舌尖刮过他的颈侧,湿漉漉的,带一点痒。


他松开手,Kirk也就乖乖的退开了,虽然那双湛蓝的眼睛仍然盯着他的脖子,流露出眷念的渴求。


Spock摸了摸脖子,“你饿了。”他不像询问,反倒笃定得似下了一个结论,低下头看了一眼已经结痂的手腕,换了右手,看着已经淡去的疤痕,坦然的伸到了Kirk的面前。


Kirk亮晶晶的眼珠睁得又圆又大,不明所以的望着他,Spock收回手,不动声色的拿左手压住右腕,拇指指甲深深的划入腕部皮肤,如刀锋横过,切开一道伤口,翡翠般鲜亮的血液一滴滴缓缓渗了出来,只是他近几日失血过多,身体机能自然生出防御反应,虽是划得又深又长,也只流出少许便已开始愈合。


Spock皱了皱眉,又划开一道,这一下割得太狠,苍白皮肉翻开,却再无点滴血液。


他怔怔看着手上伤口,又抬眼去看Kirk,心里只觉愤怒之极,却又不知源起何处,越发郁结不解,只狠狠的握着拳头,仿佛自虐般剥开伤口以期能裂得更深。


Kirk盯着他手上那一点残血,好一会儿,他小心翼翼的伸出手,轻轻拦住了Spock撕扯伤口的手指,然后拉到自己唇边,舔了一口,一直空洞茫然的眼里,突然闪动一丝喜悦,就像幼小的孩童吃到了心心念念的棉花糖,舔了又舔,舍不得放手。


Spock觉得喉头微微哽痛,莫名的难过,而手指被Kirk含在口中,不时被他舌尖舔舐或是被尖尖的虎牙刮到,他手指灵活,素来又十分敏感,此时更觉麻痒难当,却又实在不忍强行抽回,这种毫无逻辑的情感更是让他十分不耐又分外烦躁,全身气息都混乱了。


Kirk全神贯注舔他手指上那一点点血液,对他身体的变化毫不在意,Spock忍了又忍,只觉手指蠢蠢欲动,心脏似有一万只蚂蚁爬过,连呼吸都觉得每一个毛孔里瘙痒难当,却全无办法,终于屏住一口气,一把掐住Kirk颈侧,慢慢抽回了手指。


不满的瞪大双眼,Kirk就像嘴边的肉骨头被抢走的小狗,要不是Spock还掐着他的脖子,大概整个人都扑了上去。


Spock将手指藏在身后悄悄的蹭了蹭,那一股燥热的麻痒还缠绕在指尖,他深深的喘了一口气,调匀呼吸,然后想到了车上的急救包里有一支注射器。


没错,注射器!


他在实验室的时候每天都会被抽血,有时少一些,有时也会满满的抽好几管,但从没遇到血液干涸不出的情况,可见还是自己用错了法子。


Kirk被他制住,过了一会儿,也就安静下来,只是不时的还是会盯着他的脖子和手指看,一脸的委屈可怜,Spock几乎就忍不住要摸摸他的头安慰他了。


“走吧,我带你去找吃的。”Spock伤口愈合得快,转眼间手腕上只剩下几道疤痕,深深浅浅,看起来十分狰狞。


Kirk乖乖的跟着他,却还是不由自主的,用手指轻轻摸了摸他的手腕。


很轻,也很柔,就好像是怕把他给摸疼了。


Spock抬眼看他,微微的咬了一下嘴唇,然后伸出手,握住了Kirk的手。


树林里的路,深深浅浅,坎坎坷坷,似乎永远也走不到尽头。


阳光,就在树林外。


如果他们走得出去的话。


如果他们愿意走出去的话。



评论(3)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