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金蝉脱壳 曼海姆X霍布斯】《不动声色》25,补档

电脑屏幕上那小小的囚室内,已经空无一人。

曼海姆挑了挑眉,笑微微的看着霍布斯,要不是时间地点都不凑巧,他真恨不得把这个人紧紧的抱在怀里,再也不放开。

再也不分开。

蒙特利沃脸色微冷,转头看向曼海姆,“你刚刚不让我看电脑还故意激怒我,就是因为发现他突然消失了?”

“你以为呢?”曼海姆舒一口气站起身来,“当然,打你那一拳是因为你确实欠揍。”

霍布斯低声一笑,“你真揍他了?”看一眼蒙特利沃脸上的淤青,眉眼微弯,“揍得好。”

“你总不是以为这样就可以脱身吧,霍布斯,我可不记得你是这么天真的人。”

“能不能脱身有什么关系?”霍布斯抬起手臂,“我回到这里来的时候就没想过要活着离开了,所以,你就给我陪葬吧。”

黑沉沉的枪口指在蒙特利沃眉心,霍布斯的脸上还带微笑,然而他眼中却是蒙特利沃从未见过的坚定。

他一直以为霍布斯对他仍然好像当年的那个孩子一样,哪怕脸上强作镇定,却已是惊慌失措,又惧又恨。

可是,那个孩子已经长大了,再也不会回到当年,再也不能握在掌心里,当成可爱无害的玩物,那一瞬间,心理居然有一点淡淡的失落,如果,如果当初没有……

他慢慢的从桌子后面走出来,“真可惜,你不能杀我。”

霍布斯哼了一声,手里的枪稳稳的指着他,一动不动,“你可以试试看。”

“如果你不介意……”蒙特利沃看一眼曼海姆,微微笑了一下,“这位愿意拿一切来交换你平安自由的曼海姆先生的话,你早在看见我第一眼的时候就已经开枪了。”

“对。”霍布斯爽快承认,“所以就要麻烦你送我们一趟了。”

“如果我说不呢?”蒙特利沃看着他,“反正你们也逃不掉,就算杀了我,也逃不掉。”他好整以暇的在桌角边坐下,“何况,你总不是以为我真的一点都不防备你吧?例如,特拉尼夫人让你晕倒的时候,你就没想起什么?”

霍布斯的手不受控制的微微颤了一下,虽然他掩饰得很好,曼海姆还是眼尖的看见了,他相信蒙特利沃也不会看漏这个细节。然而他所关心的是,能让霍布斯这样的人物都几乎失控,那究竟意味着什么。

那些被隐藏的过去,仿佛一道不可愈合的伤疤。

曼海姆勾一勾嘴角轻哼,突然站起身来,蒙特利沃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微微向后仰了一下身,唯恐他再次一拳砸过来。

“你总不是以为我又要揍你吧?”曼海姆笑了笑,蒙特利沃有些挂不住脸了,“你……”

“砰!”一拳正中他眉心,将他打得整个身子倒仰下去,曼海姆冷笑道“他妈的,老子揍的就是你!”

门被推开的瞬间,曼海姆一把抓住蒙特利沃的身体扔给霍布斯,飞腿踢起椅子砸在门上,刚从门外探进的一只手腕被砸个正着,手中的枪也掉了下来。

霍布斯将手中枪扔给曼海姆,斜身一扑,那柄枪还未落地,已被他抄在手中。

他动作极快,反身将蒙特利沃一把推给曼海姆,在一只枪口抵上他脖子的同时,他的枪也已经顶在对方了小腹上。

曼海姆接住蒙特利沃的同时,长腿一踹,半扇门板被踢飞,连同门后全神贯注盯着霍布斯的那人也一起仰面摔开,霍布斯险险侧身避开,隐在墙侧。

抬手一枪打灭顶上吊灯,房间里瞬间一片漆黑。曼海姆手臂用力勒昏了蒙特利沃扔在脚边,小心的俯低身体隐在那张宽大的写字桌后面,顺手扒了电源,抽出硬盘。

在他抬头之际,霍布斯已猜知他要干什么,大致辨认了一下方位,避开几乎横贯整个房间的写字桌,迅速转移到他身边。

曼海姆将硬盘收起,笑着伸掌与他无声的互击,体温交融的瞬间,仿佛连心跳都连成一片。

霍布斯看一眼门外,又转眼看曼海姆,黑暗中双眸莹莹粲然流波,素来的冷漠如今却已隐隐的多了一分柔软和关心。曼海姆伸手揉了揉他发顶,忍不住微笑,只觉为他这一眼,便是葬身此地,也算了无遗恨了。

那是难得的片刻宁静,甚至没有一丝声响。

谁也不知道门外会有多少人。

正如谁也不知道门内是怎样的情况。

门外的人不敢冒进,唯恐伤了蒙特利沃。

门内的人也不能出去,钢筋铁骨也架不住枪火轰炸转眼成渣。


“现在怎么办?”曼海姆伸脚踢了踢地上的蒙特利沃,“如果拖着这家伙出去会不会管用?”

“管用的话,就不会被放在这里了。”霍布斯哼了一声,“你既然来了,总不会一点准备也没有吧?”

月色似要融化的冰淇淋,映着他清冷俊美的侧面,曼海姆忍不住俯身过去,在他颊边轻轻吻了一下,只觉此生若还能同看岁月飞逝,相对白发暮颜,再无所求。

霍布斯不悦的伸手抵住他胸口,微微偏过头蹙眉看他,曼海姆要是什么准备都没有就这么孤身直入险境,他只会考虑要不要重新认识一下这人的智商。

曼海姆笑着摸摸他的脸,另一只手张开,掌心滴溜溜滚着几颗玻璃珠一样的东西。

“这是我女儿以前练枪用的小玩意儿,加了点东西在里面,来前为了应付搜身,藏在鞋跟里倒是刚好。”曼海姆拍了拍身下的地毯,“这楼下应该就是宴会大厅,要是天花板突然被炸个洞,你说那些绅士淑女们会有什么反应?”

“会拿枪指着你。”霍布斯挑了挑眉,“这场宴会是庆祝蒙特利沃成为家族管理人举办的,你以为请的都是什么人?不过嘛……”

他俯身在曼海姆耳边低言几句,一把抓起地上的蒙特利沃放在椅子上,扯下领带把蒙特利沃的一只手绑在扶手上,曼海姆如法炮制把另一只手也绑上。

检查了一下枪匣里的子弹,霍布斯对曼海姆点了点头,扬声道:“不要开枪,我们会带着蒙特利沃先生一起出来。”

外面有人应了一声:“好。”

霍布斯慢慢退到墙边,曼海姆左手掂了掂了两颗玻璃珠,突然侧身一踢,将椅子踢得横空飞出,大门之前已经被他踹烂,毫无阻碍的便冲了出去。

与此同时,曼海姆将玻璃珠往地上一扔,飞身扑向霍布斯的方向,反手一枪把玻璃珠打碎。

爆炸声和枪声混杂成一片,震耳欲聋,气浪轰然冲出,席卷一切,半个房间连带地板都成了碎渣。

这宴会大厅实在太高,足当得普通楼房三层楼的高度,霍布斯和曼海姆一人抓住一幅窗帘,从窗口飞身坠落,重力之下,横杆垮落,被窗户拦住,正好落下一层楼的高度。

宴会大厅因楼上的爆炸声和天花板上突然出现破裂此时已大乱,门外的保镖守卫都冲了进去保护被邀请的各路宾客,两人松手扔开窗帘,跳落时就地一滚,悄然隐在暗处。

曼海姆伸手按一按霍布斯,“等下会有人来接应我们。”

“你确定你的人进得来这里?”霍布斯微微一顿,又道:“还是你已经找好了内应?”

曼海姆已经不需要回答,因为特拉尼夫人已经开着车穿过庭院而来,在她身后是从宴会里离开的横冲乱窜的各路人马。

“你确信她不会出卖你?”霍布斯看着曼海姆,有几分犹豫,然而更多的情绪却看不清。

“她有绝对不能失去的人在我手里,就算让她一死来保住我的命,她也非死不可。”曼海姆冷冷一笑,“就她之前干过的那些事,我虽然不会刻意为难她,不过,总也要让她知道,以后想要招惹别人是要看清楚一点的。”

特拉尼夫人横车停在两人身侧,下了车换到副驾位置,曼海姆将霍布斯一把推上车,自己坐到了驾驶室,弯腰自座椅下取了一套衣服出来递给霍布斯:“快换!”一边飞快的开车离去。

霍布斯动作飞快的换上衣服后,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好像越来越习惯于在车后座上换衣服了。

车已经快要接近第一重守卫的岗哨了,曼海姆抛了抛手里的玻璃珠,笑着问霍布斯:“要不要来玩一把?”

“赌什么?”霍布斯按下车窗,枪已在握,他惯用左手,与曼海姆正好同在一侧。

曼海姆停住车,左手探出窗外,手指一弹,玻璃珠在夜色下带一点荧光轻快的滑出一条抛物线飞向岗哨。

霍布斯轻哼一声,手起枪响,黑暗里轰然炸开的火光如此刺目,竟不能视物,气浪几乎连车也掀翻过去。

曼海姆一边开车越过岗哨,一边回头问了一句:“会有追兵吗?”他不太确定,虽然如果是他的话,肯定不会就这样让人走掉。

“为什么不会有?”那个人怎么可能就这样放过他,只要他还活着一天,就总会被阴魂不散的缠上,这种感觉实在让人厌恶。他皱了皱眉,虽然他很想折返回去杀了那个人,然而……

“当时就不该把他踢出去,让他被炸死在里面多好。”曼海姆其实不能理解霍布斯的想法,然而既然霍布斯要求了,就不妨这样去做了。

“炸死他做什么?”霍布斯淡然的透过后视镜与他对望,“你当时没听见外面的枪声吗?”

没错,那时候的枪声太奇怪,根本不像是担心人质的感觉。

曼海姆叹了口气,蒙特利沃家族向来是个诡秘奇怪的地方,就算是他,也并不清楚底细,他唯一知道的就是,“外界的评价就是,这一家人都是疯子。”

“啊,没错!”霍布斯笑了一下,带一点点的嘲讽,“一个比一个疯得厉害。”

他剔透如琉璃的眼瞳在黑暗中微微折射出冰冷的光芒,那一瞬间,曼海姆仿佛又看见了活人墓里的霍布斯,傲慢得连把人踩在脚下都嫌太脏的典狱长。

那是霍布斯心底深处的结,非死亡不能解开。

“快,再快一点,已经有人追上来了。”特拉尼夫人指着后视镜,恨不得把曼海姆推开。

方向盘在手掌中飞快的转了个圈,曼海姆将车横在了路中间,“那,不如来玩大一点?”

他起身下车,特拉尼夫人回头看了霍布斯一眼,欲言又止,紧跟着他下车。

行李箱打开的时候,霍布斯几乎是条件反射的看了曼海姆一眼,他可不认为这里的守卫已经松懈到车上装着这么多武器都能随便进出的地步。

“你要知道,女人总是比男人更能想得出办法来。”特拉尼夫人哼了一声,转过头问道:“如果你死在这里,谁去放我儿子?”

“所以你得让我平安离开这里,”曼海姆笑了笑,“不过,不是现在。”

特拉尼夫人看了他一眼,又回头看霍布斯,没再说话,只是伸手拿了一把枪在手里。

曼海姆笑着伸手去取他的重机枪,“你放心,我已经安排好退路,不过既然人家诚心诚意邀请我来了,就这样离开可不是我的风格,好歹跟主人家打个招呼再走。”

霍布斯手指微微一动,似要干些什么,又忍住,笑了笑道,“就算你不想跟他打招呼,大概也来不及了。”

曼海姆的手指还没触及枪柄,一只黑洞洞的枪口已经抵在他的额心,慢慢的把他的脸推起来。

特拉尼夫人一手持枪指着他,一手将行李舱盖关下来,“曼海姆先生,如果你按照一开始跟我说的计划离开,我本来是很愿意配合你的。”

“看来你并没那么在乎你儿子的死活。”曼海姆居然还笑得出来,大大咧咧的站直了身体,双手抱在胸前,“嘿,女人啊,果然是不值得信任。”

“你本来就不该找我合作,”特拉尼夫人并不生气,“尤其是在闹出这么大动静的之后,居然不趁乱离开,还想逞英雄,我可不会嫌自己命太长。”

“那么夫人现在又想怎样呢?”霍布斯挑了挑唇角,那模样看来倒似在询问要喝茶还是咖啡那般轻描淡写。

“只是想请两位随我一起回去和主人家见上一面而已,毕竟好好的宴会闹成这样,不说一声就走,也实在太不礼貌了吧?”特拉尼夫人伸手挽住了曼海姆的手臂,要不是枪口稳稳的抵在曼海姆的左肋,她看起来就好像只是挽着男伴去参加宴会而已。

霍布斯扬起眉毛看了一眼曼海姆,笑微微的道,“夫人这是要威胁我了?”

“如果你不愿意受威胁,我又怎敢勉强?就只好请曼海姆先生在这里多留些日子了。”特拉尼夫人斜睨了他一眼,“有人跟我打赌说,你一定会丢下他独自离开,你觉得我是不是应该赌这一把呢?”

曼海姆笑着道,“那得看赌注是什么吧?”

“赌注不就是你嘛,曼海姆先生。”特拉尼夫人亲昵的贴上他的肩膀,枪口慢慢的移向他的胸口,“我真想知道,活人墓里那个冷酷傲慢的霍布斯典狱长,究竟有没有什么在乎过什么,不管是他自己,还是别人。”

霍布斯看着不远处已经开始四处乱扫的灯光,微笑道,“夫人,你应该下注的。”

曼海姆皱了皱眉,比起特拉尼夫人的倒戈,他更奇怪的是霍布斯的态度,竟仿佛一早已经预知这变故,如果说霍布斯在好不容易逃离那牢笼后会就这样束手就擒,他可不会相信。

就好像特拉尼夫人所说的,活人墓里冷酷傲慢的霍布斯典狱长,这一生究竟有没有真的在乎过什么?

不管是别人,又或是他自己。

他当然也希望自己能暖热这个男人,可是,偏偏他就是知道,霍布斯并不是因为他而留下来的。

因为换了他在这样的处境,也不会为霍布斯留下来。



当他们被一群全副武装荷枪实弹的黑衣人困住的时候,曼海姆终于见到了特拉尼夫人口中的主人。

赫然应该已经死去的蒙特利沃站在他的面前,虽然脸色阴沉,却完全看不出任何受伤的痕迹。

“欢迎再次回到这里,”他拖长了声音,像是唯恐别人听不清一般,慢吞吞的说,“维拉德霍布斯先生。”

曼海姆挑了挑眉,向霍布斯投以疑惑的目光,他已经不能确定今晚到底见过几个所谓的蒙特利沃当家人了。

“我知道你不会放过我,”霍布斯倒是面色如常,仿佛只是普通朋友之间的寒暄,“不如,你说说打算付出什么代价,来留下我。”

“你觉得你还有机会离开?”

“谁知道呢?”霍布斯薄削的唇角微微挑起,“何不让我猜猜看,你还没有找到你需要的东西,你仍然无法坐稳这个位置,你怕……”

“住口!”蒙特利沃怒吼着拔出枪,枪口直直抵上他的额头,“有些话你知道不该随便乱说,否则,我可不确定我会做出什么事来。”他冷笑着推了霍布斯一把,头也不回的将枪口精准的指向曼海姆的胸口,“例如,杀掉那么一两个碍眼的家伙,对我来说,大概也就和踩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分别吧。”

霍布斯悠然一笑,“那我也许该多谢你帮我报了活人墓上一箭之仇。”

“你真不在乎?”蒙特利沃斜睨了曼海姆一眼,微微一笑,“果然是只毒蜘蛛,不过,”他慢条斯理的收回枪,“我已经不会再相信你说的任何一句话了。”

也许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不,也许你甚至来不及眨眼。

他的手闪电般伸出,枪声响起的同时,曼海姆的肩膀上已经中了一枪。

霍布斯只是漠然望着蒙特利沃,他的脸仍然没有任何表情,平静而冷淡,然而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是怎样努力控制着自己,用最缓慢的呼吸吐出了憋在胸口的那一股怒气。

曼海姆措不及防突然中枪,站立不稳的向后摔了过去,他身型高大,特拉尼夫人愕然之下,哪里拉得住他,反倒险些被他拖翻。曼海姆踉跄几步背心抵上身后一棵大树,终于稳住自己。

蒙特利沃就那么看着霍布斯,好一会儿,才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好吧,如果你肯告诉我老家伙把东西放哪里了,我会考虑放过你们。”他指一指霍布斯,“你,”又指一指曼海姆,“和他,”他说,“毕竟留着你们对我来说,其实一点用都没有。”

霍布斯嗤笑一声,“你放不放他,和我什么相关?”他冷然的把手插在裤兜里,唇边隐隐的扭出一个残酷的笑意,“不过,你连你的双胞胎哥哥都下得了手,看起来,我好像除了把东西交给你,似乎也没别的路好走了。”

“我就知道你是聪明人。”蒙特利沃低声笑着靠近他身边,“那么,乖乖的,现在就带我去吧。”

霍布斯回眸看了曼海姆一眼,“他呢?”

蒙特利沃笑着举起枪,“那还不简单,他烧了你的活人墓,我做好事替你报了这仇如何?”

“不需要!”霍布斯一口拒绝,“我这个人,素来喜欢自己亲自动手。”

蒙特利沃笑着向特拉尼夫人点头示意,特拉尼夫人惴惴不安的递过自己的枪,却并不直接交给霍布斯,只是送到蒙特利沃手中,便飞快的退开了几步。

“我猜你不会把枪给我……”霍布斯看着他递过来的枪,深觉意外的歪了一下头。

蒙特利沃笑了笑,“我只是想给你一个亲自报仇的机会,增强一下彼此的信任感。”

霍布斯觉得连手指都快要僵直了,这是个机会,然而,这更可能是个陷阱。

他接过了枪,枪口对准曼海姆的眉心,曼海姆显然伤得颇重,斜靠着大树,一手按着肩头,粗重的喘着气,与他对望。

霍布斯突然微微一笑,扣下了扳机。

没有血,也没有枪声。

霍布斯面无表情的看着曼海姆,“你运气不错,”他挑了一下眉,那把枪在掌心指间滴溜溜转了一圈,“枪里居然没上子弹。”

蒙特利沃嘴边微微勾起一点冷笑,枪一入手他便知道枪里没子弹,份量明显不对,不然他也不会那么轻易就顺手递给霍布斯,这位前任活人墓的典狱长素来狡诈如狐,心思多变,所以他绝不会给任何机会,让霍布斯在手中有枪的情况下靠近他。

“你可真下得了手,”曼海姆勉强笑得一笑,却咳呛了几声,他手掌按压下的肩头一直血流不止,却没人会为他止血,“我好歹是为救你而来,却连这点情份都不留。”

“谁让你来救我了?”霍布斯挑唇一笑,不着痕迹踏上两步,手中的枪口用力抵上他受伤的肩头,曼海姆痛哼一声,突然一伸手,勾住他脖子,狠狠吻上他的嘴唇。

枪口微微陷入了曼海姆的伤口中,血流如注,他半个身子都已被染红,却恍若不觉,只紧紧扣住霍布斯,他的口腔里甚至也传递出淡淡血腥气。

蒙特利沃双手抱臂如看好戏,然而他右手的枪口却始终都对着霍布斯的背心,不曾稍有偏离。

暗黑的天空中,突然爆开一朵烟花,绚丽而明媚。

那破空的炸裂声仿佛是什么信号,于瞬间打破平衡,蒙特利沃在还不确定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已经飞速退开两步。

那是他野兽般的直觉感应到了危险。

一颗子弹精准无比的从他刚刚站立的地方飞了过去。

“别动!”蒙特利沃尖锐的叫道,“别以为我真不敢下手杀你。”

霍布斯的声音冰冷如刀锋,“让你的手下也不要动。”

那颗子弹赫然是从他手中枪口飞出。

那不该有子弹存在的枪,居然飞出了一颗几乎致命的子弹。

蒙特利沃的胸口不停急剧起伏,他当然已经猜知是怎么回事。

曼海姆在中枪的瞬间拉住了特拉尼夫人,不过是卸掉子弹这样的小事,显然就算是在突兀中枪的情况下,也并没有为曼海姆增加任何难度。

连他都能掂出枪的份量不对,霍布斯当然在枪一入手的瞬间就已经知道子弹被曼海姆卸去。

于是,这两个人在他眼皮下演了一出生死离别的吻戏,在霍布斯的背影掩盖下,上子弹不过是指尖的小动作而已。

“放他走,我带你去取东西。”霍布斯随手一指旁边的车,“你也不希望这件事继续拖下去了吧?”

“为什么你总觉得你还有资本跟我谈条件?”

“你一天没能坐稳当家人的位置,你就不得不跟我谈条件。”霍布斯冷锐的眼盯着他,“而这件事终须要了断在此,我厌倦了一直隐藏,想必你也不希望再惶惶不安忧心于不知在哪一日被什么人从当家人的位置上拉下来。”

“把枪扔下,我便放他离开。”蒙特利沃弹了一下手指,在霍布斯开枪后便已经缩小了包围圈的黑衣人枪口齐齐对准了曼海姆,“你要试试看我和他谁先毙命吗?”

“很显然,”曼海姆咳出一口血,笑道,“不会是我。”

空中传来隐约的隆隆声,蒙特利沃心中顿生不安,方圆数公里内都是他的领地,早被划为禁飞区,根本不该有直升机出现。

强光灯柱扫过,围住他们的黑衣人措不及防成了站桩的靶子,子弹如霹雳暴雨纵横飞过,哪里还有人顾得上霍布斯和曼海姆。

在枪响之前,蒙特利沃已悄然消失在身后的树丛中。

“你先走!”霍布斯一边冲曼海姆喊了一声,一边头也不回的追了过去。

他不可能让蒙特利沃在这样的情况下轻易离开。

曼海姆勉强靠着树喘了口气,向特拉尼夫人招招手,“过来帮我包扎一下。”

“你们两个疯子!”特拉尼夫人“刺啦”一声撕下半幅裙摆,“不想死就听他的回去。”她下手极快,匆匆几下将他血肉模糊的肩头包扎好,然而仍是不停有血流出。

“你放心,出来的时候,我已经让人把你儿子放走了,等下直升机会扔绳子下来,你就跟他们先走吧。”曼海姆笑了笑,推开她的手,走到车尾箱边,抓起他最爱的重机枪,然而他肩膀受伤,枪才提起,便几乎脱手落下,他深吸一口气,用另一只手拿起枪,顺着霍布斯离开的方向走去。

“疯子!”特拉尼夫人哼了一声,撕下另一侧的裙摆扔开,脱掉高跟鞋,伸手拿了一柄微冲,“真是疯子!”


霍布斯一追出去就抢先开了一枪,“不要动!”他锐声叫道,“别逼我杀了你。”

蒙特利沃果真停下脚步,慢慢的回转身来,见他只身追来,便微微的笑了一下,“既然只得你我二人,正好,大家开诚布公说明白,你我各取所需,以后大家井水不犯河水,皆大欢喜。”

霍布斯哼了一声,“我只要一枪杀了你,自然皆大欢喜,何需再求其他?”

“你不能杀我。”蒙特利沃看着他的脸,又说一遍,“你不能杀我!”他第一遍尚略有迟疑,第二遍便已说得十分笃定,脸上笑意欢畅,慢慢走近了几步,“老家伙当年肯那么轻易放你走,自然是要谈好条件的。”

“你以为我会在意一个死人?”霍布斯看着他,眼瞳清冷如冰,星月流辉。

蒙特利沃无视了他手中的枪,“你不在意的话,也不用在这里跟我废话了。何况,”他越走越近,几乎要贴近身来,他的脸不知为何,看起来仿佛有些虚幻,声音也断断续续若有若无,“你以为你真的走得掉……”

霍布斯觉得握着枪的手正软弱无力的落下,全身上下每一根骨头都似要融化般,无力支撑他的身体,甚至无力支撑他的眼皮。

不!不行!不能是现在!

他混沌一片的大脑告诉他,他的手指正在渐渐失去知觉……

“砰!”

蒙特利沃被枪声惊得倒退两步,若不是他笃定霍布斯不会真的对他开枪,大概早已飞奔离开。

霍布斯抬起手,枪口对准了他,“别想跑,”他痛得嘴唇都在微微颤抖,“我就算不杀你,废掉你手脚总还可以的。”

他的左手臂血如泉涌,这样近距离的开枪,简直近乎自杀,然而霍布斯却没有丝毫的迟疑,他必须让自己保持清醒。

“那你究竟想怎样?不管你是杀了我,还是废了我,你这一生,不,还有曼海姆的一生,都会被卷入永无止境的追杀中。”蒙特利沃笑了笑,“不,聪明如你,可不会让自己选择这样的道路。”

“别忘了,你这当家人的位置还没坐稳呢,”霍布斯喘息着,枪口却没有任何偏移的对准他的眉心,“只要你死了,谁都可以凭信物上位。”

“如果你杀了我,就算你有信物在手,也不能上位,所以霍布斯,不如来做一笔交易吧?”蒙特利沃挑了挑眉,“把信物交给我,我不会再找你麻烦。”

“你的保证可真是不值得信任。”霍布斯摇了摇头,“如果你不逼着我回来,我这一生也不会用这个来威胁你。”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