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AOS/SK】《末世狂奔》二十八,年下养成,OOC,慎入

大家国庆快乐哦哦哦!


二十八


Kirk刚刚清洗过的发梢还滴着水,一直没修剪过的头发有些过于长了,柔顺的垂落在颈窝,Spock的手指在触及他发丝的瞬间,冰凉的湿意淹没了他的指尖,他慢慢的,一根根的屈起了手指,又慢慢的张开,轻微的呼出一口气,放任自己的手落在了那些仍然散发着水汽的,在月色下仿佛被镀了一层清霜般微光的金发上。


完全不被他的动作所干扰,Kirk一心一意的啃噬他的手腕,光影深深浅浅的落在他轮廓分明的侧脸上,居然莫名的生出一种认真严肃的错觉。Spock的唇角微微勾出一点弧度,似笑,手指顺着他的头发抚过,然后紧紧的掐上了他颈侧的大动脉。


Kirk迷茫的被迫松开嘴扬起脸看他,那双海水般清澈的蓝眸直愣愣的与他对视,他沉默的垂下眼,手上力道却加大了,Kirk喉咙里发出低哑的咆哮声,却终于还是闭上眼,像一只装满东西的麻袋,笨拙的倒向Spock。


一把托住Kirk,将他平放在地上,Spock利落的挽起衣袖抄起毛巾,继续给他擦拭身体。


月光入水,反射出的光映得四周透亮,连Kirk身上那些细碎的旧伤口都清晰可见,毛巾所过之处,滴滴水珠顺着他匀称的肌肉线条流畅的滑过他蜂蜜色的皮肤,Kirk最底端的肋骨较其他几对肋骨生得突出,湿意让细密的浅金色汗毛在腹部的暗影里也丝丝分明,Spock重新洗过毛巾,扳着Kirk的肩膀为他侧过身,帮他擦洗后背。


毛巾里的水细细的流了出来,流过他肩后秀致的蝴蝶骨,浸湿了裹着他紧致结实的臀部的已经被撕得破破烂烂的工装长裤,皮带在与Gary对峙时便已经解去,Spock抓着毛巾停顿了一下,伸手扯开了他裤腰上的拉链,清冷月光流入凹陷的后腰窝,像是能微微晃出一波水色,Spock不期然的想起途中所遇的那位美丽的女房东。


她的红发和他的金发交缠。


她雪白的胸脯挤压着他线条优美的肌肉。


她修长的大腿紧贴着他柔韧的腰部。


她的红唇亲吻着他脸颊上细细的胡渣。


而Kirk抬起头,蔚蓝的眼含着笑,炉火熊熊,映得那双眼璀璨如初生的星辰,一滴汗珠顺着他的胸口缓慢流下……


Spock沉默着,面无表情的瞪着Kirk的脸,耳尖微微的绿了,他收紧手指,几乎是夹带了一股怨气的,匆匆用毛巾大力的擦拭过Kirk的身体,抓起手边的衣服给Kirk随意披上,然后扑通一声跳进了溪水里。


溪水冰冷,Spock双手抱住自己,把头埋低,让自己沉入水中。


他的心脏紧缩又膨胀,一股狂躁的冲动让他想要撕碎一切,毁灭一切,然而他并不知道这种疯狂的念头从何而来。


水流的声音越来越大,耳膜震荡,如黄钟大鼓于洪荒中响起,与他血脉呼应,古老原始的欲念与本能,流经他的身体,而他并不知该如何应对。


溪水越冷,他的身体却越是火热,仿佛连整条溪流都被他滚烫的体温烧得沸腾。


他终于从水里站了起来,水珠甚至来不及从他赤裸的皮肤上滚落就已经被炙烤得消散在夜风里,他一步步的走上岸去,心脏如擂鼓,仿佛有什么东西要撕裂身体挣脱囚笼振翅而出,那让他觉得很难受,他从没如此无法自控过。


“Jim……”他喃喃自语,在失去意识前,他抓住了Kirk的手。


仿佛有什么东西,像一只雏鸟纤软的腹羽,轻柔而又温暖,缓慢的,抚平他仿佛痉挛抽痛的神经,熨帖了他的燥烈疯狂。


清脆的鸟鸣,鲜艳的花朵,甜蜜的蛋糕香气……


而他终于能重回母亲的怀抱,有一双手为他挡尽了风雨。




“Spock,Spock,我的Spock……”


母亲温柔的呼唤,向他伸出双手,她微笑的眼尾,微笑的嘴角,她的脸上那些柔和美丽的线条,在透过侧窗的彩色玻璃的阳光映照下,莫名的有一些虚幻。


他别扭的站在那里,身上穿着母亲新织的毛衣,洗衣液淡淡的香气仿佛还带着母亲手洗时的温度,蒸热他的脸颊和他全身的皮肤。


“Spock,我的孩子,过来让我好好的看看你。”


他不能拒绝,慢慢的走了过去,走进母亲的臂弯,温暖如港湾,安全如堡垒,他冰凉的鼻尖蹭着母亲暖热的颈侧,轻微的叹了一口气,“我想你,”他终于对自己承认,“母亲,我一直在想念你。”


我想你。


他的手指轻轻擦拭过母亲脸颊上泪迹。


一股尖锐如冰棱的意识瞬间入侵他的大脑,他蓦然睁开双眼,一线阳光毫无防备的穿透他的眼帘,他只觉得一阵眩晕,闭目抬手想要隔绝这刺眼光线,却发现手里好像抓着什么东西,许是就这样紧紧握了一整夜,姿势未变,连指骨都僵硬了。


闭目歇息了一下,他转头避开阳光,再次慢慢睁开眼,便看见了自己的手,与另一只手十指交缠紧扣,他顺着那只手望了上去,凸出的腕骨,结实的手臂,线条流畅的肌肉,阳光顺着清洗干净的脸颊停留在胡子拉碴的尖下巴上。


记忆如潮水冲过沙滩,他看着那双明丽如晴空的蓝色眼瞳,几乎是要笑出声的喊,“Jim!”


那双眼波澜不惊的回望他,就像两颗漂亮的蓝宝石,再如何璀璨夺目,也无法让它生出一丝温度。


他的心急速的沉落下去,一线冰泉从咽喉直到脚底,通体生寒。


是他奢望了。


他抿紧嘴唇从地上爬了起来,又伸手去拉Kirk,Kirk便乖乖任他拉了起来,昨夜他只是把衣服随意搭在Kirk身上,现在这一起身,衣服掉落下来,他也不知道捡,一脚就踩了上去。


Spock盯着那件衣服看了一会儿,又看了看Kirk,他不知道Kirk是不是还能恢复正常,也不知道他还能怎么帮Kirk,不过,起码穿衣服这种事还不至于太困难。


好吧,他错了,穿衣服这种事也可以变得很困难,如果对象是Kirk的话。


他咬着牙,努力把衣领拉得更开一些,往Kirk头上套,Kirk其实应该算是相当配合了,然而……


“也许我该给你换件衬衫,而不是T恤,为什么这些衣服的领口都做得这么小?”Spock看着被领口箍住了头的Kirk,要不是半途而废不合逻辑,他早就放弃给Kirk穿衣服了。


“弯腰,低头,”Spock按住Kirk的肩膀,继续往下拉T恤,Spock一脸懵懂的伸手抓住T恤下摆一拉。


刺啦!


“好吧,”Spock看着自己和Kirk手里各剩半截的T恤,不知道是不是该觉得这也是种解脱,“也许你很高兴不用穿衣服了。”


不过,他们终于不用和衣服纠缠不清了。


Kirk眨巴着眼,把手里的半截衣服举高,半仰着脸,看得十分认真,那模样逗乐了Spock,虽然他还是面无表情。


“我们走吧。”他伸出手给Kirk,想知道会不会得到一点回应。


Kirk看着他,迷茫得仿佛毫无思绪。


他耐心的伸着手,等着Kirk。


树林很静,静得连阳光都似不再移动,连风都停止了。


Kirk就那么看着他,没有任何反应,他也只是伸着手,不再说话,不再向前一步。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他几乎要觉得失望了,虽然失望并不符合逻辑,他本来就不该对被感染变异的Kirk有过多的要求。


Kirk歪着头看他,然后慢慢的,慢慢的抬起手,带一点试探的,用一根手指轻轻戳了戳他摊开的掌心。


Spock一把握住了他的手指,“Jim,”他无法自控的半弯了唇角,“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弃你。”


那一朵微小的笑意盈在他的唇边,Kirk茫然的看着他,又转头看向阳光来处。


就仿佛,他也能感受到温暖。


评论(8)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