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PINTO】《Baby!》五


“也许我们应该再去一次那家酒吧。”chris咬着手指头,小脸蛋皱巴巴的挤成一团,“我讨厌这种不确定的感觉,就好像如果我输错密码,也许一辈子都没法变回去了,这种感觉实在糟糕透顶。”

“听着,baby,嘿,我是说chris,”zach无视了他的怒目而视,伸手捏了捏那肉嘟嘟的小脸蛋,“你觉得什么样的酒吧会允许我带着一个小baby走进去呢?那里可没有牛奶和棒棒糖出售。”

chris烦闷的推开他的手,“你可以把我放在一个大包包里装进去,我又不会像真的小baby一样又哭又闹,谁会发现呢?”

“你在开玩笑,chris。”zach不赞同的摇了摇头,“别忘了你现在可是个小婴儿(chris大声抗议:嘿!两岁不能叫婴儿了!)好吧,我们现在可还不确定你这个身体到底有没有两岁呢,搞不好其实才一岁也未可知。”

趴在他膝盖上的chris用力挺直小腰杆,仰着头拿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与他对视,“zach……”他摇了摇zach垂放在身侧护着他身体的手指,粉粉嫩嫩的小嘴唇扁得十分委屈,“你不希望我变回去吗?”

zach沉默的看着他几乎要漾出水来的眼睛,清清亮亮的,那么纯净的蓝色,就好像没有一丝阴霾的夏日晴空,chris充满期待的望着他。

好吧,chris一直都知道要怎么才能摆平他,可是这回不一样,无论如何,他是不会答应chris带他去酒吧的。

无论如何!


zach看着霓虹灯闪烁的巨型招牌,手指紧紧抓着挎包肩带,就像抓着唯一仅有的救命稻草,掌心里冷汗涔涔,他甚至不顾体面的伸手在裤腿上蹭了蹭。

“行不通的,”他喃喃自语,“我们应该离开这里,chris,我不能带你进去,这简直是犯罪!”

“胡说八道!”chris肉鼓鼓的小脸蛋正死命挤在拉链的缝隙处,努力让自己更有存在感一点,“不要理你那些不着边际的罪恶感了,你应该赶紧把我带进去,找到那个害我变成这样的家伙,让我顺利的变回来,不然你才真是在犯罪了,我倒想知道,你明天还能找什么借口告诉我的经纪人我为什么没有回去。”

zach用力揉搓了一下脸颊,定了定神,然后调整了一下肩带,鼓足勇气向酒吧迈近了一步。

“good boy!”chris语调夸张的说,就差没把拇指探出来鼓励他了。

狠狠的往下瞪了一眼,说服自己,这一切都是为了chris,是的,所以就连可能被人发现他挎包里带着个小婴儿这种危险的事也值得一试了。

希望他的经纪人不会真的觉得他是个白痴。

chris隔着袋子踢了他一脚,“走啊,走快一点,我们要早点找到那个家伙!”

zach走进酒吧大门的一瞬间就后悔了。

他怎么会忘了这是一家gay吧?

“看看,这是谁来了,我的大明星,介意把你宝贵的时间留一点给我这个可怜的小粉丝吗?”酒吧里的驻唱歌手key一把勾住了他的领带,带着亮粉的浓妆的脸在阴暗灯光下星星点点的发光。

chris一进来就两眼一抹黑,什么都看不清了,耳朵里充斥着喧嚣的音乐,身边是杂沓的脚步声来来往往,不时有人从zach身边挤过,他努力把自己缩成一团,还是被撞得生疼,却不敢出声。

zach小心的注意避让旁人,以免让chris被撞伤,然而他背着个大挎包已经太过吸引别人的眼球,要是再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怕不要被人怀疑他藏毒了。

他靠在吧台边上,装作不经意的把包放在身边的凳子上,随口问key,“上次过来的时候,我记得有个奇奇怪怪的家伙,好像是个喜欢给人算命的吉普赛人,你见过吗?”

“zach,你说的上次是指哪一年啊?”key打了个响指,酒保知趣的调了两杯酒送过来,他长长的指甲涂成彩虹色,端了一杯给zach,笑眯眯的问他,“我记得你上次跟我说的可是你有个不长不短的假期,可是那天之后我好像就没见过你了不是吗?”

“假期,对,”zach手指从杯口抚过,就像抚过情人的嘴唇,“我正在享受我的假期。”好吧,如果照顾一个小baby也算是度假的话……

不甘心被忽视的chris在袋子里蠕动着,手脚并用,试图靠近zach,免得他忘了自己的存在。

“好吧,我得去唱歌了,”key把酒杯放下,两根手指飞了个吻印在zach脸颊上,“真可惜,你有个善妒的男朋友。”他哈哈笑着,踩着高跟鞋走得飞快。

zach叹了口气,趁左右没人注意,悄悄把拉链拉开了一截,低头问chris:“你说的那个人到底什么样子?”

chris却劈头就是一句:“zach,你有男朋友了?”他震惊得几乎要尖叫了。

zach挑起一条眉毛,“chris,我们能谈一点比较有用的东西吗?”

“嗨,zach!”一个热情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谈话,zach飞速转身,反手搭在包口的缝隙上,“polo,好久不见了。”

chris默默的蹲在袋子里翻了个白眼,上帝啊!他是来找人想办法要变身回去的,不是来看zach猎艳的好么!

为什么这个家伙这么受欢迎呢?他有点不爽的磨了磨牙,没错,他当然知道zach有多好,又聪明又温和,而且还很体贴,和他聊天也很有趣,他们甚至试过坐在片场的拖车里,一人抱着一瓶矿泉水足足聊了一个下午,直到他们不得不爬出拖车去拍戏。

他其实已经不记得那天究竟聊了些什么,只记得那天的午后,阳光很好,风也很轻,是他进入演艺圈那么多年来,难得的一个悠闲又惬意的下午。

可是,以后大概再也没有这样开心的时候了,他有些伤感的想,zach有男朋友了,就算拍戏会有一些间隙时间,不是男朋友来探班,就是和男朋友煲电话粥,毕竟,那可是个“善妒的男朋友”啊!

他悻悻的哼了一声,莫名的觉得有点生气,也许是因为zach只顾着与别人说笑聊天,完全忘了他们进来的目的吧?

不过没关系,chris给自己打气,现在的他只是个小baby,没人会认出他是那个kirk舰长。

对,他可是kirk舰长,那个屌爆了的了不起舰长!

小心的探到袋口看了看,zach的手已经从袋子上离开,他轻轻的伸出手指,顺着拉链的缝隙把拉链彻底的拉开了。

然后,蹑手蹑脚的从袋子里爬了出来。

吧台的高凳,发出了一声惨叫!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