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老九门】《一寸灰》二

张副官一向干练懂事,所以才能深得张启山信任,经他的手挑选出来的士兵,非但手底下过得去,反应也不弱,见机又快,因此全长沙所有士兵统共也不过挑出来七八十人而已,且很有一部分是张副官平日里观察过觉得佛爷能用得上,因此手下容了情的。

原本要照张启山的意思,凑足一个排也就是了,实在不行,一个班也是可以的,兵贵精不贵多。张副官却劝他,把张家原有的亲兵混入编制,扩充成一个连,由自己亲自带队,同一个军营里,朝夕相对,哪些是可以加以信任的,哪些是不堪重用的,到时候再来筛选一遍。

张启山拍拍他肩头,“那就交给你了,到时候你可得还我一支能派得上用场的人马。”

“是,佛爷!”张副官微微一笑。

张启山把玩着手上的戒指,看着张副官离开的背影,眉尖微蹙,张家人丁稀薄,跟着他从东北张家来到长沙的本来就不多,尽都是半大的孩子,那个时候的他,一心本想着再过上几年,等立足稳妥之后,这些孩子也都成长到可以独当一面了,便给他们各自物色合适的亲事,成家立业,也算是壮大了张家门楣,到如今,这些孩子就这么因为他的缘故跟着他从了军,将来还得跟着他上战场,他却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把他们平安的从战场上带回来。

他带出来的这些人都是张家旁支子弟,虽然血统混杂,但毕竟张氏一脉,身手各有过人之处,张副官跟在他身边最久,功夫也最好,由他来亲自训练人手,张启山是真放心的,只不过……

他微微偏了一下头,取过张副官适才送来放在桌边的那一叠公文,目光过处 ,落笔如飞。




张副官看着经他的手底亲自挑选出来的士兵,慢慢的从他们面前走过去,他其实个子并不算矮小,不过尚未成年,仍是少年体型,因此四肢修长瘦削,便显得分外单薄,“从今天起,由我负责你们的训练,佛爷对你们给予重望,要你们成为一支铁血之师,我不能负他所托。组建这支连队,不是为了让你们出去耀武扬威欺压平民,而是为了保护佛爷,保护长沙,捍卫我华夏国土。”他站定脚步,双手负在身后,腰背挺直,“如果还有谁没有做好随时牺牲的准备,趁现在退出,佛爷绝不追究。可谁要是在紧急关头贪生畏死,不听佛爷号令,”他似笑非笑的弯了弯桃花眼,“不用佛爷开口,我先一枪毙了他。”他正值变声期,声音粗粝喑哑,这一句却是说得断冰切雪,冷冽入骨。

士兵们脸上神色不一,各自用眼光扫视自己的同乡或旧友,颇有些人面带犹豫之色。

“你们,可都考虑清楚了?”张副官一字一顿的问道,张启山对人数多寡并无要求,他也就不在意少几个贪生怕死之徒了。

有几个士兵便纠结着脸,似是内心十分挣扎,但也很有些士兵非但毫无惧色,反而面带相望,喜气盈眉。

众所周知,张启山性格刚烈,一旦战火燃至,被他挑选出来的士兵,那是不用问,一定会随他上战场。但跟着张启山,倒也不能说全无好处,一则,容易挣个军功往上爬,二则,张启山素来待将士不薄,国民政府有时财政拮据,迟迟拨不下款项,只要是军需军备急用,他佛爷大手一挥,自家里全给填上了,绝不吝啬藏私,因此张启山的手下,大约可算得地方部队里各方面待遇最好的地方了,就是中央军,也未必就比不上。若说军人难免阵上亡,那么能跟着这么一位将领,也不算亏了。

“不用急,大家可以慢慢想,想得越清楚越好,有什么事,咱们就地说明白了,可就一件事儿,你今日所作任何选择,都是你们自愿的,将来跟着佛爷,不管吃香喝辣,还是上刀山下火海,都是你我应得的,可别让我听见一个字儿的埋怨。”

他又看了那几个犹豫不决的士兵一眼,以眼神示意,站在那几个士兵身边的张家子弟便齐刷刷分开两旁,让出了一条路来。

有那么几个士兵便慢吞吞的走了出去,又有一个似欲跟上,但又退了回去。

“很好,”张副官点了点头,“你们自回原本的军营里去吧,我说了不会追究就绝不会追究,你们大可放心。”

那几个士兵脸上略有愧色,低了头,倒是觉得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了,其中一人大着胆子开口,“我……我们……”

张副官皱眉,转过头低声叱道:“还不快走?”



评论(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