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老九门】cp未定《一寸灰》一

一寸灰



老长沙人都知道,长沙城布防官张启山是个惹不起的狠角色,因为家里供了尊巨大的佛像,因此人称张大佛爷,虽如此说,张大佛爷这四个字却是止得小儿夜啼的万能灵药,故此究其根底,可见得此人毕竟是如身上所纹那只上古神兽穷奇,吸天地之戾气,至凶至邪,至狠至恶。

而这乱世,或也唯有如此人物,才能得以立足保命,成就一番事业。

张启山有位副官,是他打从东北便一直带在身边的,一路南下至长沙落地生根,从未离开过,可称得上是张启山的贴身心腹了,这副官也姓张,名讳尚不知,初到长沙时才不过十五六岁,瘦弱得像根豆芽菜,小脸上水汪汪的一双桃花眼,笑起来眉眼弯弯,比寻常人家的小姑娘还好看,过大的军服套在身上,往那群丘八里一站,看着简直可怜。

那年头,有点身份地位的高官,尤其是领军在外的将领,都喜欢挑几个长得俊俏的小子带在身边,张启山初来乍到,威望尚浅,这张副官年纪小小,长得唇红齿白,又深得张启山信任,军营里的人虽当着张启山面前不敢造次,背过身去悄悄嘀咕却总是有的,也就保不齐有些不堪入耳的话传到了张启山跟前。

张启山瞥了一眼身边站得笔直的小副官,眉梢微微一挑,倒是也没说什么,转天便在军中集训的时候带着小副官亲自到了操场,说是时局动荡人心不稳,虽得片刻安宁,终究不长久,要挑一支精锐部队亲自操练,他日国家有难,我等大好男儿,自当马革裹尸,以身殉国。

张启山当日孤身一人单挑了日本人的武馆道场,浴血而出,整个长沙都哗然了,既佩服他的胆色,也为他的武功所震慑,因此国民政府才特别破格将这长沙布防官之职委任于他,如今他要挑选一队人马亲自操练,军中人人自是摩拳擦掌,视之为荣耀了。

张启山让人圈出了一块地来,转头看了小副官一眼,“只要在他手里过得了三招,就算选上了。”

小副官笑盈盈的站进了圈子里去,抱拳团团一揖,道了声请教,他体型瘦弱,往那里一站却是渊渟岳峙,气度不凡,那有眼力的多少便看出了门道,并不去抢这先机,知道总有些不懂事的毛头小子会抢着去一探虚实。

果然,平日里言辞间对这小副官多有不屑的几个士兵便先跳了出来,这几个人手底下却都有些把式,也不是看不出副官是个练家子,只是不忿,想着他这点年纪,这么个小身板,自己就是硬挨了他三招,又能怎样?好歹先给个下马威再说。

最先下场的士兵是长沙本地人,身材高大,嗓门又亮,是个急脾气,军队里的兄弟给送了个外号叫雷公。

张副官见他进了圈子,唇角微微一勾,侧眼看向张启山,等他示下。

张启山点点头,“军营里缺人,下手轻点,别折胳膊断腿就是。”

“佛爷放心,”雷公大着嗓门笑道,“小副官这小模样,我可下不了重手伤他。”

张启山不动声色的抬了一下眉,戴着黑色鹿皮手套的手指在椅子扶手上轻轻一敲,身边一名亲随便“咣”的一声敲了一记响锣,示意开始。

雷公早已等得不耐,一个箭步冲了上来,他倒不是嘴上说说,见张副官站在那里跟棵发育不良的小树苗似得,虽存了心要看他笑话,手上也真没敢使出十成力道,张启山虽然被称为佛爷,离佛家的祥和慈悲简直差得十万八千里,说声修罗煞星也不为过,要真下手太重杀了他的副官,只怕自己吃不了得兜着走。

张副官见他肩头一动,碗口大的拳头已迎面飞来,他微微一笑,下身不动,上身稍侧,堪堪避开那只拳头,反手往雷公臂上一搭一送,另一只手在他腰间一托,叱道:“去吧!”已将雷公一个硕大的身躯摔出圈外。

雷公只觉半边身体都麻了,躺在地上看着蓝天白云,一时间竟回不过神来。

围观士兵先是大笑,而后竟不自觉齐齐收声,谁也没想到这个小副官一出手就狠狠摔了雷公一个跟头。

张启山双目如电,慢慢的自那些士兵脸上划过,这么一群平日里肆无忌惮横行长沙的凶恶之徒在他面前竟是噤若寒蝉,他薄唇微弯,“继续!”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