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AOS/SK】《末世狂奔》二十六,年下养成,OOC,慎入

二十六


好久没更,居然双更了,我真是太卖力了嘤嘤嘤!一定是ZQ那句I MISS YOU给了我动力!!!!!


太阳一点点的沉没入山脊之后,映了半天的晚霞堆在树梢,像燃烧的烟花,却又没那么炫目,柔粉软紫,借一点余晖投射入水中,五彩缤纷一溪流动的果冻,格外可爱。

Spock坐在水边,安安静静的看着溪水里流动的最后一丝色彩也隐去,一弯弦月斜挂,尖锐的刀锋勾破黑幕,漏洒出些许星子微光。

他的指尖轻轻摩挲过kirk的腕骨,勾住那已经僵硬的手指,冰冷的,再也不会抚摸他的耳尖和头发的手指,他长长的睫毛颤动,月光掠过他鸦羽一般的眉梢,又滑向柔顺的发尾,然后停留在kirk的脸上。

kirk仍然没有任何动静,暗淡的金发连颜色都已经无法分辨,他还记得kirk的眼睛,碧海那么清透,晴空那样蔚蓝,可是,也许再也无法睁开,失去血色干裂的嘴唇哪怕是现在也仍然微微弯出一点弧度,不笑也带着三分笑意。

他看起来就和所有已经死去的尸体一样,Spock觉得,也许等到明天早上,他就应把kirk埋进地下了。他这样想的时候,便觉得心脏沉甸甸的,仿佛要落进胃里去,却又不甘心的奋力挣扎着,连带着整个身体的血液都几乎要倒流了。

那可不是什么好现象,他努力压抑下在身体里横冲直撞四处作乱的情绪,却仍然无可抑制的任由一股酸涩冲上咽喉,生平第一次,他强烈的感受到了自己能力的渺小和孤独无助。

就好像他当初无法找到母亲的时候一样,那个时候,还有kirk在他身边,承载他的怒火,却仍然没有放弃他,那个小小的插着蜡烛的面包,又干又硬,甚至还有些发酸,他许下了自己的第一个生日愿望,然而,也许再也没有实现的那一天……

他紧紧的握着的kirk的手指,内心的激荡再也无法平息,满怀怒火却又找不到出口,恨不得那些在昨晚追杀他们的人,或者那些变异的漏网之鱼能在此时现身,他不介意让自己再次被情绪控制……

一抹苔绿涌上他的面颊,他用力喘息着,呼吸变得沉重,心脏猛烈的撞击着身体,眼前的景象变得清晰如白昼,他觉得,不,他很确信……

他就要失控了!

整个树林里的风吹草动都在耳边嗡嗡回响,连飞鸟从空中掠过,他也能听得见振翅之声,还有更远的地方,潜伏着的兽,轻柔的脚爪落在地上,林间的蛇虫,正在缓慢蠕动……

一股微弱的信息突兀的冲进他的大脑皮层,他此时神经系统正高度集中,灵敏度远剩平日,何况是直击大脑的信息。

掌心里有细微的触动,他低下头,看着kirk的脸,强行让理智回归压制了自己的躁动,不肯放过哪怕是一根睫毛的颤动。

他甚至不确定自己究竟盯着kirk看了多久,只是不敢眨眼,唯恐就此错过kirk可能醒来的机会,一滴汗水沿着他的额角落下,划过眼角,他努力睁大了眼睛,看着那滴汗水慢慢的滴落,落在kirk的眉间,又慢慢的顺着他的脸颊滑下去。

kirk的睫毛仿佛微微颤了一下,Spock心口收缩,却又依稀觉得是风拂过他的眉梢,他竟不敢让自己抱太大的希望。

月光照着kirk的脸,映入那双几乎透明一般的蓝色眼瞳里。

他微微的张开嘴唇,喉咙干涸得发紧,连声音都无法发出,只是更用力的抓住了kirk的手指。

kirk慢慢的坐了起来,胸口的伤口已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的慢慢愈合,他的姿势有些怪异,就好像肌肉和骨骼并不能完美的配合,Spock屏住呼吸看着他,不敢确定他会变成怎样。

那双蓝眼睛落到了他的脸上,kirk微微的歪了一下头,几乎是带一点好奇的看着他,如果变异者能有情绪的话。

Spock睁大眼睛面无表情的回望着kirk,他不怕他,不管是kirk,还是变异的kirk。

他不会伤害他。

而他也不怕他的伤害。

kirk看了他一会儿,慢慢的伸出手,他眨了眨眼,却没有动,任由那只手伸向自己。

略微的停顿了一下,那只手慢慢的伸向了他的耳朵,好奇的摸了摸他的耳尖。

冰冷的手指,冰冷的手掌。

再也不复往日的温暖。

他伸手按住了那只手,紧紧的贴着自己的脸颊,乌黑的眼眸望着kirk,仍然是星空一样晶莹灿烂的眼,却没有微笑,只余一片空洞的茫然。

他心脏如被铁链紧缚,咽喉哽痛,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Jim,”他第一次喊了他的名字,旷野寂静,无人听闻,“我是Spock,你还记得我吗?”

kirk仍然只是歪着头看着他,月光落在他的脸上,苍白如冰。

"Jim,"他侧过脸,偎进那只手掌里,缓缓的闭上眼睛,“我不会再让你死去,谁也不能……”

哪怕流尽我身体里的每一滴血!

评论(35)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