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AOS/SK】《末世狂奔》二十四,年下养成,OOC,慎入

二十四



第一线阳光落在地球上的时候,沉睡的树林慢慢醒来,舒展枝叶,在晨风中簌簌。

Sulu睁开眼睛,他的身体已经几乎被冻僵了,怀里的Chekov微弱的颤抖了一下,声音嘶哑的轻轻问他,“Sulu,我们还活着吗?”

他抱紧那小小的柔软身体,在乱七八糟的小卷毛上亲了亲,“是的,”他张开嘴,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终于说出这两个字,“是的,”他像是小小的发了一下呆,还有一点茫然,“我们还活着!”他振奋了一下,大声说,“我们还活着!”

一行暖热的眼泪从他脸颊上滑下来,喉咙梗结,竟不知说什么才好,Chekov伸手帮他擦掉眼泪,小小的脸蛋扭来扭去的看了一会儿,问他,“Mr Kirk,还有Spock,我们,我们要去找他们吗?”

Sulu握住他的手,理了理他的头发,“你一个人在这里,会害怕吗?”

Chekov咬着嘴唇想了想,“害怕,”他天蓝色的大眼睛噙着泪,水汪汪的几乎透明一般,小声哀求,“我和你一起去好不好?”

他硬着心肠用力了抱了一下Chekov,叮嘱他,“乖乖坐在这里,小心不要掉下去了。”

“Sulu……”Chekov抹着眼泪红着眼圈,声音软软,“你要当心一点,不要……不要也不回来了……”

揉了揉他的头发,Sulu转身顺着树干爬下去,到昨天Spock跳下去的地方时,他顿了一下,伸手抚过枝干,扭头看着树下。

天还尚未大亮,远处仍是一片模糊不清,然而近一些的地方已大致看得分明。

枯叶在脚下沙沙作响,满地残落的肢体横七竖八,头身异处,堆积成片,甚至有一些零碎的血肉还挂在附近的树枝上,Sulu压抑住反胃的恶心感,从那些还算完整的尸块上寻找Kirk和Spock的踪迹,他不确定自己走了多远,只觉得一股凉气堵在心口,连血液仿佛也凝固了。

越来越多的尸体开始层层叠叠的堆积,空气腥臭,有乌鸦呱呱的从头顶飞过,他手脚冰凉,四肢颤抖,甚至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凭着这一口气走回原地,却仍是坚持往前。

直到他看见了Spock。

他上身赤裸,跪坐在一堆尸体之间,就像刚从血水里捞出来,白皙的脸几乎已看不清,连他乌黑的发梢上都是碎肉血渣,手臂上一道伤痕深刻入骨,绿血凝结在伤口附近,那双眼深沉冰冷如黑洞,直勾勾的盯着横躺在他面前的人。

Sulu不太确定那是不是一具尸体,也不敢去猜测那是不是Kirk,全身都被血污包裹,皮肉被大片的撕裂脱落,露出森森白骨,胸口的破洞似有冷风猎猎灌入,那不可能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不,那不可能是Kirk!

他捂住嘴,唯恐自己哭叫出声,惊扰了Spock。

然而他的脚步仍是让Spock抬起头,他的脸越发惨白,那双眼毫无生气的从Sulu脸上滑过,“他们变异了。”他说,声音干涩嘶哑,仿佛被砂石磨砺过的玻璃。

变异?Sulu不太理解他的意思,那些怪物本来就因为病毒而变异了吧?

Spock慢慢的俯身抱起那具尸体,甚至没有看他一眼,“你们快些离开这里吧,”他实在是疲累不堪了,起身时一个踉跄,几乎摔倒在地,Sulu伸手扶他,他却飞快的避开,厉声道,“快走,我不确定我还能不能救他。”他凶狠的瞪着Sulu,眼周晕出一圈浓绿,素来淡漠的脸已是微微扭曲。

“那,那你……”Sulu深吸一口气,努力压抑下自己几乎夺眶而出的眼泪,“Spock,你怎么办?”

“我不会被感染,就算他真的变异了,我也不怕。”Spock挺直了肩背。

Sulu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背影离开,心里那一股莫名的情绪越积越重,突然叫住了他,“Spock!”他说,“没有你,我和Chekov走不出这片树林。”他焦急的看着Spock的脸,“别,求你别走,等等我,等我去把Chekov带来,我们一起走。”

“他也许会变异……”Spock微微的收紧了手臂,“就算,就算我……”

“不会的,”Sulu放软了声音,“Spock,等我一下好吗?就一会儿,Please!”

Spock并不应声,只是微蹙着眉心,沉默的看着躺在怀里悄无声息的Kirk。

“你看,如果我和Chekov不跟着你一起的话,我们肯定走不出这里,就算Mr Kirk……变异了……他毕竟只得一个,一个人,所以我们跟着你会更安全一些,这很符合逻辑是不是?”Sulu搜肠刮肚的想借口。

Spock终于微微的点了一下头,“这确实是符合逻辑的行为。”

“那你等着,我马上就把Chekov带来,你等我,千万别走。”Sulu一边说,一边飞快的顺着原路跑回去。

Spock便慢慢的又坐了下来,昨夜发生的一切仍然在他的大脑里无法停止的循环,他从不知道自己有那样可怕的力量。他跳下树时并没想过会有那么多经历了第二次变异的感染者,比起之前他们曾见过的那些,现在的感染者拥有更快的速度,而且懂得合围而战。

乱哄哄的一团,他根本找不到Kirk,只好划破手臂,他的血液对感染者拥有致命的吸引力,所有的感染者无一例外的追着他冲了过去,他仗着自己速度快,把那一群感染者越带越远,又远远的绕了一大圈,才兜回原地。

Kirk就如同现在一样,像一个破破烂烂的空口袋,血肉模糊的躺在漆黑的树林里,胸口破了一个大洞,甚至可以用手直接触碰到心脏。

那颗曾经柔软而有力的在他耳边跳动过的,如今却正在冷去的心脏。

那是生平第一次,突如其来的害怕像一只暗箭,没有任何朕兆的击穿了他,他曾不解人类何以会有这种毫无逻辑的情绪,却终究知道自己也仍然只是个人类而已。

他甚至祈求Kirk会变异成感染者,至少,他还有机会救一个变异的感染者,却对一具真正的尸体束手无策。

他的手拢在Kirk左胸的伤口上,看着手臂上那道已经愈合的伤疤,换了一只手,手指指甲深深的陷入肌肤里,如一把利刃,切割出伤口,绿血泉涌,他翻转手腕,看着血一缕缕滴落在伤口上,如墨着纸,瞬间被吸入得干干净净。

他手臂上的伤口慢慢愈合结痂,Spock收回手,又检查了一下Kirk的胸口,心脏仍然如一块顽石,冰冷而无声。

似笑非笑的慢慢勾起一点唇角,“你答应过,会陪我过每一个生日,就算是变异了,你也赖不掉。”

Kirk仍然沉默不语。

身后传来脚步声,Sulu呼了一口气,“Spock,太好了,你还在这里。”他一路上都在担心Spock会离开,此时见Spock仍等在原地,就像一根紧绷的弦突然松开,整个人几乎都要软瘫在地了。

Chekov趴在他背上,闭目不忍看Spock和Kirk的模样,牙齿紧紧咬着Sulu的衣领,才没有让自己哭出来声,眼泪一滴滴的顺着Sulu的脖子滑进去,又热又痒,Sulu只装不知,对Spock说,“走吧,我们是不是需要在天黑前走出这里?”

Spock抱起Kirk,面无表情,“跟我来。”


评论(2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