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AOS/SK】《末世狂奔》二十三,年下养成,OOC慎入

二十三


方向已经开始不受控制,Kirk只能勉力掌住方向盘,却并不敢减速,指望着能有块平缓点的地方好让几个孩子跳下车去。

“你听!”Spock突然抬起头看向Kirk,“他们没有追过来了。”

Kirk一怔,“你没听错?”

“绝对不会!”Spock斩钉截铁的说,“车没有跟过来,人也没有过来。”

Sulu一脸喜色的问,“他们是不是放弃了?”

“不可能!”Kirk皱起眉,“Gary Mitchell可不是个轻易就会放弃的人,何况,”他看了Spock一眼,向他挤了挤眼睛,左边唇角微扬,露出一颗尖尖的小虎牙,“他可不会放过一个这么好的能折腾我的机会。”

Spock知道他本意是指Gary那句疫苗,咬了咬嘴唇,一双大眼睛望着Kirk,还没来得及说话,Kirk已经抢着说道,“所以,这里一定有问题。”

“我知道,”Spock微微闭上眼,侧耳倾听,“有什么东西,是的,有一群东西,正在向我们靠近,我猜,这就是Gary不敢追过来的原因。”他突然睁开眼,“快!快离开这里!”

Kirk无奈的耸肩,“快不起来,车坏了。”

此时他也听见了奇怪的声音,就像是蚕食桑叶的沙沙声,先时声音轻微,细不可闻,逐渐便慢慢大了起来,终至铺天盖地而来,风中夹杂着不知何处而来的血腥气息,Chekov皱起鼻子,做了个想要呕吐的表情。

“快走!他们来了!”Spock哗啦一声推开车门,抱着Chekov率先跳了下去,Sulu紧随其后,最后是Kirk,他跳下车时左脚一顿,身体狠狠的晃了一下,一头栽倒在地,忙赶紧爬起身稳住自己,伸手一抹,额头已有血水渗出,而身后血腥气越来越浓,声音也越来越大,他一时也顾不上止血,匆匆追着Spock奔去。

Spock动作极是灵敏,一手抱着Chekov,远远的跑着前面,Sulu拼尽全力也追他不上,树荫太密遮了天空,四下里漆黑一片,他几次都以为自己失去了Spock的行踪,好在Spock若发现他没跟上,也会稍微驻足等他。

反倒是Kirk,他之前上车时左腿被流弹刮掉一块皮肉,跳车时导致重心不稳又扭到脚踝,为了追上Spock和Sulu,一路不敢放低速度,此时一条腿已是肿痛无力,却只能勉力强迫自己跟上去,而运动过速,又造成了额头和腿上的伤口越发血流不止,他晕头转向的想着,果然是太久没有遇上过什么紧急情况了,连这样的伤都扛不住,自己可真是衰退得厉害。

Spock一边跑一边留神细看,终于找着一棵足以藏身的大树,他手里抱着Chekov却丝毫不觉累赘,飞快的爬上了树,让Chekov紧紧抱住枝干,又探头下来,叫Sulu和Kirk跟上,却发现Sulu身后空无一人,哪里还有Kirk的踪影。

Kirk的左脚已经完全无法移动,额上的血流下来,迷迷糊糊的遮了一只眼,茫茫黑夜里什么都看不清,他一手撑着树喘息,喉咙紧紧粘连在一起,无法呼吸,心脏似要跳出胸腔来,而身边逐渐接近的沙沙声,和风里那一股浓烈到呛人的血腥气让他难以忍受的吐了出来。

在他低头的时候,一只冰冷的手抓住了他的肩膀,他全身一冷,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抽出短刀横刀挥出。

“是我!”Spock及时避开了他的攻击,低下头看一眼他的脚踝,微微皱眉,自忖以现在的力量,要抱着Kirk这样的大个子,显然是不可能快得起来的,便一把将他横腰揽住,把他手臂架在自己肩上,“走吧,如果你不想我抱着你走的话,就走快点。”

Kirk笑了一声,知道如果让这孩子自己走显然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只好用尽全身之力跟着他移动,哪怕左腿痛得恨不得割掉,也不敢放慢速度,免得拖累了Spock。

Sulu抱着Chekov坐在树端,星光微弱,依稀可见密密麻麻一片黑影紧随着Spock和Kirk身后而来,他怕吓到Chekov,一手轻掩他眼睛,在他耳边低声道,“Pasha,你累了没?先睡一会儿好不好?等下我会叫你的。”

CHekov软软的嗯了一声,又问,“Spock和Mr Kirk呢?”

“他们马上就上来了,你不用担心,他们俩都很厉害的,是不是?”

Chekov点点头,张开小嘴打了个呵欠,小孩子精力旺盛,却毕竟有限,早已是疲累不堪,只是一直努力瞪大眼睛不敢让自己睡,被Sulu这么一哄,也就乖乖的伸手搂住他脖子,在他怀里沉沉睡去。

Spock飞快的爬上树来,低头看Kirk,他一只脚使不上力,爬得十分缓慢,Spock顺着树干滑下一截,双腿勾住一根斜生的枝干,伸手去拉他,Kirk见那枝干并不十分粗壮,唯恐无法承重,笑道,“你真当我不中用了么?”勉力又爬了一截,却终于再也无力可用,手足酸软,四肢无力,恨不得松手就这么落下去也罢了。

他微微闭了一下眼,听着脚底那些悉悉索索的声音,拖着脚步行走的声音,甚至是自己的血水顺着脸颊落下的声音,就算他完全不想要记起自己的过去,没在意过自己什么时候死,怎么死,可是变成一只失去所有记忆,一无所有的怪物,也仍然不在他的选择范围之内。

所以他只能紧贴树干,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可能会惊动到这群行尸走肉的声音。

就让他们安静的走过吧,只要不被他们发现,只要……不惊动他们……

然而,也许上帝就是这么爱捉弄他,总是把他不想要的东西给他,又也许,是他的血滴落下去,那样新鲜的血液,足以让这群活尸如嗅到腐味的秃鹫。

脚底的声音开始杂乱起来,并伴随着怪异莫名的尖啸,终于,其中一个抬起头看见了他……

“快!快爬!”顺着树干慢慢移动过来想要帮忙的Sulu忍不住尖声狂叫。

Spock飞快的伸出手一把抓住了Kirk一只小臂拼尽全力将他抓了起来,正要往上拖,却只觉手上猛然一沉,险些将他反拖了下去,而树枝也发出一阵咯吱吱似要断裂的声音。

他的掌心里开始出汗,冷汗。

手上重愈千钧,他觉得视线微微的有些模糊,似有水迹,不知是汗还是泪,也无从分辨。

Kirk仰起脸看他,额头污血横流,遮了一只眼,血迹斑斑的半张脸凄厉如鬼魅,“放开我,”他甚至没有一丝颤抖,仍然是带笑的声音,“他们抓住了我的脚,放手,你救不了我,带着Sulu和Chekov快走。”

“闭嘴,不要说话。”Spock双手用力抓住他的手腕,却再也无法拉动他分毫。

Kirk松开了反握着他手腕的手指,那双柔软的粉色嘴唇弯出一个笑容,他甚至用舌尖舔了一下左边那颗雪白的小尖牙,就像他日常面对他们时一样。

就像,死只是一个玩笑。

他只能看着那手指一点点的从掌心里滑落,直到再也握不住。

Spock用力收紧手指,却也只能最后一次感受Kirk的体温,在他的手心里被风吹去。

“走啊!”Kirk如一点流星飞坠,他微仰的脸仍然依稀带笑,那双明丽的湛蓝眼瞳就像这暗夜里唯一的明灯,却就此熄灭,再也不得见。

Spock微微张了一下嘴唇,一声微弱的喘息自他咽喉里被挤出,像受伤的小兽,又像一缕游离体外的幽魂,却再也无法发出声音来,Sulu震惊的看着他,看他的脸刹那间惨白又一点点被森冷翠色覆盖,看着他晶莹剔透的褐色眼眸仿佛一杯被搅乱的咖啡,深不见底的郁结,慢慢转化出沉浓的绿,连瞳孔都已看不清。

一滴水迹无声无息的落下,没入苍茫暗夜,无人得见。

他一手撑着树干,身子一倾,便要跃起,Sulu大惊失色,忙伸手拉他,“Spo……”

裂帛之声轻响,他手中只留得一小块布料,他大张着嘴,想喊也喊不出声,满眼是泪,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Spock飞身跃下,头也不回的扑入那一群怪物中去,转瞬间便被吞没,消失无踪。

一声惨厉的嘶吼传来,紧接着又是一声。

然后他便再也听不见其他任何声音,满耳都塞满了沿途所曾见过的人类临死前的挣扎哭泣,皮肉被生生撕裂的声音,鲜血滴滴流尽的声音,肢体残断的声音,咀嚼声,吞咽声……

他已无法想象明天会怎样。

他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明天,又能不能支撑到明天。

夜风萧瑟,刺骨冰寒。

这仿佛没有尽头的黑暗如沉默死寂的大海,树下凄声尖叫咆哮便是海上的翻天怒潮,惊涛骇浪,层层冲击,直欲毁天灭地。

一只小小的手掌轻柔的抚上他的面颊,然后抱住了他,耳边是CHekov软软的声音,“Sulu,不怕,我在呢。”

他只能瑟缩于树顶,紧闭双眼,用力抱着怀里的Chekov,抱住那仅剩的温暖,最后的安慰。

就仿佛那便是这世界最后残存于他掌心的一点光芒。


评论(1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