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AOS/SK】《末世狂奔》二十,末日AU,年下养成,OOC,慎入

二十



Kirk把Spock安置在刚整理出的房间里的床上,拉过被子给他盖上,他不太清楚这孩子是怎么了,白皙的脸连带着耳根和耳尖都泛出了可爱的翠绿,皮肤暖热发烫,焦糖色的眼睛湿润得好像要滴下来水来,却又充满了狂热的攻击性,双手紧紧抱着他的腰,鼻尖蹭着他颈侧敏感的肌肤,痒得他几次都忍不住的想把这家伙推开,却只是适得其反的被抱得更紧,不但没能挣脱,反而让他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哪怕现在,哪怕这孩子躺在床上,一双手也还是紧紧的抓着他不放,对不准焦距的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就像一只担心被遗弃的小狗。

好吧,这只安全感缺失的小狗狗赢了,Kirk无奈的坐在床边,任由他占有性十足的圈着自己的腰,他的头就搁在Kirk的大腿上,心满意足的闭上眼,过一会儿又睁开,对着Kirk愣愣的看半晌,然后又闭上。

“这孩子到底是怎么了?难道,偷喝了地窖里的酒?”Kirk百思不得其解的挠了挠头发,“臭小子,有这种好东西居然敢独享,活该你喝醉。”他习惯性的摸了摸那双仍然还泛着绿的轮廓精致的尖耳朵,又理了理难得有些凌乱的齐刘海,柔软的黑发在掌心里顺滑得像一尾鱼,不知为什么,这样乖乖任他折腾的Spock讨好了他的情绪,让他生出一点愉悦来。

等到Spock终于沉沉睡去,他慢慢掰开Spock的手指,把自己解脱出来,然后指着墙角的小凳子告诉Chekov,“乖乖在这里坐着,如果他醒了,就来告诉我。”

Chekov点点头,把小凳子搬到床边坐下,一双大眼睛认真的盯着Spock的脸。

“真乖。”Kirk摸摸他的卷发,转头看Sulu,“走吧,我们得去找点吃的,顺便检查一下这屋子。”

屋后的电线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就已经倒下了,电缆线也断了,Kirk试着打开了水龙头,发现还有水,这让他松了一口气。

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连最后一点夕阳也消失在远山之后,空旷的野地里,风声呼啸,慢慢的添了些凉意。Sulu去周围捡了些枯干树枝回来,在屋外的空地上升了一堆火,Chekov听见动静,踩着小凳子从玻璃窗往外望,见是Sulu,便笑得一脸灿烂的跟他挥手。

Kirk端了一盆揉好的面团出来,冲着小卷毛勾了勾手指,Chekov眨巴着眼睛,扭头看了一眼,然后很快的消失在窗户前。

“这孩子简直像只黏人的小狗一样。”Kirk笑着揪下一块面,裹在一根被剥皮的粗树枝上,伸进火堆里烘烤,Sulu有样学样的跟着烤了一块。

Chekov从屋子里奔出来,扑进Sulu怀里,好奇的伸手戳了一下面团,“这是什么?”

面团被火烘烤后,散发出甜美的奶油香味,Kirk一本正经的告诉他,“烤面包。”

Chekov睁圆眼睛看着Kirk,一脸的崇敬,“哇哦,好棒!”

笑着捏了他的脸一把,“我很厉害吧?”得到小卷毛大力的点头认可后,Kirk把树枝递给他,“来,拿着烤,不要离火太近了,不然烤焦了就罚你吃。”

Chekov开心的伸手接过,小心翼翼的维持在Kirk之前的位置上不敢轻易移动,一脸的认真,火光映得他粉嫩的脸颊红扑扑的,Kirk伸手揉揉他的头发,起身道,“我去看看Spock。”

等Kirk走进屋子里,Chekov转头看着Sulu,一脸担忧的小声问,“Spock生病了吗?”

“唔……”Sulu皱了皱眉,事实上,他也不知道Spock究竟怎么了,他和Kirk正在打扫房间,而Spock就那么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神色异常,整张脸和耳朵都浮现出奇怪的绿色,紧紧的抱住了Kirk的腰,力道大得Kirk的脸上都略微的露出了一点不适,然后他开始对着因为担心而靠过来的Sulu和Chekov发出喷怒的咆哮,还好Kirk立刻伸手抚摸他的头发和耳朵,在他耳边小声的说话,及时的安抚了他,让他只是不悦的发出小小的咕噜声,拒绝让Sulu和Chekov再靠近,而不再张牙舞爪像一只被侵犯了领地的野兽。

老实说,让Sulu来形容的话,那简直就像是中了什么巫术。

“也许是吧,”他提醒Chekov,“你不要太靠近Spock。”想一想,又补上一句,“还有Mr Kirk。”

“哦,知道了。”Chekov向来是有些害怕Spock的,不用他说也不敢靠得太近,然而……“难道Mr Kirk也生病了吗?”

“没有,”Sulu撕下一点点面皮尝了尝,还不能吃,继续烤,“跟你说你也不知道,听话就是。”

微微嘟了一下嘴,Chekov不乐意的嘟囔,“Pavel长大了,Pavel什么都知道!”

火堆里的枯枝轻轻爆了一下,火星亮闪闪的炸开,与此同时,远方的天空窜起一溜火光,炸开一朵烟花,Chekov瞬间就开心起来,“烟花!是烟花啊!”

Sulu心里咯噔一下,推了Chekov一把,“去,到屋子里去,告诉Mr Kirk。”

“好!”Chekov以为是让他去叫Kirk出来看烟花,欢天喜地的迈开小短腿跑得飞快,“Mr Kirk,Mr Kirk,来看烟花!”

他还没跑到门边,Kirk已经走了出来,“Sulu,”他急声道,“快去把车发动起来,带上Pavel,我去地窖里把能吃的东西都搬出来,咱们马上离开。”

Sulu在他喊自己的时候,就已经站起身来,听他这样一说,立刻飞快的抱起那一盆面团,跑了过去,“Pavel跟我过来。”

Kirk转身进屋,找了个袋子把那些罐头食物都装了进去,快步走上来,放在门边,然后走到Spock床边,用力摇了摇他的肩膀,“Spock,Spock快醒醒。”

那双眼睛迷茫的睁开看着他,唇边微微弯出一点微笑,又阖上。

Kirk叹了口气,一把抱起Spock,这孩子身量尚未长成,体型也偏瘦,却莫名的沉重,Kirk几乎没抱得住他,踉跄了两步才站稳,耳边听见屋外已经传来引擎声,便匆匆抱起Spock走出去。

刚到门边,一阵雪亮的灯光晃过来,Kirk几乎是下意识的侧身一避,闪在了门后,一阵枪声传来,无数颗子弹落在他身侧的地上,要不是他闪得快,已经和Spock一起变成了两具死尸。

他把Spock把在门后,反手抽出枪来,借着门板的掩护,瞥见一个身影从门边晃过,他抬手就是一枪,听见一声闷哼,想是已经射中目标。

门外枪声暂停,有人说,“不管你是谁,放下枪走出来,就还有机会和我谈一谈。”

Kirk慢慢的站起身来,“你想要谈什么?”灯光穿过窄小的房门落在他的身后,就像舞台上的聚光灯,他扔了枪,赤手空拳站在门边,脸带微笑,无视了堆满门前的十多辆车,和从车上走下来的二三十名壮汉,他的目光落在那个背对着他,站在火堆边的男人身上。

“谈你那封被所有人拜读过的情书,还是谈你怎么抢走我的女朋友?Gary Mitchell。”

站在火堆边的男人慢慢转过身,锐利的眼盯在他的脸上,似笑非笑的弯了一下嘴角,“Kirk,James Kirk,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他微微一顿,看着被人从屋后拖出来的Sulu和Chekov,那一点点笑意便扩大到了眼角,“……和你的儿子。”

Kirk愕然挑起眉,Gary走到Chekov面前,慢慢的蹲下身去,伸手摸了一下Chekov的小脸,然后转过头,看着Kirk,“长得可不太像你,Jim,我好心的想要建议你去做个亲子鉴定。”他做了个手势,站起身来,双手背在身后,来回的轻轻踱步。

“你知道的,Jim,就凭我们当年的情谊,我怎么也要给你一点面子,区区一点油,原本也算不上什么,你抢走的枪,也不需要还我,”他转了个身,手往身后一摆,“不过,你好歹得让我对兄弟们有个交待,是吧?”

Kirk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然后问,“你要我怎么交待?”

Gary一手支腮,轻轻点着面颊,笑微微的说,“Jim,我不为难你,这么吧,把你宝贝儿子留下,咱们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我保证让你们安全离开,怎样?”

“好!”


评论(1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