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AOS/SK】《末世狂奔》十六,末日AU,年下养成,OOC

十六



刀尖顺着那道伤疤切入,深刻几可入骨,苍白的皮肉被撕裂开,一线鲜血慢慢渗出,转眼间便如泉涌浸染了半条手臂,Sulu咬着唇,一声不吭,手臂纹丝不动,只死死的看着Spock的脸。

Spock把短刀靠近火焰,漠然的看着刀锋上的血色慢慢凝固,又翻开伤口查看,然后把短刀还给Kirk,顺手在他衣服上蹭了蹭手指上的血,“没感染,死不了。”

Kirk收起刀,没理会衣服上的血渍,伸手拉过Sulu:“过来我给你包扎一下。”又冲Spock说,“你既然要动刀子,怎么不先把药箱给提下来?小心别吵醒了小不点,他要哭了你就给我哄孩子去。”

Spock斜挑眉毛睨了他一眼,走过去拉开车门稀里哗啦翻药箱,然后砰的一声关上门,把药箱给拎了过来。

Kirk无语的抚了一下额头,这孩子怎么越来越难管了?

雪白的绷带一圈圈的缠上Sulu的胳膊,Kirk随口开玩笑,“哎呀,这下小不点不用被托孤了,真是可惜,没得玩了。”

Sulu偷望Spock,见他面无表情的盯着火堆发呆,似乎并没注意,便鼓起勇气,小声道,“Mr Kirk,如果,如果你不嫌弃我们麻烦的话,我们想跟着你的车多走一段路程,”他不等Kirk回应,又急急的补充,“我保证,我会自己去找食物和水,我们绝对不会麻烦到你,只是顺路搭一段车,如果遇到什么事,你也可以不用管我们,把我们直接扔下也可以……”

“等一下,”Kirk忍笑打断他的话,“我以为你并不怎么信任我,为什么会突然改变想法?”他看着面前小小的少年,单薄而坚毅,连说起他也许被感染,也许会变成那样可怖的,失去一切感情和回忆的怪物,都沉着冷静得好像只是在照书本讲故事。

“我相信你,”Sulu有点羞愧的说,“否则我不会告诉你我受了伤的事,你知道,如果换成其他人,也许他们在看见我手臂上的伤痕的同时,就会杀了我。”

Kirk挑了一下眉,“也许你不该相信我,也许我也在想着该杀了你,只是还没来得及。”

“你不会。”Sulu笃定的说。

挠了挠头发,Kirk转过头去看Spock,然而那孩子却只是看着火堆,火光照着他深邃的眉目,侧颊微微的透出一点浅绿,被那浓郁的暖红映得似一尊雪白可爱的雕像,他愣了一会儿,终究还是没叫他,回头拍了拍Sulu的肩头,“去睡觉吧,刚刚Spock大概已经把Pavel吵醒了,你要是一直不过去,他会担心的。”

Sulu点点头站起身,又说,“那么,我来守下半夜吧。”

Kirk只是挥手让他去睡,见他上了车,才挪动身体坐到Spock身边去,伸手推了推他的手臂,“你又怎么了?”

那孩子睁大一双被火光映得暖融融的棕褐色眼睛自长长的睫毛底下看着他,却并不说话。

Kirk倒也不在意,伸展了一下手脚,捡起几根枯枝扔火堆里,拍一拍他的膝盖,“去睡觉吧,乖。”他双手托着后脑,向后靠在了树干上,一双长腿没地搁,就顺便搭在了旁边的石头上,双腿交错,露出半截脚腕来,明明暗暗的阴影衬得踝骨精巧有致。

Spock看着他,“你明天还要开车,因此由我守夜才是合理的选择。”

“明天你开吧,”Kirk伸了个懒腰,“让我休息一天,放心,我会盯着你的。”

Spock似乎还想说什么,然而在Kirk看向他的时候,他却已经转身走开。


Pavel Chekov是个可爱的孩子。

柔软的卷发很可爱,水蓝色的大眼睛很可爱,粉嘟嘟的脸蛋很可爱,连软绵绵带着奇怪的含糊口音也很可爱。

Kirk很喜欢他。

喜欢捏他的脸,揉他的卷发,逗他着急,然后口音就越发含混不明了,只能涨红着脸,努力比划着手势想让自己的意思表达得更明白一点,然而他毕竟只是个四五岁的小孩子,实在忍不住了,就会眼圈红红的转头看向后座寻找Sulu,伸手要他抱。

这个时候,Kirk就会拍着他的后背,拿吃的哄他,Sulu一直很安静的坐在后面,偶尔伸手摸摸他的脸安抚他,Chekov很容易的就高兴起来了。

“我睡一会儿,你慢着点开,有事就叫醒我。”Kirk叮嘱了Spock一句,把Chekov递给Sulu,拉下帽子半盖着脸,开始睡觉。

Spock点一点头没说话,他从早上起来后就没说过话,只是面无表情的漠然,随意吃了点东西,就开车上路了,Kirk知道他素来寡言,也没放在心上,但孩子总是比成人敏感,因此Chekov总是一脸的怯怯的看着他,努力往Sulu身后缩,他甚至听见Chkov问Sulu,“我们什么时候走呢?”

Sulu摸摸他的头没说话,他自己也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实在不知道还能有多少运气可以活多久。

生气是不合逻辑的行为,Spock沉默的开着车,努力压抑自己的情绪。

他向来不爱说话,Kirk却是个话唠,以前无聊,便总是逗着他说话,现在车上多了Sulu和Chekov,他越发无语,几乎连嘴唇都缝了起来。

晚上的时候,Chekov仍旧睡车里,Sulu主动要求守夜,Spock就裹着毛毯睡在了后车厢,听见Kirk轻轻翻了上来,在他身边坐下,“Spock?”Kirk喊了他一声,他只觉十分疲累,不想说话,也就没有回应。

“你在生气?为什么?”Kirk摸了摸他的头,把他的毯子往上拉了拉,给他遮住后背,轻声一笑,“好吧,今天你开了一天车,也累坏了,就早点睡吧。”

Spock耳尖微微动了一下,却仍是没有回头,他听见Kirk悉悉索索的钻进了另一条毛毯里,“今天的星星真漂亮,”Kirk仿佛自言自语,他也就不自觉的抬眸看了一眼天际,满天的星子又密又多,仿佛要撕裂天幕垂坠下来一般。

“我小时候,最大的心愿就是当一名宇航员,去外太空,看看那里究竟是什么模样,看看那些星星上,究竟有些什么东西。”Kirk说得温柔而平静,他却觉得心口里有什么东西似乎要炸裂了出来。

他想问,然后呢?你是不是真的去了?你是不是看到了那些东西?你是不是,其实什么都知道了?

可是他不敢问,就像Kirk不愿意知道他的来历一样,他们宁可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也不希望看见对方脸上也许会流露出的哪怕一丝的厌恶和畏惧。

他鼓起勇气转过身,面对Kirk,却只看见那张星光下熟睡的脸,他就那么对着那张脸,沉默的看了很久。

然后伸出手,轻轻的摸了摸Kirk下巴上的胡渣。

冰冷,然而柔软的肌肤。

记忆中,母亲的肌肤。

属于人类的肌肤。

星光幽微,映着他苍白的脸,整个宇宙都在这一刻陷入沉默。


评论(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