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AOS/SK】《末世狂奔》十五,年下养成,OOC,慎入

十五



重新燃起火堆,扔掉的兔子捡起来拍拍灰架在火上又烤了一下,拿短刀利落的卸成几大块,Kirk递了一块给乖乖坐在身边的小孩,又扔了一块给火堆对面的少年,他却并不吃,从裤兜里摸出烟点上,慢慢抽了一口,“Spock,拿两瓶水过来给他们喝。” 

Spock拎了两瓶水,一瓶递给那少年,一瓶扔给他,他伸手接住,拧开盖子,拿给那小孩。那孩子抱着兔肉啃得满脸都是,一双水汪汪的蓝眼睛眨巴着看Kirk,口齿不清的跟他道谢。

他摸了摸那孩子软软的小卷毛,问那少年,“你父母呢?走失了,还是……”

“被感染了。”那少年慢吞吞吃完兔肉,“那不是我父母,我和Pavel是被收养的。”他抬起头看着那孩子,“Pavel,”他喊,“过来,我们该走了。”

那孩子很是乖巧的歪过头跟Kirk说再见,一边恋恋不舍的吮着手指看了一眼Kirk身边石头上堆着的剩下几块兔肉。

Kirk从来不觉得自己喜欢小孩子,然而自从遇到Spock,带着他一起四处奔波后,他再看小孩子便如常人养了猫狗后在看别人家的宠物,无端端的便生出怜爱之心来。

他叼着烟走到车边,取了张纸把兔肉包起,放到那孩子怀里,“拿着吃吧,”他捏捏那孩子的小脸,“这样的世道,还能再次遇见,也算是缘分了。”

那少年走过来跟他道别,然后去牵那孩子,那孩子眼巴巴的看着Kirk和那一堆火,却还是伸手给他,一步一回头的跟Kirk挥手再见。

“Sulu,”Kirk看了Spock一眼,忍不住叫住了那少年,“这么晚了,你带着他到处乱走很危险,暂时在车上住一晚吧,明天再走。”

Spock没说话,只是沉默的看着跳跃的火焰。

Pavel摇了摇Sulu的手,抬起脸看他,自从那对夫妻被感染变成怪物险些伤到他后,Sulu就再也无法信任任何人,他们也曾在途中遇到好心人,看他们年幼可怜,让他们留下或跟自己一起走,Sulu却总是拒绝他们的好意,大概在他看来,所有人早晚都会变成可怕的怪物。

“就算我变成怪物,也一定不会伤害Sulu。”他抓着Sulu的手安慰哥哥,Sulu只是沉默的抱着他。

被那只眼睛绿绿的野狼盯着的时候,他差点以为自己和Sulu会这么死在这片树林里了,直到Spock突然出现,杀掉了那只野狼。

“我们可以暂时留下吗?”他小小声的问Sulu,脸上的期待和惧怕混合在一起,他们已经很久没能好好的睡一觉了,总是提心吊胆的害怕着,也许眼睛闭上就再也没有机会睁开了。

Sulu看着他的脸,那张原本肉嘟嘟的小脸蛋连下巴都尖削了,便揉了揉他的头发,“Pavel想留下来吗?”

“如果Sulu不想留下来,Pavel也不会留下来的。”他用力抓紧Sulu的手指,“我们走吧。”他连头也不敢回了,拖着Sulu的手指转身就走。

Kirk并不再出声挽留,Spock便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Pavel,”Sulu拉住了他,蹲下身看着他,“我们休息一晚再走吧。”

“好!”那孩子立刻便脆生生的答应了,一张小脸笑得甚是灿烂,Sulu拉起他的手走回来,“谢谢你们,”他说得十分真诚,“我和Pavel已经很久没有机会好好睡一觉了。”               “你们打算去哪里?”Kirk随口问他,“明天我们会向南走,你们要是顺路,我可以把你们带出去,免得又遇上野兽。”                                                              

“那我们明天去哪里?”Pavel赶紧转头问Sulu。

“那,那先谢谢你了,Mr Kirk。”

Spock隔着火堆看着他们,然而起身,“我先去休息了。”他从车厢里拖出自己的毯子扔到后厢里,抓着护板翻身爬上去。

Kirk笑了笑,“这小子又闹什么别扭?你们俩也快去睡吧,小孩子要多睡觉才能长得高。”他指了指车厢,“里面有毛毯,自己去找,然后看哪儿能睡就随便睡哪儿吧。”

Sulu带着Pavel让他睡在后排座上,用毛毯紧紧的裹着他,“快睡吧。”

“Sulu呢?”Pavel抓着他的手不让他走。

“我等一下就来。”Sulu拍拍他的手,关上车门,回到火堆边,“Mr Kirk,”他站在Kirk面前,努力掩饰着自己的紧张,“谢谢你。” 

Kirk点一点头,“坐下吧,”他说,“你想跟我谈什么?”

Sulu挽起左手衣袖,他手臂上一道伤痕已经结疤,“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被感染,也不知道潜伏期会有多久。”他努力吸了一口气,“那对收养我们的夫妻,我怀疑他们至少是在受伤半个月后才发作的,我已经受伤十天左右了。”

Kirk看着那条狰狞的伤疤,问他,“Pavel知道吗?”

“我不确定他知不知道,不过他就算知道了,也会装不知道的,那孩子很聪明。”Sulu微微的叹了口气,“所以,所以……”他恳切的望着Kirk,“求求你!”

“你要我带他走?”Kirk站起身走开,双手抱在胸前,转身过看他,“可是,如果你已经被感染,那我又怎么能够确定他没有被感染呢?”

“他绝对没有受伤,你可以检查。”

“已经十天了,就算有轻微的小伤也看不出了。”Spock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

Sulu双手紧紧掐着大腿,他几乎完全绝望了,只是生性倔强,努力咬着牙,不肯让自己流露出哪怕一丝的软弱。

Kirk皱眉看Spock,“你不是睡了?” 

Spock没理他,转头对Sulu说,“你过来一下。”他走到火边,伸手给Sulu,见Sulu不动,眉尖微蹙,“把手伸过来,我是指受伤的那只。”

Kirk饶有兴致的站在旁边看着他把Sulu的手拉到火边,细细的看着那道伤疤,Spock向他一伸手,“刀。”他愣了一下,把自己的短刀递了过去,Spock接过刀,面不改色,手起刀落,一刀砍在Sulu手臂上。


评论(1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