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AOS/SK】《童话》一,或者该说是上?我不确定……

童话



昏黄的灯光下,他柔软的发丝像金子一样闪亮,肉肉软软的指头翻过一页书,然后微微的叹一口气,“妈咪,为什么她死了会变成泡沫呢?”他转过头,海水般蔚蓝的大眼睛看着坐在身边的女人。

“因为,那把杀死她的刀,就是她无望的爱情啊!”一只还余有残酒的玻璃杯从她修长的手指间落下,跌在地毯上,泼溅开的酒渍侵染入本来就脏乱的地毯,迅速消失不见。

她摸着他的脸,带一点醉意,温柔甜蜜的告诉他,“我亲爱的Jimmy,别让人有机会用你的爱来伤害你,不然,你也会像那条愚蠢的人鱼一样,变成太阳底下的泡沫。”

他不是很懂的看着她憔悴的脸,幼小的心灵里仿佛感受到了世间最残忍的酷刑。



五年计划已经过去了一大半。

星空再如何璀璨,也已经看得腻倦,所有人都在等待三天后的登岸假期,James Kirk浏览了一遍PADD上刚传送过来的轮值表,稍作修改,刚要重新发送回各部门,手指顿了顿,回过身看着端坐在控制台前的首席科学官,“Spock,”他在喊出这个名字的瞬间,心里涌出一股难言的烦躁,直到科学官转头深深的凝视着他,那股烦躁莫名的越发明显了,“你确定要留下轮值而不去登岸度假?”

“我看不出有任何理由足以让我放弃目前正在紧要关头的试验而去进行一次并非必要的度假。”Spock的凝视让Kirk几乎要坐立不安了,他咬着微微扭起的嘴唇,迟疑的说,“可是Uhura……”他看向Uhura的方向,她今天跟人换了班,并不在自己的位置上,这让他大大的松了口气。

科学官的脸有0.01%程度的绷紧,“我相信她会理解我的决定。”

“我知道那是你们俩的私事,”Kirk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虽然在Spock几乎瞪视的情况下做到这一点很困难,“好吧,我倾向于你们已经就此事商议过了,我可不希望你们俩在舰桥上打起来。”他一脸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低下头发出了轮值表。

“舰长,我愿意就在舰桥上向你动粗一事再次郑重道歉。”Spock一板一眼的说。

挥了挥手,Kirk露出一个笑脸,“嘿,Spock,咱们能忘了那件事吗?”他在笑容褪去前再次低下了头,强烈希望Spock快一点收回仍然灼烧着他背脊的目光。

可是当Spock真的转身不再看他,他却又感觉到强烈的空虚和失落,整个胃部都沉甸甸的落下去,直入深渊。

没有哪一位星舰舰长能比他更不专业,他绝望的想,我不能像个白痴一样嫉妒我最优秀的通讯官,不能那么愚蠢的当一尾迟早会化为泡沫的人鱼。所以我可以就这样走过去,就像闲聊一样随意的告诉他,嘿,伙计,我他妈真是爱死你了。却不能像Uhura那样抚摸着他的手臂,摩擦他的手指,吻他的唇角。

咽喉莫名的哽痛了一下,他强迫自己转移了注意力,“Sulu,我们还有多久可以到目的地?”

“以目前曲速四的进度而言,我们最晚可以在2.62天后抵达。”

“那很好。”他抬起手抚了一下额角,身下的舰长椅就像有一万根钢针在扎他的屁股和大腿,也许他应该去轮机室看看Scotty,顺便检查一下他最爱的银美人儿。

这个念头就像在他脑子里扎了根,越想越觉得坐不住,然而每次在他想要站起来让Spock替他暂时接管舰桥的时候,他总是无法张开嘴喊出那个名字。

他只能继续坐在那里,就像熬过了比一生还漫长的时光,直到终于能离开。


三天后,他们准时到达了登陆口岸,这是一颗新生代星系里的小行星,温度湿度甚至氧气饱和度都比较接近地球环境,星联在这里修建了度假服务区,以便于他们在漫长机械的外太空旅行中暂时歇息调养。

Kirk换下制服,白衬衫和一条紧得让他必须放弃内裤的牛仔裤,他扭来扭去看着镜子,对自己挺翘的臀部骄傲的打了个响指,自言自语,“还满意你看见的吗?”然后伸手勾起一件皮夹克挂在手臂上走了出去。

他在经过实验室的时候,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停下了脚步。

虚掩的房门并未关紧,他站在门边,从那条窄小的缝隙看进去,刚好能看到Spock仍然穿着蓝色科学官制服的修长身体,Spock有一双长腿,肩膀平直,腰背挺拔,充满力度的腰肌和线条流畅饱满的臀部,Kirk舔了舔嘴唇,突然急切的想要喝一杯。

然而他却推开了门,Spock转过身看着他,眉目沉静,带一点不解,“舰长……”

“第一,我们没在舰桥上,第二,我甚至连制服都没穿,”Kirk无奈的摊了摊手,“叫一声Jim对你而言就那么难吗?”

“Jim,”Spock停顿了一下,就好像这个名字只是他唇边呵出的一口空气,“我判断你此时应该在传送台上等待被传送下去度假。”

扬起眉毛,Kirk问他,“你在进行什么试验?”

Spock转头看了一下实验台,拿起他的PADD,“我们上次新发现的那颗星球,被暂定名为N76-49,经扫描没有生命存在的痕迹,但我在带回来的土壤样品里发现了一些不太一样的东西,我需要得到更详细的数据……”

“Spock,”Kirk几乎就要伸手拍他的手臂了,然而Spock不经意的眼神掠过,他便发现了自己的失礼,及时收回手,“实验没有那么重要,放下它,去陪陪Uhura,她从好几天前就已经开始期待这次度假了,你……”他垂下眼睫,看着自己的鞋尖,“别让她失望。”

然而面前的尖耳朵瓦肯却只是疑惑的挑起眉毛看他,“她早就知道我没有登岸度假的意愿,我非常确信Nyota不会因为我的缺席而感到失望,这是不合逻辑的。”

Kirk抬起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嘴唇微微一动,还没来得及说话,走道里沉重的脚步踏过,医师官Leonard McCoy的声音响起,“Jim,混小子你跑哪里去了?”

“嘿,我这就过来。”Kirk应了一声,然后转过头看着他的瓦肯大副,“Spock,如果……如果你……好吧,”他抚了一下额头,随手拍了拍Spock的肩膀,“希望你的试验能尽快结束,也许,也许你会愿意……也许我们会有机会一起喝一杯。”

他含含糊糊的向Spock点了一下头,转身离开科学实验室。

Spock意味不明的视线跟着他直到房门被关上,彻底隔离了两人。



Kirk端着酒杯,透过灯光折射的水晶棱面望着酒杯后的人,“你看,他总是这么多事,你要是不清楚他是个怎样的人,甚至会误以为他是在关心你,真是不可思议,是吧?得要多么愚蠢才会以为一个瓦肯居然会关心你?所以,我告诉他,回家吃屎去吧,哈哈哈!”他捶了捶桌面,笑得声嘶力竭,对面蓝色皮肤的安多利亚女孩晃了晃头顶的触角,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那位Spock指挥官,”她看着几乎整个上身都趴在桌子上,因为这个名字而突兀抬起头的Kirk,眨了眨眼睑,“似乎和我见过的瓦肯人不太一样,真是有趣。”

“一点都不有趣,”Kirk嘟哝了一句,把杯子里剩下的半杯酒喝光,手指用力一推,酒杯顺着吧台长长的桌面滑向了调酒师,“嘿,伙计,再来一杯威士忌。”

调酒师打了个响指,回给他一杯酒。

“你确定还要继续喝下去?”安多利亚女孩一手拦下酒杯,另一只手柔软的手指抚摸着他的手背,触角微微摆动,大家到度假区来是为了寻找欢娱,而不是坐在这里听上一晚上的瓦肯人罪状辑录,她有些惋惜的看着Kirk的侧脸,希望他还没有醉到只能躺在床上睡大觉。

迷离的蓝眼睛晃晃悠悠的飘到她脸上,Kirk用力摇了摇头,笑眯眯的说,“好吧,不喝了,不然那个尖耳朵混蛋又要找我麻烦,你知道,他能站在那里,连头发丝都不会动一下,没有一句重复的一直教训我两个小时,”他向前伸出两根指头,又摇了摇头,用另一只手扳下一根手指,点点头,“对,两个小时,舰长你违反了多少多少条星联规定,舰长你不应该做这个不应该做那个……”

触角不耐烦的抽动了一下,安多利亚女孩摔开他的手站起身来,“Kirk舰长,”她努力让自己显得更有礼貌一点,“我想,也许你更应该去邀请你的瓦肯指挥官一起度过这个假期,很抱歉我还有要事,必须失陪了。”

Kirk茫然的举起自己被摔开的手看了看,又动了动手指,然后拿起了那杯被拦下的威士忌,“我才不会去邀请那个尖耳朵呢,”他自言自语的笑起来,“他怎么可能会答应我的邀约?他连Uhura都拒绝了啊!”

想到Uhura,他勉强撑起身体四下张望,寻找那个黑发长发艳红长裙的窈窕身影,当在角落里看见Uhura的座位,而她的旁边坐着一个男人的时候,他的心口微微的停顿了一拍。

直到他辨认出那个侧面对着他的男人并不是Spock的时候,他叹了口气,任由心脏无力的恢复跳动,莫名其妙的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失望,还是微弱的带一点欢喜。

一只手落在他肩头,带了一点力度,他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你怎么还在这里?”McCoy捏了捏他的肩膀,“我还以为你已经找到伴儿了。”

他放下酒杯,揉了揉额角,“本来是找到了,不过她突然就不高兴的走了。”

“突然?不高兴?”McCoy有点不理解,“你做了什么?”

Kirk把玩着酒杯,懒洋洋的笑,“也许就是因为我什么都没做呢?”

McCoy耸耸肩,在他身边坐下来,发现他的视线一直缠绕着某处,好奇的探头望过去,“你在看什么?”

“哦——”当他看见Uhura的身影时,若有所思的伸手扳过Kirk的脑袋,“混小子,”他认真的盯着Kirk的眼睛,“告诉我,你不是还在想着Uhura吧?你明知道……”

“嘿!嘿!打住Bones!”Kirk不希望从他嘴里听到下一句话,虽然那是句大实话,但人总还是有权利不去听自己不愿意听到的东西的。

医生的栗色眼睛斜睨过来,“好吧,你自己知道就好,Jimmyboy,”他用力揉了揉Kirk的肩膀,“来吧,喝完这杯我们就该回房间去休息了,如果你今晚已经不打算再找个伴儿的话。”

Kirk突然站了起来,他摇晃了一下,越过医生的座位,走向Uhura,医生赶紧一把拉住他,“Jim,你干什么?”

“U……”他打了个酒嗝,指着Uhura的方向,“……hura……”

“你不能过去,Jim混小子,嘿!”医生一把没拉得住,Kirk已经挣脱了他的手。

医生赶紧追了过去,酒吧里人太多,Kirk摇摇晃晃的总是撞到人,他站立不稳,几次都差点摔倒,医生冲上去扶住了他的手臂,“Jimmy,别这样。”他抓着Kirk的肩膀把他转向自己,“别告诉我你还这么痴情,这可不像你,Boy!”

“那个人,”Kirk皱了皱眉,努力让自己压抑住眩晕的感觉,“她不喜欢他……”

医生又看了一眼Uhura,才发现她和一个男人似乎起了争执,好吧,他叹了口气,“你回去坐下,我替你过去看看,不会让她出事的。”见Kirk没有放弃的打算,他警告的瞪了他一眼,“你不会希望回企业号后又被Spock念足两小时吧?”

Kirk嘟起嘴,吐出一口浓郁的酒气,“那个尖耳朵混蛋!”

他还记得上次登岸度假,和另一艘星舰的舰员起了冲突,Chekov的口音遭人嘲笑,Sulu刚买的一盆第四象限上某个小行星独有的稀有植物也被人摔坏了,那些人觉得这群小毛团既无资历又无能力,只是因为运气好才在Nero事件中存活下来,并立了功,是的,尤其是他,尤其是Jim Kirk这个星际学院里出名的只有一张漂亮脸蛋的小混蛋。

他揍了人,当然也被人揍了,对此,他辩解是对方先动的手,“你没看见Chkov脸上的伤吗?你觉得我应该眼睁睁看着别人揍我的船员?除非是我死了!”

“我相信是过量摄入的酒精影响了你的判断力,你应该知道,带领船员与同僚对殴已经触犯了星联刑法第……”

“第三百七十二条,及附录第七小条。”坐在医疗湾的病床上,被医生恨不得用五花大绑来包扎伤口的Kirk乜着醉意未消的眼眸看他,微微扬起的嘴角一抹浅笑,“Spock,符合逻辑的行为是我在这里,而你在舰桥。”

“我的班次已经结束了,舰长,鉴于你对于自身的安全并没有足够的认知,所以我相信……”

“好吧,好吧,Spock,你愿意在哪儿就在哪儿,总之你的所有行为都是符合逻辑的,而我就是个毫无逻辑的蠢货,OK!”Kirk的手指紧紧抓着床单,努力压抑自己说出更难听的话,看啊,Kirk,他几乎是绝望的在心里嘲笑自己,你在面对他的时候总是这样的愚蠢,他怎么可能会喜欢你?

Selik,真是对不起,恐怕我并不是你心目中那个完美的Kirk舰长,恐怕并不是每个宇宙空间里的Kirk和Spock的关系都能如你所想象的那么美好。

他侧过头,看着用真皮治疗仪修补自己皮外伤的McCoy,“老骨头,”他轻声说,“我能在这里睡一会儿吗?”

医生扬起眉头,锐利的盯了Spock一眼,然后粗声告诉他,“很好,我本来正打算告诉你,你需要留在这里做一个全身检查。”

Kirk虚弱的笑了一下,Spock看他的眼神带着疑惑和一点点,仿佛是关心……

别做梦了!他大声的嘲笑自己,然后侧身躺了下来,把自己缩成一团。

他甚至不知道Spock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因为那之后Spock就没有再说话,他借着醉意迷茫的睡了过去。

McCoy推了推他,“嘿,Kirk。”

“怎么?”他回过神,捏了捏眉心,觉得有点想吐,只好勉强忍住。

“你不用过去了,”McCoy微微抬了一下下巴,“有人正好赶上英雄救美。”

Kirk只抬头瞟了一眼,整个人就像被钉在了那里。

穿着蓝色科学官制服的Spock站在Uhura身边,修长挺拔,轻描淡写的伸手搭在那个男人的颈侧,让他软倒在座位上。

Kirk就那么怔怔的看着,看他低下头和Uhura低语,然而转头看向自己的方向。

他赶紧低下头,避让开那眼神,虽然知道Spock不可能是在寻找他,却仍是借着人流隐藏了自己的行踪。

“我们回去吧。”他转身走向酒吧门外,“我……我觉得……”

McCoy抓住了他的手臂,“Jim,你没事吧?”

“我?”他夸张的笑了笑,“我能有什么事?”

“Jim!”医生皱眉看他,眼神里带上了一点苛责。

“Bones,”他收敛了笑容,可怜兮兮的狗狗眼望着McCoy,“我不大舒服,也许我该回企业号去,那里,那里……”

“来吧孩子,”McCoy叹了口气,“来,我带你回去。”

他并没有想要去奢求什么,就像从来也没有什么会需求他一样。

就像那尾人鱼,不管人间还是天堂,都不是她该去的地方。

她属于海洋,而他属于星空。

哪怕化为一堆泡沫。

那里才是我最终的归属,我永远的……仅有的……

家!


评论(8)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