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SK】《完美先生和巧克力》END

完美先生和巧克力


Spock是个完美到一丝不苟的人。

从他纹丝不乱的黑发,到他干净整洁得没有一丝褶皱的制服,到光亮得可以照出人脸的皮鞋,他比机器人还要机器人。

比完美还要完美。

此刻,他完美挺拔的修长身体正站在Kirk的面前,用完美的嗓音报出了一个精确到小数点后三位的完美数字,完美秒杀了Kirk的报告。

“舰长,这份报告出错率达到了3.417%,我相信重新修改后再送交星联是符合逻辑的做法。”

Kirk瞪大眼睛看着他,嘴唇张了张,无语的看着他抽走了自己手里的报告,完美的转身退场。

他反手一把抓住了身边医师官的手臂,“Bones,嘿,你看见了吧?”他愤愤的说,“我说过,他妈的那就是个机器人,我要跟这个该死的机器人一起在外太空呆五年!整整的五年!”他挥舞着手,以一种夸张的语调表达不满,“我敢打赌,在他眼里我连上厕所的姿势都是错误的!”

“Jimmyboy,安静点,”医师官对这种场面简直已经司空见惯,淡定的告诉他,“那个绿血妖精已经走了,你要嘛乖乖的回去改报告,要嘛,跟我去医疗湾,让我帮你镇定一下……”

Kirk在医疗湾三个字一出口的瞬间,迅速的放开医师官的手臂,撇下一句:“我要去舰桥。”消失得无影无踪。

医师官捏了捏鼻梁,今天的企业号也和往日一样嘈杂,真讨厌!


完美先生Spock有个几乎跟他一样完美的女朋友——通讯官Uhura。

一样完美得纹丝不乱的黑色长发,一样干净整洁得没有一丝褶皱的制服短裙,露出她完美的修长大腿,一样光亮得可以给人拍全身照的长靴。

之所以要加上几乎两个字,也许只是因为她爱玩爱笑,还不够像一个彻底排除了私人感情的机器人,不知道这一点在完美先生眼里看来是不是个缺憾。

不过至少跟Kirk比起来,Uhura应该已经是最接近完美先生对伴侣标准的人了,总之对事事讲求逻辑的完美先生而言,整个企业号上,包括企业号本身在内,Jim Kirk都是最不适合当伴侣的那一个,没有之一。

考虑到完美先生至少在三次登岸假期中都成功破坏了Kirk舰长睡遍宇宙所有种族的伟大计划,而且每次离去前那个斜斜挑起一根眉毛的鄙夷凝视,Kirk觉得,搞不好完美先生其实觉得他和地面上的一只小爬虫根本没什么区别。

亏得他第一次见到完美先生还觉得这家伙简直帅呆了酷毙了辣疯了!

Kirk的胡思乱想在看见完美先生和他的女朋友走进来时,硬生生的中断,好吧,他对完美先生并没有更多的幻想,绝对没有,从来没有,除了偶尔压力太大的时候会稍微的有那么一小会儿梦见他,和他温柔的舌头……

呸呸呸!

都是现在蹲在新瓦肯殖民地上那个该死的Spock初号机的错!

说什么他们是朋友!

最好的朋友!

伟大的友谊!

亘古不变的真挚感情!

每一个宇宙的Jim Kirk都会有一个全心全意关爱他陪着他历经生死不离不弃的Spock!

才怪!

被他灌了迷魂汤莫名其妙就相信了这种无稽之谈的自己真是大写的两个字:

笨蛋!

他暗藏杀机的看着Spock和Uhura,不得不承认,真是一双璧人,完美的身高差,完美的体型差,完美的……

完美得很无趣的一双璧人。

他才不是嫉妒呢!

直到派对开始的时候,Kirk才不情不愿的走了进去,他得代表企业号上的所有人发言。

这个为了庆祝Uhura生日的派对大家都那么开心,他可不希望自己成了那个扫兴的人,何况,他眼尖的发现Uhura那一们票锲而不舍的追求者都带着各种各样的烈性酒,咬牙切齿的盯着Spock。

喔哦,那当然不是为了给Spock泼酒纵火,他怀着一肚子的幸灾乐祸,也许可以看好戏了。

不知道喝醉了的完美先生是不是还能保持他的完美形象?

这可真让人期待啊,不是吗?

“下一轮值班人员已经安排好了,所以为了庆祝我们企业号拥有如此美丽如此聪明如此魅力四射的通讯官,我相信一场狂欢是值得期待并符合逻辑的!”他得意的想,谁不会用逻辑造句呢?

Uhura和Spock迅速的被人群淹没,Kirk不想去凑热闹,懒洋洋的坐在墙角和医师官一起喝酒。

“那么多的人都上去灌酒,是真打算把那个大地精灌醉吗?”医师官瞟了一眼反被喝趴下的几个红衫,摇了摇头,“真是蠢货!”

“谁让他想要展示一下英雄救美呢?没本事就别逞能嘛,bones,你准备了醒酒针没有?”Kirk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我看他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嘿,Jimmyboy,”医师官瞪着他,“别说你跟那群蠢货一样,以为那个尖耳朵会喝醉,所以等着看他的笑话。”

Kirk耸了耸肩,不太理解老友的意思,“我可第一次看见你这么力挺他呢,我们的完美先生要是知道他还有你这么个粉丝,一定会感激涕零的。”

“滚蛋!”没好气的骂了他一句,医师官痛心疾首的问他,“你的外星生物学到底是怎么蒙混过关的?Vulcan对酒精免疫,不管什么高度酒,对他们来说就跟水一样,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啊!”Kirk遗憾的呼出一口气,“好戏看不成了。”

科学部的人也扛不住开始倒下了,围着Uhura和Spock的人群正在减少,Spock也不是很理解这些没逻辑的人类为什么非要一杯接一杯的给他灌酒,然后把自己喝趴下。

Kirk看着Spock因为完美身高而在人群中露出来的侧脸,突发奇想的问医师官,“那他们庆祝的时候喝什么?”

“这群地精根本不庆祝,他们觉得庆祝太不符合逻辑了。”

“说得也是,反正他们也喝不醉。”Kirk无聊的垂下肩膀,“真是没意思,那我就先回去了。”他拍了拍医师官的手臂,“你要再看一会儿你的女神是怎么被Spock拯救的吗?”

医师官瞪了他一眼,“第一,Uhura不是我的女神,第二,谁说他们喝不醉?臭小子你果然没认真学外星生物学。”

“那你愿意给我展示一下你的学习成果吗?”Kirk饶有兴致的重新坐回来。

“巧克力,巧克力对那群大地精来说,比最烈的罗慕兰酒还可怕,不用一杯,浓度足够的话,一口就倒了。”医师官挑了挑眉毛看着他,粗声说,“好啦,我得把那几个倒下的搬回医疗湾了,Jimmyboy,你这臭小子给我听着,今天是Uhura的生日派对,你开个玩笑没关系,但是别给他85%以上的巧克力,不然我会让你坐在医疗湾一整天,被无数个无针注射器扎成蚂蜂窝。”

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目送着医师官离开,Kirk生龙活虎般跳起身来,调制了两杯干马天尼,又复制几颗浓度达到85%的巧克力和橄榄,小心的挑出橄榄核,把巧克力球填了进去,再放进酒里,他一向是个很擅长听取意见的人。

笑得双眼眯起,Kirk端着杯子站在离Spock不远的地方,他敢打赌Spock闻不到被浓烈的酒精味道掩盖的巧克力味。

Spock面不改色的一杯杯喝过去,地上已经倒了一大片企业号成员,Uhura显然也知道他对酒精免疫的,不急不慌,笑眯眯的看着他被灌酒,丝毫不介意自己的生日派对变成灌翻企业号大副派对。

“舰长。”完美优雅的嗓音在Kirk头顶响起,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双光洁如新的黑色皮鞋,在经历了那么多人的轮番轰炸后,他竟然连鞋子都没被踩脏,这不科学!

Kirk愤愤的抬起头,露出一个微笑,“嗨,Spock,玩得愉快吗?”

略微点了一下头,仍然保持着完美风度的大副说,“舰艇成员们应该都很满意。”

“我以为你会说愉快是不合逻辑的呢,”他们才不满意,没有灌翻你这个家伙怎么可能满意得起来?Kirk腹诽,脸上仍然笑意不变,“那么,你要跟我喝一杯吗?”他递上手里的两杯马天尼,Spock随手取了一杯,微微露出一点疑惑的表情看着Kirk。

“来吧,Spock,”他笑着拍了拍Spock的胸口,“干了这杯酒。”他倾过酒杯碰了一下Spock的被子,然后挑起橄榄扔进嘴里,一口喝干了酒。

Spock长长的睫毛颤了颤,跟着吃下了橄榄,然后举杯到唇边,他的脸突然涌上一股绿晕,眼神也开始有些散乱,他看着Kirk,那双深浓的眼瞳仿佛有一些迷茫,又有一些说不出的愉悦,然后缓缓的倒向Kirk……

“喂!”Kirk条件反射的一把架住他,又忍不住唾骂自己多事,让他摔地上去多好看,大家都可以看见完美先生不完美的一面了。

不过现在再撒手也来不及了,Uhura正看着他呢,也不能做得太明显了,他假装惊慌的半扶半抱住Spock,“你喝醉了吗?快醒醒。”

Spock的体温一向比人类来得稍高一些,现在更是热得像个暖融融的暖水袋,他的脸和手都明显的开始发绿,Kirk有点担心,不会是巧克力浓度太高了吧?他可不想被bones念上一整天。

“喂,你还好吧?你怎样了?”Kirk的肩和腰都被他紧紧揽住,简直无法脱身。

Uhura穿过人群走了过来,“Jim,我觉得Spock需要休息,你能扶他回舱房吗?”

美女的请求Kirk向来都无法拒绝,何况还是自己搞出来的麻烦,他只好点点头,努力无视了Spock的脸颊蹭过他脖子时皮肤上带起的颤栗,勉强撑起这个智商体力和速度是人类三倍的家伙,大概他的体重也是人类三倍吧,Kirk气咻咻的想,重得像块石头,还老是凑在他肩膀上,暖热的呼吸喷在耳根,让他觉得自己都有些不对劲了。

下一次的登岸假期好像没几天了,这次一定不能让Spock再来搞破坏,他一个大好青年,身体健康,荷尔蒙旺盛,凭什么只能跟自己的右手约会?

哪怕费力绕一点路也要故意的往人多的地方穿过去,还一边走一边打招呼,“嘿,你们继续,玩得开心一点,是啊,指挥官喝醉了,我带他回舱房去。”

真奇怪,平时他搬东西总有人问他要不要帮忙,怎么他拖着这么沉重的Spock,居然大家都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没人帮忙不说,还有人笑着跟他挥手示意,“舰长,今晚又要辛苦你了。”

知道我辛苦都不说帮下忙,这帮混蛋,Kirk死命把Spock拖进了电梯,终于能呼出一口长气了。

伸手刚要按下开关,Spock突然抬起头,那双漂亮的棕色眼睛深深的望着他,仿佛含有无限情意,吓得他手一哆嗦,整个大脑都当机了。

“我渴望你,一直以来……”

他目瞪口呆,看着喝醉酒的完美先生,苍白的皮肤上晕着可爱的铜绿色,他甚至觉得那线条完美的薄唇微微翘起了一点弧度。

嘴唇上热热软软的那是什么?

钳子一样紧紧抓着他脸颊和下巴的那是什么?

硬邦邦的贴着他的大腿恨不得把他钉在墙上的那是什么?

哦,是Spock揣在裤袋里的通讯器。

他松了一口气,又不知怎么的有点若有所失。

“你清醒一点,”Kirk努力把自己的嘴从Spock的唇舌中解救出来,“看清楚,我不是Uhura!”

“Jim!”Spock在他的唇瓣上舔了一口,在他愣神的时候,舌尖已经滑过他的耳垂,轻轻绕着他的耳蜗打转,一只修长的大手正掀起他衣服的下摆,滚烫的掌心贴着他腰间的肌肤,他几乎要站立不稳的顺着电梯内墙滑下去了,如果不是Spock的手正抓着他的腰的话。

“别这样,Spock,你喝醉了。”他气喘吁吁,语不成调,身体却诚实的起了反应,天啊,Uhura会杀了他的!

紧紧的把他箍在怀内,双腿挤压着他的腰和腿,Spock的手正顺着他的脊梁往上,他的制服轻而易举的裂开,背叛了他的身体,破碎的落在脚边,Kirk只觉得背心一凉,赤裸的上身被推压紧贴着电梯,Spock另一只手固定住他的脸,用力吮吸着他的嘴唇和舌头,他无法抵抗,也不想抵抗,暖热的,迷乱的,甜美的,巧克力和酒精的味道混杂在一起,他第一次发现,原来对巧克力过敏的不只是Vulcan。

“Spock,”他轻轻的喊他的名字,胸口被Spock压得几乎缓不过气来,涨得满满的酸楚,“Spock,你爱的人是Uhura,你不能背叛她。”

“在此时提不相干人的名字,是不合逻辑的,舰长。”Spock的声音听起来理智而冷静,然而他更用力的抓起了Kirk的腰,让他只能脚尖够到地板,他凶猛的碾压过Kirk的嘴唇,舔舐每一颗牙,Kirk的舌尖尝到了一丝铁锈味,却不知道是自己的血,还是Spock的血。

“可是Uhura……”

“你只能喊我的名字。”他的舌头舔着Kirk微微破裂的嘴角,那么温柔,就好像是在Kirk的每一个梦里那样,温柔的,充满爱意的,看着他,亲吻着他。

“Spock……”他的身体已经热得发烫,却仍然无法让自己轻易屈服,他不是Uhura,也不想成为Uhura的临时替代品。

就仿佛知道他心之所想,Spock一边用手指揉捏着他的臀部,一边在他耳边低声说,“我和Uhura中尉在五年计划开始之前终止了我们之间的浪漫关系,她已经确认了我们并不适合的这个事实。”

咦?

大脑还没来得及消化这条最新消息,“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一名红衫少尉站在门外,眼珠几乎要弹出眼眶来,呆呆的看着他们俩。

Spock凶狠的扭头盯着那名少尉,顺手抓起地上的制服裹住Kirk。

Kirk只能徒劳的伸出一只手,还来不及说Spock发酒疯了,那名少尉按了按眼珠子,自以为体贴的帮他们关上了门,并善意的安慰他们,“我会在门外放上系统调试的警示牌,舰长。”

开什么玩笑,那不是号召整个企业号的人都来看热闹?Kirk用力抓住Spock的手臂,强行侧身脱离Spock的怀抱,用力按下开关。

“Jim……”Spock一把将他拉了回来,困在手臂与电梯内壁之间,他深沉的褐色眼珠看着Kirk的样子,就好像在看着什么专属于他的珍宝,修长的手指缓慢而轻柔的抚摸他的面颊,“mine……”

他无法抗拒的迎上他的手指,他从不愿对自己承认,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被Spock强烈的吸引了,再也无法看见其他。

甚至不知道是怎么跌跌撞撞的回到了舱房里,他撕扯着Spock身上的蓝色科学馆制服,嫉妒这制服能如此贴合Spock修长的身体,他的手掌贪婪的探索着Spock的皮肤,抚过浓密的胸毛和铜绿色的乳头,在那些苍白而紧实的肌肉上留下指纹。

他成功的让醉于巧克力的Spock更疯狂了,那双滚烫的大手不肯放过他身上每一片皮肤,尤其是饱满挺翘的臀部,被用力揉捏成粉嫩的红色。

————————————不会写肉的打码线,此处省略一万字——————————

Spock叹息着吻上他的额头,“Jim,你让我失去控制了,我本希望在自己做得更好一些后,再向你请求开始我们的浪漫关系。”

“噢,别这样说,真的,这样好极了,Spock,这感觉太对了。”Kirk拉低他的头,用力的吻上那双薄唇,“别让我显得好像很高兴你和Uhura分手一样,虽然我真的有点高兴。”

“Ashayam!”Spock的呢喃散开在彼此的唇齿间。

这是作弊!

Kirk沉浸在暖洋洋的蓝色意识大海里,金色的阳光照在他身上,舒服得几乎想要睡过去。

Spock就在他身边,一条光带环绕着他们,星星点点的金银双色光斑像银河一样璀璨。他们的手握在一起,就好像从一开始直到宇宙毁灭,从来就没有分开过那么自然而和谐。

他的完美的Vulcan大副!

他的Spock!

每一个宇宙的Jim Kirk都会有一个全心全意关爱他陪着他历经生死不离不弃的Spock!


医师官恼恨的盯着Kirk衣领边露出来的半枚深红淤痕,讥诮的问他,“怎么,企业号上居然还有蚊子存在吗?”

Kirk缩了缩脖子,又理直气壮起来,“谁让你告诉我Vulcan人会因为吃巧克力醉掉的?”

一枚无针注射器精准的扎进那枚看起来很像吻痕估计大概也只能是吻痕的吻痕上。

“Spooooooooooooooooock!”

“混小子,以为有那个绿血大地精撑腰,我就不敢给你扎针了吗?真是太傻太天真了!”

“Dr McCoy,在舰长身体状况良好无需诊治的情况下随意为他注射是不合逻辑的。”

今天的企业号也和以往的每一天一样嘈杂,真是可喜可贺!


END

评论(22)

热度(169)

  1. C暧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