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ST/SK】《末世狂奔》 十一,末世AU,年下养成,OOC

十一


他慢慢的蹲下身去,手指在身前的地面上拢起小小一堆灰尘,抓了一把在掌心。

他的脸苍白而平静,那双干净剔透的焦糖色眼睛里只微微的带一点茫然,看不出悲喜,他的肩背没有一丝颤动,甚至连他的呼吸和他整齐柔软的黑发都没有一丝凌乱。

Kirk不太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Spock对他而言一直是个迷,哪怕他们在这个情况越来越混乱危急的世界里一起到处乱窜了已经整整半年,他仍然不知道Spock到底是什么人,从何而来,又要往何处去。

Spock就只是蹲在那里,静默无声,没有人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

换了一只脚支撑,Kirk有点不耐的点了一支烟咬在嘴角,“你对着一片空地看了那么久,究竟看出了什么?”他吐了个烟圈,看着那一缕白烟慢慢散去。

Spock仿若未闻,连姿势都没改变过,他只是看着掌心里的那一堆灰尘,在心里构建起小小的白色栅栏,小小的红砖房,小小的一片草地,他的母亲就站在那片草地上,系着白色的围裙,端着一盘金黄色的小圆饼干,微笑着向他招手……

一辆车风驰电掣般闯入他的世界里,所有一切就成了他掌心里的灰尘,只消轻轻的吹一口气,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Spock抬起头,看着面前空荡荡的土地,什么都没有了,没有栅栏,没有房子,没有草地,也没有他的母亲。

他离开的时候还太小,小到连母亲的模样都在记忆里恍惚了,他甚至竟不能认定自己是不是走错了路找错了地方。

他的母亲当然会在家里,等着他回来,一直一直等着他。

他们约好了的。

可是现在要他去哪里找她?

一股酸楚不合逻辑的流窜过肺腑,火烧火燎般的冲上咽喉,像一块顽石梗住了呼吸,连眼睛都被逼得刺痛。

“走吧。”他站起身,面无表情的从Kirk身边经过,上了车。

Kirk扔掉烟蒂,一脚踩熄,一边发火,一边调笑着问他,“你到底怎么了?巴巴的在这附近来回兜了十几圈舍不得走,该不是想回来找小情人儿,结果发现人家扔下你自己跑了吧?”

Spock猛然一抬头,那双深色的眼睛里第一次毫不掩饰的流露出了怒意,一点翠绿自他眼角漫延开,连眼白都泛绿了,他紧紧握着双手,薄唇微微颤抖,极力压抑自己的愤怒。

“不是吧,这样就生气了?”Kirk没想到随口一句话能让他气成这样,“开个玩笑而已嘛,干嘛一脸死了妈的鬼样子……”

脖子上突然一紧,Kirk后半句话来不及出口,Spock一把扼住他喉咙将他狠狠压倒,他措不及防,一口气堵在胸口,反手抓住了Spock的手腕,却再也没力气扳动分毫,Spock的眼睛整个都绿了,如一头发狂的狼,狰狞的看着他。

没有办法呼吸,也无法出声,他的力气渐渐衰弱,手指从Spock的手腕上慢慢松开落下,被生理性泪水浸染的眼眸一片模糊,只依稀看见Spock的脸正在靠近他,他的耳边隐约有人低哑着声音在喊他的名字,“Jim,快,快跑啊,快跑,不要死在这里……”

他妈的,别人死没死他不知道,不过Spock再不松手他就真的会死了。

不会真的这么冤天枉地的死掉吧?

好歹给个理由行不行?

算了,反正也不是多大回事,死了就死了吧,他活了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等死亡来临的那一天吗?

认命的阖上了眼,一点泪水从眼角滑下,滴在Spock紧紧扼住他喉咙的手背上。

仿佛被火烫到一般,Spock的手指微微一震,手上力道缓缓放低,又一点点的松开。

他被翠绿覆盖的眼睛慢慢恢复,嘴唇微微张开,胸口起伏,那张震惊的脸简直让Kirk想大笑,如果他不是胸肋痛得要命连喘气都困难的话,他一定会狠狠的嘲笑这个整天满口逻辑自以为是的小屁孩儿。

不能随意嘲笑的Kirk只能四肢瘫软的躺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Spock粗重的呼吸着,以一种他觉得非常熟悉又暂时不能理解的眼神的看着他,当他的脸褪去那些浓郁的绿晕而再次变得苍白的时候,他看起来又悲伤又脆弱,仿佛快要哭出来了一般的转身冲下了车。

Spock就那么离开了。

Kirk艰难的爬起身,推开了车门,从驾驶室里滚了出去,躺在地上惊魂未定的摸着脖子上深深的指痕,他敢保证一定会留下可怕的淤痕,可能要很久才会消除。

Spock差一点杀了他。

那个来历不明满身谜团的小鬼,差点就这么杀了他。

还就这么跑了个无影无踪。

Kirk发誓,他一点都不想知道这小鬼有什么秘密,也不想知道这小鬼到底发什么疯。

他只想把这小鬼抓回来揍一顿!



Spock坐在水边那块大石头上,看着水纹一圈圈的漾出去,就像一尊雕像,不言也不动。

见他只是呆呆的发愣,Kirk随手捡了一块石头扔过去,落在他脚边,溅起一片水花,“滚过来,”他没好气的说,“别以为坐在那里装大少爷就可以不做事了,把车给我洗干净。”

Spock乖乖的站起身走过去,从Kirk身边远远的绕开,拿起他扔在那里的毛巾满满的浸了水拎起来,一点点的擦着那辆已经破旧不堪的福特。

这次换了Kirk过去跳上那块大石头,懒洋洋的伸展开身体躺平,双手垫在脑后,月光温润,映在Kirk湿漉漉的光裸身体上,泛出珍珠一般的光泽,他脖子上那一圈淤痕简直触目惊心,好在现在看不见。

Spock低下头,默默的擦着车,他本以为Kirk会很乐于摆脱掉他这个无法自控随时可能暴起伤人的实验室残次品,然而Kirk却找到了他,所以他也做好了被Kirk痛打一顿的准备,Kirk叫他上了车,然后开到一条河边开始洗澡。

那辆福特很大,也很脏,他擦得格外认真,连轮胎凹缝里的小石子都找了跟树枝慢慢的剔出来。

他的心慢慢的平静下来,放下手里的毛巾,他走到Kirk身边,小脸扬起看着他,“我曾被告知,道歉是不合逻辑,不过我猜你并不能理解,所以我觉得我应该跟你道歉。”

Kirk伸手拍了拍身边的石头,示意他过来。

他犹豫了一下,慢慢爬上去坐下,一张大毛巾突然兜头裹住了他。

好吧,他本来就打算让Kirk打他一顿的,毕竟连他自己看见Kirk脖子上的伤痕时,都有点被吓到了。

Kirk用毛巾把他水淋淋的头发擦得半干,趁机揉乱他的刘海,又捏他的尖耳朵,Spock有点迷茫的任他折腾,不太理解他究竟想要干什么。

“好啦!”Kirk笑眯眯的把毛巾塞进他手里,“去换件干净衣服,别弄感冒了,到时候还是我麻烦。”

Spock一脸疑惑的接住毛巾,“你不打算揍我一顿报仇吗?”

“唔,”Kirk摸了摸下巴,半侧过脸小小的思考了一下,月光水色,映得他眉目深邃如剪影,“揍一个比我小那么多的孩子,这也太不合逻辑了吧?”他哈哈大笑,拍了拍Spock的头,“等你长得跟我差不多高了,我会记得好好揍你一顿的。”

“如果你忘了,我会提醒你。”Spock郑重的告诉他。

Kirk翻了个白眼,“你这是在暗示我以后会变成老年痴呆吗?”

闭了一下眼,默默告诉自己,跟Kirk这样不靠谱的家伙生气是不合逻辑的,Spock抱着毛巾转身走开。


评论(8)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