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ST/SK】《末世狂奔》 八,末世AU,年下养成,OOC


暴雨来得突然,白花花的雨水铺天盖地的淋下来,雨刮器来回摆动不停,却仍然来不及让挡风玻璃清晰起来,Kirk把车停在了路边,放下椅背,从后座拖了张毯子过来搭在身上,又抓了瓶牛奶扔给身边的Spock,“我睡一觉,你帮我盯着点儿。”

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便只是看着他,并不说话,Spock的表情里有一种难于言说的不知该归类于不悦还是不耐甚至是不满的情绪,然而Kirk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只是觉得这孩子有点怪,从一早开始就不怎么说话了,逗他也只是木着脸转开。

没心思多想,他拉了拉毯子,脖子狠狠的往后仰起,伸长手脚舒展了一下身体,舒服的呻吟了一声,闭上了眼。

他的金发在昨夜才刚刚清洗过,太久没修剪,便偏长了一些,从他的耳侧散开,落在深色的椅背上,他鼻息微微,一只手垫在脑后半托着腮,眉睫沉浓,唇边仍然挂着一点笑意。Spock咬着牛奶吸管低下头看他,搭在椅背上的手指无意识的捻了捻手边的金色头发,柔软发梢划过他的掌心,有一点点的痒,Kirk“嗯”了一声,半张眼皮看了他一眼,清幽的蓝色瞳眸自长长的睫毛下流转如水波,“做什么?”他睡意昏昏,声音也喑哑低沉,微微开启的嘴唇是柔软的粉色,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他仿佛被烫了手一般松开了Kirk的头发,把手背到了身后,然后心虚的扭过头左右看了看,仿佛刚才的动作被什么人偷窥了去。

“没什么。”他低声说,不肯对上Kirk的视线。

Kirk翻了个身,背对着他又睡着了。

Spock慢慢吸着牛奶,眼睛仍然左右乱晃,却找不着个可看的目标,车里只得睡着了的Kirk和醒着的他。

而车外是白茫茫的天地和密集得毫无间隙的狂雨。

他皱了皱眉,把喝光的牛奶盒扔进身边的垃圾袋里,眼角瞥到Kirk身上搭着的毯子因为他适才翻身的动作而滑落了半截,身上的T恤被压得皱巴巴的缩了上去,露出后腰腰窝,Spock面无表情的盯了一会儿,呼啦一把扯过毯子给他盖了个严实。

昨晚他们遇到了一户农家,借住了一晚,总算是吃了一餐热汤饭,还洗了个热水澡,这让Spock觉得非常的愉悦,当他走出浴室,看见Kirk手腕搭着一头红发的美女房东的腰肢,他湿润的金发在灯下闪烁着碎光,被一只雪白的手随意抚弄着,而Kirk却只是笑眯眯的让他先去睡觉时,他再次判定这个不合逻辑的人类根本没他之前以为的那么靠谱和值得信任。

他板着一张脸把门关得死紧,躺在铺着干净床单的小床上,努力遏制自己想要翻身以制造床板发出咯吱声来隔绝门外传来的暧昧低语的念头。

那不合逻辑,他对自己莫名的愤懑也有些不满,事实上,他只是觉得,为了保持体力和精力,他们需要睡眠,而不是……而不是来制造这些这些喘息和尖叫……

Kirk显然并不会因为他在隔壁睡觉就有所顾忌,也完全没有试图控制自己的意思,Spock忍无可忍的绿着一张脸跳起身来,冲到门边一把拉开。

“Spock?”Kirk从红发美女的丰胸里抬起身看着他,脸上有几分诧异,转瞬又一脸的了然,“去上厕所吗?”

灯光衬得他蜜色的肌肤幽光微微,肩背上汗珠点点,顺着他线条漂亮的肌肉滑入腰窝,聚了光,像是随时会跃起一尾油光水滑的鱼,他的臀部微微翘起,结实的大腿边是属于女性的雪白柔软。

腮骨紧了紧,Spock一把关上了门,没有人知道,他的脸更绿了,就像一只刚摘下的青苹果。

直到今早离开的时候,他的脸仍然微微的带一点绿,好在那漂亮的女房东只顾着跟Kirk吻别,根本没注意他的脸。

“你不离开这里吗?虽然我不知道这场混乱是怎么开始的,然而,我总觉得也许会越来越危险。”

漂亮的女房东温柔的拍了拍他的脸颊,“我有我想要等的人,不能离开。”

“希望你等得到。”Kirk坐上车跟她挥了挥手。

车开远了以后,Spock回过头去,已经见不到房外站着的人影,Kirk笑话他,“看什么呢?你太小了,她可不会等你。”

Spock没理会他,他只是突然想起了母亲,不知道母亲是不是也一样这样坚定的在等着自己。

“每个人都有一个想要等待的人,至于等不等得到,其实并不那么重要。”Kirk这样说的时候,似乎有些迷茫,Spock很想追问一句,你是不是也在等什么人?然而他忍住了。

追问别人不想说的故事,是很不礼貌也很不合逻辑的事。

Spock看了一会儿熟睡的Kirk,转过头,对着白茫茫一片的窗外,呵出的雾气喷上玻璃更加看不清,他小小的手掌握成拳,用拳尾印上雾气密集的地方,再在上方轻轻按上五个小点,就像一只小小的脚掌。

他离开的时候还很小,对母亲的印象已经非常模糊了,然而他一直都深深的记得,在他被带往实验室的路上,母亲为了哄他开心,在车窗上印了满满的小脚印。

“你看啊,这些脚印都是你,总有一天,我的Spock会长大,那个时候,你就可以沿着这些脚印来找我了。”

我长大了,所以,我会来找到你,我一定能救你。

母亲!


雨渐渐停住,Kirk也睡得饱足的醒来,喝了半瓶矿泉水,下车伸了懒腰,突然又伸头进车内,“嘿,Spock,快下来!”

Spock不解的看着他一脸兴奋的模样,腹诽:不会又看见什么美女了吧?

Kirk没顾得上看他的反应,已经抬起头看向远方,“彩虹!我已经好多年没见过这么清晰这么长的一道彩虹了!”

天际那一弯彩虹,从云雾间直落向沾染着雨水的树梢,暴雨洗去了满路的灰尘和血腥,空气清新,阴霾渐去,阳光淡淡。

就像是,一个崭新而美丽的世界。


评论(9)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