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TSN/TASM】《脸对脸》十

在被Aunt May强行塞了一肚子食物后,Peter以刚下飞机太累为由钻进了房间里,换好蜘蛛衣,把T恤仍旧套在外面,翻出个旧背包背上,磨磨蹭蹭的贴在门口听着Aunt May离开的声音,然后悄悄溜了出去。


纽约的夜风还是如同以往一样燥热,顺着纤薄的蜘蛛衣猎猎的滑开,细细的蛛丝了无痕迹的荡过Osborne公司大楼的顶端,Peter从阴影处慢慢站了起来,他一向都很熟悉这里的地形,Harry的办公室,Harry暂时留宿的休息室,甚至是Harry特意为自己开辟出的诊疗室,他都曾暗中潜入中。


他从没想过要见Harry,从Gwen死去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再也不想见到Harry了。


甚至有生之年,他希望自己的记忆里都不会出现这样一个人。


那会让他觉得悲伤而又痛苦。


就好像一丛荆棘,埋藏在他的骨血深处,倒刺入心,盘根错节,让他连呼吸都觉得痛不可遏。


然而,那仍然是Harry,仍然是他……


在面罩后咬着嘴唇,Peter轻盈的跃出了楼顶,顺着大楼光滑的外壳滑下去。


可如果Harry并没有在公司……


他凌空一个飞跃,避开一扇突然被推开的窗户,悄无声息的停在了窗后。


房间里没有开灯,只从打开的房门外的走廊透了一点灯光进来,影影绰绰的映着两道身影。


“这么隔着窗看出去,就好像整个宇宙的星星都掉落下来,”那是Eduardo的声音,微微的带一点巴西口音,“所以纽约夜晚的天空才会连一颗星星都没有。”


“Osborne大楼的外墙玻璃都是新型感光玻璃,可以调节光源的明暗和透明度。”Harry拿起手边的遥控器按了几下,窗户缓缓闭合,玻璃调节成半透明,不知哪里散发出的光源温柔洒落,照亮了整个房间。


“你暂时先住这里,我就在隔壁,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你昨晚一定被我惊扰得没怎么睡,”Harry眨眨眼看着他,“Eddie,好好考虑一下我的提议,好吗?”


Eduardo无可奈何的微笑看他,“Harry,我真的不觉得我有那个经验和能力……”


“我以为你有没有能力进Osborne公司是我说了算。”Harry扬起眉梢,说得强硬任性,迷人的透蓝眼眸更胜窗外灯火璀璨,然而他紧紧的盯着Eduardo的脸,金发软软的覆在额头,半仰的脖子围着墨绿色的丝巾,衬得苍白细瘦的脖颈如此的脆弱可怜。


“好吧,”Eduardo犹豫了一下,轻轻拍了拍他纤薄的肩头,“让我考虑一下。”


Harry露出一个灿烂笑脸,“那你好好休息,我希望明天你会告诉我好消息。”他咬着嘴唇,握了握Eduardo的手,“我相信我们俩会成为好搭档,Eddie。”


他走出门去,体贴的拉上了们,Eduardo转过身来打量房间,简单整洁的套房,该有的东西都在它该在的地方,从套房敞开的门甚至看得到床上放了一套尺寸合宜的睡衣,衣帽架上挂了一套熨烫整齐的西服,下面摆放的那双皮鞋是Eduardo常穿的手工品牌和款式,他毫不怀疑连尺码都不会有错。


Harry,他皱了一下眉微微摇头,他不知道Harry为什么会邀请他来Osborne公司,也不会答应Harry的邀约,然而Harry绝不会是一个轻易妥协的人。


窗户轻微的响了一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回过头,目瞪口呆的看着一块落地玻璃被完整的从窗户上切割下来,一张红蓝交错的脸出现在窗外。


他惊愕的喘了一声,不敢置信的看着那张脸,看着四肢修长的蜘蛛侠灵巧的翻了进来,站在他面前。


“嗨,Eduardo,”蜘蛛侠的声音透过变声器传出来,“愿意陪我去兜兜风吗?”


“蜘……蜘蛛侠……”Eduardo一双眼越睁越大,从刚开始的惊慌到茫然再到狂喜,他几乎连呼吸都忘了,整张脸都被欢悦点亮,“你真的是蜘蛛侠?”他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站在面前的人,轻轻的靠近了一步,“我可以摸摸你的蜘蛛衣吗?”


“当然可以。”蜘蛛侠坦然的张开双手,Eduardo几乎是景仰的慢慢走过去,小心翼翼的把手指放在薄薄的蜘蛛衣上,“哇哦,”他赞叹,“这……这真是太神奇了!”他仰起脸看着蜘蛛侠,柔软的嘴唇微微张开,喘息着,重新恢复了心肺的呼吸功能。


耸了耸肩,蜘蛛侠突兀的一把搂住他的腰,“走吧,让我尽地主之谊,陪你好好逛一下纽约。”


Eduardo措不及防被他拦腰抱起,蛛丝一荡,人已飞在半空之中,他控制不住的失声惊呼,双手死死的抓住了蜘蛛侠。


“嘿,嘿,放松点,不要这么紧张,”蜘蛛侠贴着他的耳边说,“你不是想把我扼死然后自己摔下去吧?啪叽一下就着地,脑浆迸裂,哦,那画面可不怎么好看,你不会希望自己变成那个样子的,嗨,Wardo,Wardo,轻一点,我的脖子……”


Eduardo紧紧闭上眼睛,风从耳边呼啦啦吹过,他感觉得到手指被一点点的掰开,他绝望的像,自己大概会死在这里了,从这样高的地方狠狠的摔下去……


最后一根手指被掰开的时候,他觉得心脏都已经停止了跳动,风还在吹,他计算着自己到底掉了几层楼,还有多久会摔到地上去,那一定很痛,非常痛,可是……


“Wardo,嘿,张开眼,看着我好吗?”蜘蛛侠的声音似乎很远,又似乎很近,他觉得他的脚终于着了地,地面也很坚实,蜘蛛侠的手还搂着他的腰,把他抓得很紧,支撑着他的整个身体。


他脸上僵硬的肌肉也慢慢有了知觉,他的呼吸慢慢平顺下来,于是,他慢慢的睁开了眼。


仍然是那张红蓝交错的脸,巨大的眼罩对着他,“喔,我差点以为你挂了,”蜘蛛侠欢乐的说,“你不会是有恐高症吧?早说我就不带着你飞了,真不好意思啊,吓到你了。”


Eduardo狠狠的喘了几口气,让自己的神智恢复清醒,蜘蛛侠就围在他身边喋喋不休的追问,“你还好吧?没有被吓傻吧?你还记得你是谁吧?你没有失忆吧?你知道谁是Mark,谁是Harry吧?你……”


Eduardo恶狠狠的一把揪住他胸口,“闭嘴!”他大声怒吼,“再多说一个字,我就掐死你!”


蜘蛛侠举高双手作投降貌,小声嘀咕,“闭嘴就闭嘴,你这么凶干嘛?一点都不温柔了,不会是出了什么差错吧?你知道啦,反派抓了人去,总是要折磨一下,灌点药啊,洗个脑啊……”


Eduardo忍无可忍的扔开他,“别闹了,Peter!”


就好像按到了什么开关,蜘蛛侠立刻没了声音,人也瞬间消失,Eduardo怔怔的站在那里左右看了看,双手圈在嘴边,“喂!”


一只手从他脑后悄无声息的伸过来掩住了他的嘴,“别叫!”蜘蛛侠转到他面前,他能感觉得到那双明亮的深棕色眼眸透过巨大的银白色眼罩看着他。


“你真的是Peter?Peter Parker?”Eduardo伸手抓住他的手。


“当然不是。”蜘蛛侠避开了他的手,“来吧,我带你离开这里,”他说,“你是要回新加坡还是去旧金山?”


“难道不是你把他从哪里带出来,就应该还回哪里去?”


Maxwell Dillo ,不,现在应该是Electro,带着一身蓝色电光走向他们,“小蜘蛛,你还没有吸取教训吗?”他的声音微微的带笑,尖锐得刺耳。


 



评论(17)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