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TSN/TASM】《脸对脸》九

上SY搜同人看,发现居然被催文了,呃,虽然好像也没什么人看,不过还是更一发吧,为了证明我其实是有坑品这种东西的……




Harry Osborne从来没想过会在旧金山遇到Peter,Peter Parker,他幼年的玩伴,曾经的挚友,如今的……陌路人……


他不知道该怎样去总结和归纳自己和Peter之间的关系。


本该亲密无间,无话不说,却各自都隐瞒了最大的秘密,Peter的秘密是他蜘蛛侠的身份,而他的秘密,却像一道火漆封印烙在他心底,血肉模糊,疤痕累叠,一重复一重,密密层层让他再也无力去回顾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而这样压抑自己的本性。


他看着那双蜜棕色的眼睛,看着Peter往日微带沉悒的眉心舒展,仿佛受困的雀终于挣脱鸟笼,他不知道Peter在旧金山遇到了怎样的好事,足以让他宛若脱胎换骨的重生。


直到在机场里,他追上了Peter,他唤他,看着那张缓缓转过的最熟悉也最陌生的脸,就好像他们分开了整整一个世纪般的漫长,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该用怎样的目光去看那张茫然又无辜的脸。


那不是Peter!


他觉得心脏都纠结扭转成一团,被欺骗的愤怒让他的颈侧隐隐的泛出痛意。


然而,一只小小的蜘蛛侠挂坠蹦跳着从背包边沿上晃出来,冲进他的视线,他眼尖的认出,那是Peter一直挂在背包上的旧物,那只红蓝相间的小怪物,手脚交缠在背包的带子上,露出大大的银白色的眼罩,倒是有几分可爱。


他当然认得,Peter把这只手工缝制的小挂坠系在背包上时,不无得意的告诉他,这是Gwen亲手做的。


“她是个好姑娘,”他还记得当时的自己这样回答,“我知道你爱她,那就好好儿对她,好好儿照顾她,保护她……”


那个时候的他是真心诚意的说出那些话,他并不讨厌那个笑起来灿烂开朗的女孩子,直到他杀了她。


他有时候会低下头,看自己的手,苍白而细长的手指,无力的微微颤抖的手指,他用这双手杀了那个女孩儿,让那个女孩儿,那个Peter最爱的女孩儿,就那样的死去。


因他的缘故,死在Peter的怀里。


那已成为Peter一生最大的憾事,最深切的恨事。


他知道Peter将永不会原谅他,那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带一点痛切的快意想,甚至都没人能知道他还能活多久,他又怎么会在意别人是如何看待他,又是如何恨他的?


可是,他抬起头看向那个并不是Peter的人,在不确定自己会从那张一模一样的脸上看到什么的时候,他仍然试探着,用着连自己都无法相信的虚弱声音,叫了Peter的名字。


那张茫然的脸让他在一瞬间生出一丝微不可觉的希望,当Eduardo并没有否认自己的身份时,他想,也许,这是上天给他的补偿。


在推他入黑暗时,又为他打开一扇天窗,让他沉沦于地狱中亦无法遗忘昔日曾拥有过的阳光。


他晕倒在Eduardo怀里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自己绝不会再放开这一束光。


“不要走……”他死死的抓着那仅剩的,唯一的,最后的一线希望。


那不是Peter,他知道,可是有什么关系?


Peter,从来也不是属于他的,从来都不是。


那么,不要也罢。


 


Harry把签过字的文件递给了Felicia,露出顽皮的微笑,“可以把属于病人的权利还给我了吗?”


一把夺过文件,Felicia看了看签名,用一种沉思的目光看着Harry,然后笑了一下,“好吧,给你最后一天偷懒的机会,明天你就该回办公室了,还有一大堆的文件等着你去签字处理,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利用这一天的时间好好练习一下签名。”她偏过头,长长的黑发从肩头滑下来,微笑着看向Eduardo,“那么,我就先走了,很高兴认识你,Saverin先生。”


Eduardo只是沉默的看着她,看着她柔长的黑发和苗条的腰肢摇曳着走出房间。


“等一下。”他说,“也许,也许,”他咬着嘴唇,看着Harry那双清澈透亮的蓝眼睛,满满的都是无辜和信任,他的心口仿佛有一整片的碎玻璃渣,埋在血肉里,生生的痛出一身汗来,“Harry,也许你应该再看看那份文件。”


Harry只是张大漂亮的眼睛看着他,“那份文件,”他天真而疑惑的问,“为什么?有什么问题吗?”


Eduardo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不要失态,他强自压抑了自己几乎是条件反射的颤栗,露出一点微笑,“也许,也许有,又或者是我眼花了。”他强调,“可是,小心一点总是没错的,是吧?”


Harry笑微微的冲着Felicia伸出手,“好吧,把文件拿来我仔细看看。”


Felicia利落的转回身把文件重新递回他的手里,动作之快捷,甚至让Eduardo觉得她根本是一直在等着这个命令。


“oops,”Harry抓着文件扁了一下嘴看向Eduardo,一双眼无辜得可怜,“我怎么会这么粗心,居然看漏了后面的百分号,”他伸出一只手抓着Eduardo的手指,笑得一脸乖顺,“Eddie,哦Eddie,你可真是我的救星和福星,你不会知道你刚刚为我挽救了多么大的损失。”


Eduardo有些尴尬的想要把手抽出来,Harry抓得太紧,让他多少觉得有些不自在。


Felicia一脸紧张的拿起文件反复看了好几次,“天啊!”她说,“我很确定,它们在我的电脑里的时候绝对没有……”


“嘿,放松一点,放松,没关系,”Harry笑咪咪的拍拍她的手臂,“你得知道,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你的忠诚,Felicia,重新去做一份过来给我吧。”


Eduardo在Felicia离开后,转过头看着Harry,“你真的没有怀疑她?”


“当然,”Harry耸了耸肩,“当然不是她,我相信她电脑里的文件一定没有任何问题,在她打印出来的时候也没有任何问题。”他仰起头,一脸希冀的看着Eduardo,“Eddie,帮我一个忙,好吗?”


Eduardo微微一愣,“你要我去帮你查是谁在背后搞鬼吗?”他可不是福尔摩斯,这种事怎么看都不适合他吧?


Harry笑起来,“怎么可能?”他端肃了面色,正正经经的说,“Eddie,我希望你能来帮我,来Osborne公司,当我的CEO。”他轻柔的笑了一下,“我想这职位应该不至于辱没你,你要知道,就算你想收购Facebook,那也不是什么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Eduardo看着他,嘴唇微微的颤抖了一下,却什么也没有说。


 


Peter下了飞机,伸个懒腰,鉴于他的背包已经被Eduardo背走,所以他手里拎着Eduardo常用的那只旅行箱,装着他的散碎东西,好在没有把蜘蛛衣带来,不然身份就该暴露了,他几乎要拍胸口庆幸自己当时偷了一下懒。


Mark跟在他身后,臂弯夹着电脑,肩上挂了个小背包,Peter简直怀疑他连换洗的衣服都没带,好在这家伙不挑剔,随便找家店买一套小号的帽衫牛仔裤就可以塞进去,回想了一下Eduardo那一堆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全部装得进箱子里的西装衬衫领带皮鞋,Peter第一次觉得Mark这家伙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别乱跑。”一个没留神,Mark就淹没在人群里,好在Peter眼疾手快,一把揪住他T恤衫后的帽子把人拖了过来。


Mark不满的抬起头冷冷瞪视着他,那双没人气的玻璃球一般的眼睛看得Peter一阵泄气,“真不该让你跟来,”他小声嘀咕,“还不如那个Sean呢,起码比你有趣一点。”


“我不是来给你找乐趣的,”Mark哼了一声,“更不需要跟着你才能来纽约。”


Peter伸手抓了抓头发,精心打理过的蜜棕色短发早已在他身份被揭穿的时候就已经被他挠得乱七八糟,他换掉了Eduardo给他挑选的修身西服,宽松的棉质T恤和卡其布长裤让他觉得手脚都舒展开了,拖着手里那只旅行箱大步走得飞快,为了避免Mark再次沦陷在人潮里,他一直紧紧拉着Mark的手肘不放,导致Mark要三步并作两步才能勉强跟上他的节奏。


跨出机场的时候,天色已晚,Facebook纽约分部的接待员Nick接到了他们,一路上不停用仰慕的眼光偷望Mark,同时又带着一种十分令人不解的欣慰鬼鬼祟祟的打量Peter。


Mark上车后报了酒店地址,然后倒头就睡,Peter却因为在飞机上睡了太久,此时精神奕奕,只好假装没有发现Nick的小动作,伸手抓过Mark的电脑放在腿上玩游戏,看Mark睡得人事不知,又随手扯过一件外套给他搭在身上。


Nick一直从后视镜悄悄看他们,见Peter抬起头望过来,忙收回视线,连余光也不敢乱扫。


然而Peter正无聊得发慌,啪一声关上电脑,兴致勃勃的把头伸到前排,跟着他一起目视前方,突然想起自己应该先回家一趟,忙又把地址说了一遍。


“诶?”Nick一时手忙脚乱起来,“为……为什么?你不跟boss住一起吗?”


Peter眨巴了一下眼睛,有些莫名其妙,“我为什么要跟他住一起?”他有些嫌弃的撇了一下嘴角。


“呃,但是……可是……”Nick舌头打结,全身都快要冒汗了也没想好该怎么接话,暴君boss的家务事谁敢插嘴?又不是嫌自己活太腻。


Peter倒是终于回过神来,大笑着一巴掌拍在他肩头上,“你认错人了,”他说,“我不是Wardo。”


Nick更紧张了,“啥啊啊啊啊啊?您您您……失忆了?”


Peter张大眼睛,亮闪闪的转溜了一圈,终于忍不住笑起来,“哎呀,怎么被你看出来了?是啊,我在旧金山的时候,突然就失去记忆了,还好遇到Mark,他说认识我,所以特意送我回纽约来。”


“诶?您不是移民去新加坡了么?”


Peter愣了一下,赶紧补漏,“是吗?我……我忘了……”他十分理直气壮的找下家买单,“是Mark说我应该来纽约,刚刚那个地址也是他告诉我的,他说我住在那里,”他笑眯眯的追补一句,“难道不是吗?”


Nick猜测是不是自家暴君boss借昔日旧友失忆之际,寻求和好,想到自己险些破坏了boss的大计,这让他十分惶恐,只好胡乱应道,“我……我也不知道,既然boss说是那里,那当然就是了。”


Peter却不肯放过他,追着问他是不是认识自己,自己以前是怎样的人,发生过什么有趣的事没有,为什么要移民新加坡……


Nick唯恐自己一句话没回得对戳穿了boss的谎言,哪里还敢应声,一问三不知,连手都颤抖了,好不容易目标就在前方,一时精神大振,连声音都大了几倍,“就……就在那里,快到了!”


Mark被他惊醒,不悦的皱了一下眉,Peter顺手把电脑扔回他怀里,高高兴兴的下了车,从尾箱里拖出旅行箱,拍拍Nick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我逗你呢!”


Nick看着他扬长而去,车里的Mark仍蜷成一团自顾自的睡觉,一时整个人都方了……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