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ST/SK】《末世狂奔》二,末日AU,年下养成,OOC属性




Leonard McCoy像一头脚掌踩到了铁钉的大熊,暴躁的一把推开玻璃门,他的白色医师袍胸襟上血迹斑斑,额头微微鼓涨着青筋,手里握着注射器倒似拿着凶器一般。


四五个小护士尖叫着从病房里冲了出来,后面跟着一个年轻男子,面色青白可怖,一双眼却泛着血红,肩头插了一把手术刀,鲜血横流,他却似手里的全无所觉,只野兽般耸动鼻子,掀开的嘴唇边露出一排参差不齐的乱牙,随着他甩头的动作而涎沫飞溅。


McCoy灵巧的绕到他身后,注射器狠狠扎进他的脖子,满满一管麻醉剂注入,直接将人放倒在地。


“医生!”小护士们仿佛见了救星,蝴蝶般围在他身边,满脸惧怕,七嘴八舌,“怎么办?我们是不是应该立刻这里?”


“我已经打电话回家让家里人过来接我了,希望他们不会在路上遇见这些怪物。”


“可是我男朋友已经整整一天没有接过电话了……”一个小护士抽抽泣泣的哭了起来。


“安静一点!”McCoy烦恼的挥了挥手,“给实验室那边再打个电话问问情况,一小时内,如果他们不能拿出一个合理的方案,我们就必须马上撤离,这里已经太危险了,所有人现在立刻去穿上防护服,只要通往隔离区的门……”


仿佛在为他的话做出总结,一声尖叫,小护士颤抖的指着McCoy的身后,“来了,来了啊啊啊啊 !”


“跑!”McCoy可没兴趣留下来当炮灰,他只是个医生,不是超级英雄,何况他还有宝贝女儿要养。


一行人没命的冲过另一侧的防火门,强行拉上门锁死。


“怎么办?”一直哭着的小护士声音都哑掉了。


McCoy庆幸自己把车钥匙随身带着,没有放在外套口袋里,“只能从这里下车库,没办法,拼了!大家都尽量不要出声,别惊动了……”


电话欢快的响起来,McCoy瞪大眼睛扫视一圈,“谁的?关掉!”


“医……医生……”小护士指一指他的口袋,McCoy咬了咬牙,一把摸出手机关机,他妈的Jim这混蛋!




Kirk挠了挠头发,bones的手机有问题了,不是没信号就是打过去被挂掉,难道是在做手术?他躺进沙发里,百无聊赖的按着遥控器,换来换去都是新闻,连主持人都是同一人,就不能换个人吗?还是说这些人都照着同一张脸整的容?


他扔开遥控器,从堆得满沙发都是的购物袋里摸了一罐啤酒出来,又撕了一包薯片,咯吱咯吱的吃得满身渣末。


走廊上传来一阵扭打声,他从沙发上跃起,轻手轻脚靠近门边从猫眼里往外看,脚步沉重拖沓的男人,抓着一个满身是血的女人疯狂的啃噬她的脸,他的脸在惨白的灯光下微微泛青,一双眼却血红,仿佛有所感觉,他把脸恶狠狠的转向Kirk,耸起鼻子四处嗅闻,尖牙从咧开的嘴角露出来,带着血。


Kirk一惊,几乎是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回想起bones的电话,他一把捂住嘴,慢慢的退到窗边,伸手揭开窗帘看着外面。


他所住的地区是出了名的乱,今夜却安静得异常,浑浑噩噩的路灯照着湿漉漉的地面,他努力的想要确认那个躲在他车上的孩子并没有留在这里。


“咣”的一声巨响,紧接着又是一声,有人在开始砸门了,他搓了搓手掌,慢吞吞的走过去,一边拿起手机给bones打电话,显然这里并不安全,他不能让bones回到这里来,尤其当bones可能会去把他的小公主Joanna接过来。


手机没有人接听,这让他转而开始担心起bones的安全了。


砸门的声音越来越激烈,他静下心,悄悄的靠近猫眼看了一眼,又飞快的缩回来。


门前至少挤着六七个人,和之前所见的人大略相同,都是脸色青白,眼睛血红,掀开的嘴唇露出尖利带血的牙,衣服凌乱带血,甚至有一些模糊不清像呕吐物又像烂肉的东西黏糊糊的粘在身上。


他吞了吞口水,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丧尸游戏打太多导致做噩梦了。


被砸的铁门震动着他的手臂,他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痛得咬牙切齿,却再也顾不上,一把抓起桌上的车钥匙,反身冲到窗前,拉开插销,顺着窗外的消防管道往下滑。


快落地时,巷子里冲出一个男人,发出怪异的叫声扑过来,Kirk出溜往上窜了一下,险险避开那只指甲尖锐的手,低头一看,那男人已经兴致勃勃的开始往上攀爬,正要狠狠一脚踹脑门上,那男人倒是闷哼了一声,一颗头歪歪扭扭的从脖子上垂了下去,就此摔在地上,再也不能动弹了。


Kirk一怔,见之前躲在他车上的那个孩子从阴暗的角落里走出来,扔掉手里不知道哪里捡来的半截木棍,低下头看着那具似乎已经成为死人的身体,又抬起头来看着他,仍然面无表情,亮闪闪的大眼睛在路灯下简直像落了满天的星星。


“你怎么还没走?这里现在很不安全,你应该快些离开。”Kirk走到车边,打开车门,想了想,头一偏,“上车吧,我送你一程。”


那孩子倒也不矫情,乖乖的走过来爬上了车。


Kirk一边发动车,一边转头问那孩子,“你要去哪里?”


那孩子却不答话,只低下头看着自己露在衣袖外的手臂,他穿着一件倒长不短的袍子,露出半截小腿和手臂,腕上依稀可见印了几段字,似一圈手环,Kirk看不清写了什么,只其中一段五个字母都是大写勉强认出是SPOCK,便随口问道:“这是你的名字吗?”


那孩子眨眨眼看着他,似是不解。


Kirk指一指他的手腕,“Spock,这是你的名字吗?”


那孩子抿了一下嘴角,点一点头,犹豫的抬起手指了一下Kirk,眼带疑问。


“我吗?”Kirk笑了笑,“我是James Kirk,你可以叫我Jim。”他微笑,那双蓝眼睛在暗处闪动,剔透如水晶。


“我是Spock。”那孩子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他声音低沉缓慢,似乎并不善于交流沟通,发音却清晰标准。


Kirk笑着伸手,揉了揉他柔软顺滑的黑发,故意拨乱了那整齐得一丝不乱的刘海,而Spock那一脸想要避让却又强自忍耐的表情让Kirk莫名其妙的生出一股成就感来。





评论(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