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TSN/TASM】《脸对脸》七

 

Peter看着那张近在眼前的面瘫脸,笑眯眯的凑过去了一点,“好吧,别说我不给你机会,”他抬起手臂,一点一点用力的掰开了Mark紧握着的手指,“告诉我,为什么你不相信我,你看,我完全不认为我有任何的破绽在我们甚至还没来得及交谈的时候,在别人都没看出任何不妥的时候,能被你一眼看穿。如果理由足以让我信服呢,也许我会愿意跟你交换一下你想知道的小秘密?”

Mark冷冷的看着他,“这么说,你承认你只是个冒牌货了?你得知道,你和Wardo从头到脚,简直没有一根头发丝是相同的,鉴于我熟知他所有的家庭成员,所以我很肯定你和他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你们的DNA不一样,基因不一样,染色体不一样。你!根本不可能是他!没有任何可能是他!”

Peter仍然笑眯眯的看着他,“你仍然没有说,我到底哪里让你觉得不可能是他了?除了你,可没第二个人会怀疑我不是他。”

Mark厌恶的看了他一眼,把摆在面前的电脑翻了个面转给他看,“如果你是Wardo,那么,告诉我,这个人又该是谁?”

那是一张照片,刚刚被人传上Facebook,那张Peter天天都能从镜子里看见的脸,那一身昨天还穿在他身上的旧T恤和牛仔裤,还有他的背包,甚至是那个小小的蜘蛛侠挂坠,以及,曾经微笑着站在他身边的金发青年,带着同样的微笑……

恍如昨日。

恍如隔世。

他惨白着脸抬起头,看着对面那张得意洋洋胜券在握的脸,他的声音忍不住微微的颤抖,“你,最好真能像你以为的那样是个电脑天才,快,快一点,查找所有的航班,确认他是独自一人,确认他的去向……”

Mark狐疑的看了他一眼,“这种事不需要你来提醒我,然而……”

“快一点!”Peter简直是在怒吼了,“如果你不希望他出事的话,如果你不想从此以后再也看不见他,不知道他去了哪里,遭遇了什么噩运,甚至,甚至……”

你甚至都不可能知道他会死在什么地方。

这个念头让他狠狠的打了个冷战,他的胃不停翻涌,几乎就要吐了出来。

Harry,Harry,求求你,不要伤害他,不要带走他,不要再继续错下去,不要……

 

Dustin蹲在办公室外,手腕一翻,将一只纸杯反扣在门上,侧耳倾听,可惜密封太好,声音太小,什么也听不清。

倒是身边的咀嚼声越来越大。

他转过头,狠狠的瞪着那个以同样的姿势蹲在自己身边的混蛋——Sean Parker——以风卷残云的速度吞掉了一只纸杯蛋糕,又从怀里抱着的托盘里拿了一只出来。

那只黄澄澄的奶香四溢的蛋糕在他的眼皮下鼻尖上盘旋了一圈,被Sean收了回去,笑眯眯的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这个混蛋!

Dustin盯准了盘子里那只被烤得表面微微焦黄,蓬松柔软的蛋糕,毫不客气的伸手……

托盘轻巧的转了个方向,避开了他的手。

要不是怕被Mark发现,Dustin忍不住就想大叫了,他气鼓鼓的看着Sean,压低了声音,“你这混蛋跑这里来干什么?”

Sean咬了一口蛋糕,舔了舔嘴角,“当然跟你是同一个目的了,我亲爱的CTO。”

Dustin翻了个白眼,还没来得及开口,突然听见Mark的声音:“Dustin,我知道你在外面偷听,进来。”

好吧,被抓包了。

他不甘心的站起身,顺手从Sean的托盘里抓了几只蛋糕,推开门,努力让自己笑得一脸的无辜,“嗨,Wardo,快来尝尝蛋糕,可好吃了。”

“他不是Wardo,你这个白痴!”Mark尖锐的骂道,“赶紧把你的屁股给我乖乖放进椅子里,把你的手放在电脑键盘上,让我知道Facebook的CTO有足以支撑Facebook发展的能力而不是让它倒闭。我知道你经常黑进各大航空公司查看Wardo的行程,最后一次是他决定来参加股东会议,你为了确保他没有临阵脱逃……”

“我才没有经常黑……”Dustin小小声的抗议,只招来一记瞪视,赶紧乖乖闭嘴,大魔王看起来真是相当的不爽,可能随时会拿他出气也不一定。

Mark的双手啪的一声用力拍在Dustin面前的桌子上,“所以,立刻,找出今天内起飞的所有航班,找出Wardo在哪一班航班上。”

“Wardo?”Dusatin呆呆的看着Peter,用力向他眨眼,表示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鬼,我是不是真的撞了鬼,Wardo你不会是鬼魂吧?

“你要我说几遍,他不是Wardo,他哪里像Wardo?你们是都没长眼睛吗?”Mark一边输入指令,黑进航空公司的网站,一边怒骂,顺便把斜倚在门口吃着蛋糕看好戏的Sean也叫了进来帮忙。

“反正你闲着也没事,好歹让我知道你每年的大笔分红没有让你被酒精变成白痴。”Mark已经查了四起航班,却并没有找到Eduardo的名字,他虽是面无表情,内心的暴躁仍是让他更加尖酸刻薄起来。

Peter伸出手指揉了揉额角,“也许,也许我们已经来不及了,”他说,“我建议,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应该调查联邦航空局,查找私人飞机的信息。”

“你是说……”Mark从电脑屏幕中抬起头来,看着Peter。

“没错,照片上那个站在他身边的人,那是Harry,Harry Osborn,我相信你们都知道他的家族企业……”

“喔哦,那可真是相当相当的知名啊!我知道他们在生物科技领域方面非常出众,不过,这和Wardo有什么关系?”Sean侧过脸看着Peter,又塞了一只蛋糕给Dustin,“除非,你想要告诉我,你是他的克隆人?”他拍着自己的大腿笑起来,却无人附和,Mark的脸反而更黑了几分,这便足以让他闭嘴假装自己是空气了。

“哦,上帝,当然不可能!”Peter大叫起来,“Harry,他认识我,而Wardo和我长得那么像,他可能会绑架他,强行囚禁他……”他瞪着Sean似笑非笑的脸怒吼,“嘿,你那是什么表情,不要满脑子黄色念头。”

Sean讪讪的笑了一下,和Dustin对望一眼,示意:你看这些搞不懂状况的爱情鸟儿们,简直蠢毙了!

“所以,其实Wardo不至于会遇到什么生命危险,我猜想,”Sean伸了个懒腰,“只要你拿起你的电话,给你那位亲爱的Harry少爷打个电话,告诉他找错了人……”

“不!你们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就像这位Mr Zackerberg能认出我不是Wardo一样,如果你以为Harry会认不出我,那就真是太愚蠢了。总之,尽快找到Wardo,”Peter呼了一口气,“我不认为我给他打电话是个好主意,那也许反而会激怒他。”

Harry,他想起照片上那苍白的脸,柔软的金发和那双仿佛冰湖初融的清冷的蓝眼睛,他有多久没见过Harry了呢?

似乎,从Gwen死去,他就再也没有见过Harry了,他努力让自己遗忘这个曾经最好的朋友,努力让自己无视他的生命正在渐渐消逝的事实。

因为他该死,那是他应得的结局,他想。

可是,他真的该死吗?

那不是真正的Harry,那个病影响了他,他认识的Harry,并非外界所以为的骄傲任性的富家小少爷,只是个因为从小失去母亲,得不到父亲的关爱而藏有一丝自毁倾向的普通男孩。

Harry的温柔总是藏得很深,他以为没有人需要,也没有人想要,如果他轻易的流露出感情,也只会得到他父亲的漠视,甚至是鄙视。

为什么他会忘了呢?

那个时候的他,以为Harry还有更多的时间,更多的机会。

然而,Harry就那么变成了Green Goblin。

他颤抖着呼出一口气,Harry,他想,别把更多无辜的人牵扯进来,别逼我……

 

Harry是被渴醒的,他的喉咙仿佛被塞满了粗糙的沙砾,所有的水份都被卷走,只剩下干涸得几乎黏在一起的咽喉,勉强的撕扯着肺腑,发出困难无比的呼吸。

他觉得自己似乎变成了一具木乃伊,永远的困守黑暗,长眠于沙漠之下,听着亘古的风声呼啸而过,只剩下无边无际的干渴,和空寂。

一只温暖的手抚过他的脸颊,柔软的声音贴在耳边低声询问,“Harry,你还好吗?”一滴水珠落在他干裂的唇上,清润而甜美,如天神降下的甘露,他伸出舌尖,贪婪的祈求更多,在扫到一只吸管时,他赶紧含住,用上全身力气狠狠的吸了一口。

大量的水分涌入口腔,冲开粘黏的喉咙,他一边用力呼吸,让空气填满心肺,一边吸入更多的清水,却不慎呛入气管,一口水顿时喷洒出来,咳得脸红头涨,狼狈不堪,几乎喘不过气来。

“慢一点喝,别急。”那柔软的声音仍在耳侧,那温暖的手轻轻拍打他的背脊,Harry努力平缓了呼吸,倦极的斜靠着身边的人,那不是Peter,他告诉自己,你不应该对任何人表现出依赖,除了背叛,你什么也得不到。

可是,那么温暖,又那么柔软……

他的脸埋入Eduardo的颈窝,双手用力的抱住了那具瘦削的身体,汲取寒夜里仅余的一点体温,紧紧的咬住了嘴唇。

对不起……对不起……

“嘘,Harry,别紧张,没什么事了,你放松一点,再睡一会儿,天就快要亮了。”Eduardo轻拍怀中只剩下一把骨头的Harry,就像安抚着受惊的小动物。

Harry用力的抓紧了他,他的金发轻软的蹭过Eduardo的脸,他的声音低哑而脆弱,“别走,留下来,就这么陪着我。”

Eduardo犹豫了一下,没有回应,只是温柔的扶他躺好,给他盖上被子,“睡吧。”他说,轻轻的握住了那只冰冷的手,放进被子里去。

却仍是就那样握着,并没有放开。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