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TSN/ME】《Against all odds》六


 


Mark是个杀手。


也许他是这个世界上最不适合也最不像杀手的人。


Dustin曾问过他无数次,“Mark,你到底是为什么选择了干这一行?”


他第一次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正和Mark泡在酒吧里,各自面前已经摆了好几个空啤酒瓶,Chris坐在他的对面,熨烫整齐的衬衫长裤,倒像是隔壁那条街上办公楼里的寻常白领,听见他的问题,便好奇的笑着转过脸去看Mark。


Mark和Chris是初次见面,对于被一个可称为陌生的人这样近距离的盯着看,他显然有些不能适应,板着脸偏过头,一言不发的喝着手里的啤酒。


Dustin耸一耸肩,“啊,他就是这么个脾气,别管他了,”他拍拍桌子,兴致盎然的凑到Chris耳边说,“看见吧台右边那个刚进来的妞儿没?”


“赌什么?”Chris慢条斯理的举起啤酒瓶喝了一口。


反手从裤子后兜里摸出一把钥匙拍在桌上,Dustin俯低脸看着上面的蓝白双色标,“刚买的摩托车,看谁能把美人儿带出去兜风吧?”


Chris伸手拿起钥匙看了一眼,笑道,“妞儿归你,它归我怎样?”


“滚!”Dustin一把抢回钥匙,放在嘴边亲了一口,“在我心里,可没什么女人能比得上它。”


Chris大笑,然后突然站起身来,冲着门口挥了挥手,“这里,Eddie,看这边!”


穿着裁剪精致的衬衫和定制外套的Eduardo出现在这样的地方,看起来简直格格不入,然而他微笑的样子却仿佛这间嘈杂的小酒吧是豪华酒店的晚宴大厅。


Mark对于陌生人从来没有想要结识的兴趣,他放下啤酒瓶,考虑自己也许应该离开这里,他想要回到和Dustin合租的小套房去,这里的气氛显然并不适合他。


于是他站起来,还没来得及告辞,就看见眼前多了一双鞋。


黑色的皮鞋,干净得一尘不染,黑色笔挺的裤管,修长的双腿,他皱了一下眉,抬起头看着堵住自己去路的陌生人,那个人有一双温柔多情的蜜糖般的眼瞳,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晶亮得不可思议。


他直愣愣的看着那双眼睛,舌尖仿佛尝到一丝甜意。


“不好意思。”Eduardo发现自己挡住了Mark的路,赶紧往旁边让开了一下,Chris已经招呼他坐下,推了一瓶啤酒过去。


Mark突然不那么想走了,他看着Eduardo伸出手拿起了那瓶啤酒,扬起下巴喝了一口,衬衫领口被解开了两颗纽扣,露出脖子和半截锁骨,浅浅的褐色,就像他的眼睛一样带着蜂蜜般甜美的色泽。他几乎是下意识的舔了舔犬齿,强行让自己的目光离开那双含着啤酒瓶的柔软嘴唇。


于是,他重新拿起了自己的酒瓶,仰起头却没喝得到一滴酒液。


Dustin笑得直捶桌,反手伸向脑后打了个响指,“再来一打啤酒。”


“你到底还赌不赌了?”Chris手指拈着桌上的一支红色飞镖,轻轻一掷,飞镖自Dustin眼前掠过,飞入挂在墙上的一面靶盘,正命中红心。


拎了一瓶啤酒,Dustin扭头看靶盘,“赌飞镖?”两根手指夹起一只黄色飞镖,眯着眼微笑,“赢了喝酒还是输了喝酒?”


“随你!”


手腕一抖,将飞镖掷出,Dustin笑着看那只镖与Chris的那只并排挤在小小的红心里,得意的挑起嘴角,“赢了喝酒,输了买单。”


“好!”Chris伸手去取另一只蓝色的飞镖,却已被Mark拿在手里,他挑起眉头看着Mark,“OK,你们俩算一组,我和Eddie一组。”他伸手搭住Eduardo的肩头,“我的一位老朋友Eduardo,”他指一指Mark,“这是Dustin新来的室友Mark。”


Eduardo笑着晃了晃手里的啤酒瓶,和Mark轻轻碰了一下瓶子,“嗨,Mark,你好。”抬起头喝了一口酒,又笑,“你们玩吧,别算我,我一定会输的。”他的手指干净而修长,握着冰沁的啤酒瓶,一点点融化在瓶外的水沾在他的手指上,就像月光下初放的花叶上淡薄的露水。


Mark便跟着用力灌了一口酒,把目光从他的手指上移开,“没关系,Chris你也可以和Dustin一组。”他对于Chris言辞间流露出的与Eduardo的 亲昵熟识略觉不适应,以他们这样的身份,原不该对普通人太过亲近。


Eduardo笑着拍拍他的肩头,“那我跟你一组吧,我对你有信心,”他眨了眨那双漂亮的眼睛,带一点顽皮的弯起唇角,“别辜负我的信任,呐,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没带钱包,所以你要是输了,我可没法帮你负担那一半酒钱。”


Mark困惑的偏了一下头,那双没什么反应的蓝眼睛从Eduardo的脸落到了他搭在自己肩头的手上,他其实不那么喜欢被别人触碰,尤其是陌生人。


然而Eduardo的手那么温暖,体温透过他薄薄的T恤,熨帖着他的肌肤,他反手把Eduardo的手抓了下来,却没有松开。


他手里的飞镖投了出去,那小小的红心被Dustin和Chris的飞镖挤得满满的,根本不可能还容得下第三者的介入。


那支蓝色的飞镖就么轻易的从两支镖的中间插入,狠狠将另两支震落下靶盘。


Chris眼中闪过一丝警觉,偏头看向Eduardo,却只见到他唇边柔软的笑影,Dustin大呼小叫,“Mark你作弊!”


Mark抬腕喝了一口酒,没理他,转头看着Eduardo,“跟我一组不需要带钱包。”


Eduardo大笑,伸手捞了一瓶酒放在Mark面前,“既然有人买单,当然得多喝一点。”


他似忘了自己的一只手还在Mark的掌中。


而Mark显然也忘了。


 


Dustin最后一次问这个问题的时候,Mark正在整理他的旅行箱,这显然不合逻辑,通常Mark在接到暗杀任务的时候,他只会整理他的枪而已。


一如既往,Mark没有回应他,Dustin从窗台上跳下来,蹲在他身边看他面无表情的把自己的零碎东西都收捡进去,“你要去哪里?”他终于觉得不对了,小心的伸出手指戳了戳Mark的膝盖。


Mark把旅行箱关好靠墙放立,他转过头看着Dustin,“明天是我干的最后一票,我要离开这里了。”


“怎么可能?”Dustin睁大了眼睛看着他,“他们不会放你离开的,Mark,别干蠢事。”


Mark眨了眨眼没说话,他有一双剔透的蓝眼睛,能清楚的映出Dustin的影子,那让他看起来连冷漠都显得有些无辜。


那天之后,Dustin再也没有见过Mark,甚至不知道Mark身在何处,他暗自庆幸,又暗自不忿,Mark居然真的就这样离开了,而他却仍然留在这里。


他一直在想象,Mark和那个看起来矜贵小少爷一样的Eduardo,到底是去了什么地方,他们再也没有出现过,再也没有任何消息。


就好像这世上从来也没有这么两个人存在过。


连Chris也绝口不提,就仿佛从头到尾一切都不过是他的幻想。


过了很久很久,久到他几乎要忘记Mark这个人了,某一日,他和Chris凑在一起喝酒,醉得快要不省人事的时候,Chris终于告诉他,Mark入狱了。


那一瞬间,他的酒醒了,Chris却彻底的醉倒,他把自己埋进沙发里,狠狠的哭了一场,却不知为何。


就似自己亲手营造的美好梦境,终于被亲手打碎,再也不复存在。


Chris的手抚过他的后脑,他哽咽着把自己塞进Chris的怀里,汲取那一丝暖气,Chris亲了亲他的额头,仿佛微微叹息。


总有一天,我们会失去一切,然而,从来也没有人给过我们选择的机会。


他只能用力的抓紧了Chris的衬衫。



评论(10)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