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TSN/ME】《Against all odds》五

 

Eduardo Saverin有一双温柔的棕色眼睛,他用白皙修长的手指翻过泛黄的书页时,唇边的微笑总让人怀想起青春年少时的的那些美好。

然而他那双灵巧稳定的手在离开了书籍和咖啡杯后,更多的时候却是和枪在一起的。

从他五岁开始,他的玩具就已经成了各种枪械,十二岁的时候,生日礼物是一颗子弹,他被父亲牵着手,从Savein家的老宅大门走出来,骑上一匹小马,跟在父亲的身后,去寻找这颗子弹的猎物。

他需要用血来证明自己已经长大成人。

老宅后面的山上有很大一片树林,林子里有很多的鸟,也有毛茸茸的小兔子,偶尔会看见鹿,甚至是野狗。

他一路上都在祈求那些兔子和小鹿能离得远一些,远到视线之外,远到他看不见的地方去。

直到一个孩子出现在他面前,那个孩子看起来比他还略小一些,被牢牢的绑在树上,嘴里塞着毛巾,惊恐万状的看着他,就好像他是什么怪物。

他茫然而又慌乱的看了父亲一眼,那不该是他的猎物,他想,那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不是猎物,那怎么可能是他的猎物?

“杀了他。”父亲的脸在林间斑驳的阳光下,支离破碎,看不清表情。

他觉得全身都在颤抖,甚至连枪都握不住,“不,我不能……”他的声音被风割得粉碎,疯狂的摇着头。

父亲低下头凝视着他,“来,杀了他,然后我们就回家去吃蛋糕庆祝你的生日了,别让你的母亲久等。”

他看着自己的双手,和手掌里的枪,那是他的第一支枪,连上油保养都是他亲自动手,他拆卸和组装枪支的速度甚至比很多老手都快。

阳光穿过树叶落在他手上,一团阴影。

如血。

他几乎失手将枪扔掉。

仿佛求助般的抬起头看着父亲,却只看见那双冰冷眼里流露出的失望,“或者杀了他,或者,杀了你的马。”

“不……”他怯怯的伸出手去拉父亲的衣角,却被毫不留情的拍掉,那双眼里的失望慢慢转化为鄙视。

“拿起你的枪,不管你射向什么东西,我要看见血。”

他觉得胸腔里的心脏狂乱跳动,连呼吸都不稳,对面的孩子睁大双眼,哀求的看着他,他举起枪,手掌抚摸着身下那匹漂亮的小马Elena,那是一匹栗色的纯血马,是他八岁生日的时候,母亲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也是他从小到大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伙伴。

Elena亲昵的侧过头轻舔他的手指,热乎乎湿漉漉的,他不能想象转瞬之间它就要死在他的枪下,这片铺满腐土落叶的地方就是它的葬身地。

他再也不能喂它吃糖,给它梳理鬃毛,牵它去树林另一头的池塘里玩水……

然而父亲的眼睛正死死盯着他,等着他开枪。

他颤抖着,缓缓的平复呼吸,真可笑,直到这个时候,他的手指也仍然稳稳的握着枪,没有一丝动摇。

“开枪!不然你就不能成为我的儿子!”

父亲的厉吼和声音里无法掩饰的嫌弃让他无法思考,他咬着牙,嘴唇扭曲,努力忍着眼泪,他的手指终于扣下了扳机。

“呯!”

他从马背上摔了下来,咽喉似被哽住,眼前血色弥漫,什么都已看不清。

父亲站在他面前,背着光的身影巨大得可怕,然而抱着他的手却温柔而温暖,“你不该是我的儿子,Eduardo,为什么偏偏要让你出生在这样的家庭里?”

“别杀他,父亲,”他在恍惚中喃喃自语,“别杀那孩子,别杀我的Elena,父亲,求你了!”

他的左手掌掌心多了个伤疤,他的左手再也不能入往日那样灵巧迅速的帮助他拆卸和组装枪支,他在父亲的眼里几乎快要成为一个废人了。

然而,他多了一个朋友。

那个被当成猎物绑在树上的孩子,就这样陪在了他身边,一直到现在。

一直到成为代替他杀人的Chris。

他觉得对不起Chris,没有谁天生就应该被别人所选择而不是由着自己的心愿去选择。

Chris却只是嗤笑,“不,我亲爱的Eddie,”刚开始他管叫他少爷,Eduardo一再要求他像自己去世的母亲那样称呼自己Eddie,“我很高兴你选择了我,选择了让我活着,那么,在此之后便是我自己的选择了。”

“火器为不祥之物,持枪者总是难免亡于枪下。”Eduardo难过的握着他的手,“我有时候在想,如果那天我在遇到你之前就用那颗子弹打伤了小兔子或别的什么小动物的话,也许我就可以背负自己的命运,而不是连累你了。”

Chris笑起来,“那我大概就没机会见识这个世界的另一面了。”

那不是很好吗?Eduardo偶尔也会觉得不能理解Chris的想法,那个沉稳安静的Chris,有时候也会冒出一些疯狂刺激的念头。

他甚至鼓励过Eduardo和Mark一起离开。

在五年前。

在Mark入狱的前夜。

当他接到新的任务,知道自己的暗杀目标是Mark。

当他发现Mark所接下的最后一个暗杀任务其实只是一个陷阱的时候。

他只能把一切告诉Eduardo,不惜赌上他自己的生命。

然而……

 

Eduardo毫无意识浑浑噩噩的从机场里走出来,他目光散乱,连呼吸都无法调匀,人群熙熙攘攘,来来去去,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走。

父亲去世了!

父亲在街头遇袭去世了!

他却在机场,等着那个可能永远也不会来的人。

等着和那个人说再见。

又或是和那个人一起同这个城市再见。

他以为他是恨着父亲的。

从他不得不把Mark送入监狱,又不得不和Christy结婚开始,他觉得他恨着父亲。

他觉得他从未如此恨过一个人。

可是父亲死了。

他没有来得及跟他说他恨他,甚至也没来得及跟他说他爱他。

那么多的人擦着他的肩走过,那么多人的无视的走过,没有一个人认识他,没有一个人承载他的爱和恨。

胸口堆积的情感突然就那么决堤一般的汹涌而出,心脏缺失的那一块再也无法堵得上。

他冲了出去,穿过重重人流,疯狂的奔跑,向着老宅的方向。

向着家的方向。

失去了父亲的家。

失去一切的家。

只剩下Chris的家。

然而,那毕竟仍是他的家。

是他生命里不能割舍不能否认的一部分。

 

Mark把背后的黑色旅行袋扔进车里,手机响起,Sean的声音传递过来,“都办妥了吗?”

“当然。”

“我还以为……你联系Dustin了吗?”

“没有,这件事我不希望他知道。”

“好吧,那这件事就是我们之间的秘密了,我不会告诉他的。”

“如果你不想死的话。”

“嘿,Mark,你能不这样威胁我吗?简直像小孩子一样。”

“废话说完了?”

“等等,等等等等,我还有事没说。”

Mark便沉默着等他说话,然而Sean却笑了起来,“Mark,你真的知道Eduardo是谁吗?”


评论(5)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