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TSN/ME】《Against all odds》四


 


Eduardo在打开房门的一瞬间,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屏住呼吸,直到他确认房间里空无一人,才匆匆的关上门,直奔卧室,拖了一只小号的旅行箱打开,从最底层的柜子里翻出护照和几叠现金放进去,又取了几件衬衫和长裤放在上面,他迟疑了一下,看着柜子里那一支M9自动手枪,慢慢的取下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放在手枪旁边。


房门外传来细碎的声响,他一把抓起手枪反手背在身后,听见清脆的高跟鞋敲打大理石地面的声音,他微微皱了一下眉,将手枪塞进了后腰,然后不动声色的走出卧室,看着刚刚踏进门口的妻子,“Christy。”他打了个招呼,疏淡如路人。


“亲爱的,你今天回来得好早。”Christy踢掉高跟鞋,脱下外套扔在沙发上,伸手拢了拢头发,她穿着黑色连身裤,交叉的领口衬着长长的钻石项链直落到腰际,漂亮的胸部线条足以让每个男人心猿意马。她看起来有点烦恼,抱着手臂来回的走动,那双睫毛密长的棕黑色眼眸甚至没有多看Eduardo一眼。


Eduardo嗯了一声,慢条斯理的走回卧室继续收拾着东西,他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之极,“Christy,我有点事需要出门两天,所以明天那个珠宝展我不能陪你去了,你之前选中的那套宝石首饰,我已经让人帮你订下。”


Christy倚在卧室门边看着他,她深棕色的眼睛像一块融化的巧克力,黏腻得让人看不清,过了好一会儿,她懒洋洋的回身走到沙发边坐下,“亲爱的,”她说,“我想我有点事需要跟你商量一下。”


Eduardo一手拿着外套一手提着旅行箱走到她身边,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恐怕,我现在没有时间陪你说话,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吧。”


Christy看着他走到门边, 她的声音轻柔而忧伤,“亲爱的Eduardo,我听说,你那位叫Mark的朋友已经出狱了。” 
他的手微微一顿,却仍旧还是推开了房门。 




“Eduardo!”她的声音放大了一些,脸上也渐渐生出一点怒气,“Eduardo,我亲爱的丈夫,”她的声音仿佛蕴含着狂暴雷电的乌云,让人情不自禁的畏惧,“也许你不得不来陪我聊天,我可是好心特意回来告诉你,”她看着Eduardo已经走出门外的身体,尖锐的笑了起来,“你尊敬的父亲显然也已经得到这个消息了。”


Eduardo停住了脚步,头也不回的问:“那又怎样?”


Christy一手托着腮,微笑的看着他挺直的背影,“亲爱的,如果是平时的话,我其实完全不介意你出去玩几天,然而,我怀孕了,所以……”


“砰”的一声,Eduardo扔下箱子和外套大步走到她身边,狠狠的抓住了她的肩膀,“你在找死!”他的声音因愤怒而颤抖,“你会害死你自己。”


Christy若无其事的拍了拍他的手臂,笑道:“喔,亲爱的,知道你还这么关心我,真是太让我感动了。 ”


“立刻,去把孩子打掉,”Eduardo努力让自己平复心情,“这件事还有其他人知道吗?”他松开手,来回踱了几步,心烦意乱,“天啊!我真不相信你会如此愚蠢。”


Christy一脸天真娇俏的看着他,“嘿,亲爱的,我们已经结婚五年了,有个宝宝不是很正常的吗?Saverin先生可是对此非常开心呢。”


Eduardo瞪大眼,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你居然告诉我父亲了?天啊!你疯了!”他暴躁的来回走动,“你明知道,我父亲肯定会在你生下孩子后验DNA,你居然……”他用力抓着头发,“别逼我伤害你,Christy,无论如何,你不能留下这个孩子。”


“亲爱的,我可真没想到,你居然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肯放过。”Christy懒洋洋的斜倚着沙发,手指轻轻绕着发梢,笑意盈盈,“你应该知道,大概你这辈子也就只得这么一个拥有你血统的继承人了。”


“好了,Christy,你我都心知肚明,这孩子根本不可能是我的。”Eduardo颓丧的跌坐在沙发上,双手深深的埋入浓密的短发中,他需要尽快处理掉这件事。


“你真是胡说八道,”Christy伸手拉住他的右手,笑道,“这孩子若不是你的,我怎么敢留下?又怎么敢让Saverin先生知道?”


Eduardo用力挣脱她的桎梏,“不可能!”他冰冷的看着她,“不管你打什么主意,这个孩子不能留下。”


“如果有了孩子,我想你应该也会少很多麻烦不是吗?至少你父亲不用盯得你那么紧了。”Christy玩味的看着他的脸,“不管你是想假装自己只是个普通人,还是想跟那个Mark在一起,我猜,他应该不会再采取什么太过极端的手段了。”


“别指望我会跟你一起干蠢事,Christy,”Eduardo站起身来,“我并不介意你怀的孩子是谁的,”他一手叉腰,衬衫袖口卷起,露出尖锐的肘骨,手臂线条纤长犀利,却奇异的充满力度,另一只手抚过柔软微卷的发梢,指节抵住额角轻揉,“但你要知道……”


Christy打断了他的话,“Eduardo,”她的声音有些微的怪异,“你……”


Eduardo转过身看着她。


“你的戒指呢?”她惊疑不定的盯着他的脸,“还是说,你,你真的是打算要放弃一切了?”她危险的眯起了眼,密长眼睫微微扇动,“亲爱的,现在该轮到我警告你,别做傻事,不管是为了你,还是为了我肚子里的孩子。”


“那不关我的事。”Eduardo烦躁的一摔手,“不,我没有时间跟你废话了,你非要留着这孩子,那也随你,可是那不是我的孩子,与我没有任何关系。”


“那就是你的孩子,Eduardo,就算验DNA,那也是你的孩子,亲爱的,你得知道,想怀上你的孩子,并不一定非要跟你上床不可。”


Eduardo看着她的脸,她笑得越是甜蜜,他便越觉得心头发冷。


如果那真是他的孩子……


如果……


那真是他的孩子……




 


Mark坐在那辆破旧得快要报废的车里,膝盖上放着一本笔电,Sean给他的优盘摆在笔电的键盘上,他的手指轻轻的,有一拍没一拍的敲打着笔电,半闭着眼,看起来神色郁郁。


如果他现在赶到机场,如果Eduardo真的如约在机场等他,那么,他是不是真能放得下一切,和Eduardo一起离开?


他其实并不太确定。


就像他再一次看见Eduardo时,他看着那张脸,看着那枚结婚戒指,却并没有想象中的滔天怒火。


也许这五年牢狱,已经彻底磨平了他的棱角,他自嘲的歪了一下嘴角,把笔电收了起来,优盘塞回裤兜,从后座里拎出一个硕大的黑色旅行袋,慢悠悠的离开了车库。


车库外避开了摄像头的角落里停了一辆黑色SUV,Mark把旅行袋扔上了,坐进了驾驶室,慢慢的开着车离开了车库。


也许,他再也不必回来这里。


如果顺利的话。


也许他会买一张机票,和Eduardo从此远离这个城市,远离所有一切。


也许他……


他看着前路,表情漠然,只是微微的加大了油门。


 
 


Eduardo坐在机场的候机室里等着Mark,他没有带任何东西,除了后腰上的那支枪和临走前塞进外套内衬口袋里的护照。


Mark还没有来,又或者是已经离开?


Eduardo不敢细想,他只能一直等下去,等到连自己都放弃。


他甚至不知道当Mark出现的时候,他应该怎样告诉Mark说他不能跟他一起离开,如果Mark微笑着看他,向他伸出他的手……


他怀疑他根本没有办法拒绝,如果那是Mark的话。


他把脸埋进手掌里,深深吸了一口气,默默祈祷着,希望神能听见他的诉求,让Mark早一点赶到,早一点,再早一点。


在Christy告诉父亲之前,让Mark安全的离开这里。


他并不知道,就在一个小时之前,Mark也曾坐在这个位置上,膝盖上放着护照,护照上放着一只旧手表,看着秒针分针一点点的转动。


一点点的交错,绞碎时光。


五年。


一千八百二十六天。


四万三千八百二十四个小时。


二百六十二万九千四百四十分钟。


一亿五千七百七十六万六千四百秒。


每一秒的过往都在冷冷瞪视着他,直到他再也无法承受为止。


五个小时之后,Mark接到了一个电话,他把手表重新戴回腕间,收起护照,起身离开了机场。


他给了Eduardo五个小时的时间,既然Eduardo不能真正放下一切,那么,就算他等上五十个小时五百个小时,又有什么区别?


你看,他已经等了整整的五年,也不过换回如此结局。


 


Eduardo坐在机场大厅里,看着人流如潮,来来往往,Mark一直没有出现,他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盼望着他来,或是不来。


一拨又一拨乘客来了又去了。


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外,远远的地平线吞没了仿佛燃烧着的夕阳,那些残落的余晖,柔软而惊慌,像无处安置的孩子,慢慢的,被夜幕抹去痕迹。


Eduardo开始觉得有一点点冷了,虽然恒温的室内并不应该受到日出日落对气温的影响,他还是微微的缩起肩膀。


电话就是在这个时候突兀的响起的。


他甚至是在第三次响起的时候,才意识到那是自己的电话在响。


也许是Christy,她大概是想要提醒他该回去了,这个念头让他皱了皱眉,想要彻底忽视这个可能。


然而铃声响得实在太坚持,在身边的人再三目视之后,他不得已的摸出电话,却看见屏幕上闪过Chris的名字。


如果他知道了Mark来找他的事,如果他想要劝他别跟着Mark离开……


Eduardo摇了摇头,接起电话,“Chris,我……”


“回来,出事了,你必须立刻回来。”Chris的声音冰冷,在他的记忆里,除了Mark入狱,他从没听见过Chris这样跟他说过话。


“不,Chris,我不能,至少现在不能,我……”


“Saverin先生在街头遇袭去世了,不管你在哪里,跟谁一起,现在!立刻!回来!”Chris干脆利落的挂掉了电话。


Eduardo手里的电话便掉了下去……


摔得四分五裂。



评论(9)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