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TSN/TASM】《脸对脸》五


 


Peter强忍着打呵欠的冲动,从公文包里取出Eduardo所说的那份文字资料摊开在桌上,指间来回转动着原子笔,有人靠近他耳边小声问:“是不是觉得很无聊?”


他懒洋洋的没有做出回应,甚至没有回头,另一侧的Dustin已经愤愤的瞪了过去:“Sean,闪开点儿,没人欢迎你。”


Sean低声笑着,一只手臂环过Peter的肩头,借势将下巴枕在他肩上,从他的后脑方向对着Dustin挑衅,“至少Wardo不会排斥我。”


“你不能叫他Wardo!”Dustin眼睛瞪得更大了,要不是Peter安抚性的拍拍他的手臂,他可能已经忍不住的尖叫起来。


“我能叫你Wardo吗?”Sean有点太过于贴近他的耳垂了,热气暖烘烘的吹在他的脖子上,这让他觉得十分不自在。


“不好意思,不过,也许……”他正想抗议,Sean的嘴唇暧昧的滑过他的耳廓,“嘿,别这么傻,”他拍了拍Peter的手背,声音放大了一点,“你看,Mark在看我们了。”


Peter不以为意的扫了Mark一眼,好吧,如果说他还在意什么的话,也许就是为了自己居然在别人的会议上如此大张旗鼓的走神和聊天而觉得颇为歉疚了。


然而,那是Mark,他撇了一下唇角,收起了自己那一点愧意,别怪他对Mark有成见,而原本,他对Mark是相当欣赏的。


“你拥有我的部分注意力,最小的那部分,我剩下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办公室,我和同事们正在做的事情,在座的没有一位有能力做到,尤其包括你的委托人,他们没有这份脑筋和这份创造力。”


Peter对这段话实在印象深刻,那是Mark留给他的第一印象,任性又嚣张,就因为他是个天才,你看,他并不需要把别人放在眼里,因为总会有那么多人,有更多的人愿意把他放在自己的眼里。


然而,他见到了Eduardo,那个看起来温和沉郁的,与他几乎长着同一张脸的Eduardo,当他想起当年的官司,想起媒体上所能见的一切资讯,虽语焉不详,他仍能透过Eduardo的眼睛,仿若目睹,最好的朋友的背叛,失去的一切,为什么会有人以为金钱便能弥补所有?


当你的感情与灵魂都已碎不成片,你根本不知道你到底需要什么。


你甚至连自己都不再需要。


太过于深知这样的伤痛,所以他才会坐在这里,由着Sean趴在他肩上跟Dustin大小眼对望,无视了Mark不时投注过来的仿佛在探视一台电脑的眼神。


不过,他不耐烦的偏过头,伸出一根手指嫌弃的抵着Sean的额头把他推离了自己,“你挡着我了,”他有些不悦的说,“要不我跟你换位置好了?”


Dustin一把抱住他手臂,“Wardo,别理他,”他用尽力气瞪了Sean一眼,然后眨巴眼问Peter,“要不我们悄悄溜出去吧?Facebook的员工餐厅有很多好吃的,尤其是纸杯蛋糕,(SEAN插嘴:这个我可以证明,真的很好吃。)我可以一口气吃十八个!”


Peter睁大了眼睛“喔……”上上下下打量他,然后盯着他微微凸起的小肚子,很是认真的说,“除非那纸杯蛋糕小得只有鸡蛋那么一点,不然我觉得你应该吃不完十八个,这个食量和你的胃部体积显然不相等,那么……”他笑得双眼弯弯亮闪闪的看着Dustin,“我们还等什么呢?”


“来,”Dustin热心的指导他,面不改色的四下张望,“先若无其事的看着大家,眼神要专注,表示你在认真听他们讲那些莫名其妙的报表啊财务什么的,然后,小心观察Mark,趁他没注意的时候,低头,弯腰……”


Peter十分配合的俯低身子,Dustin手臂一伸,恨恨的戳向Sean,“你低头弯腰干什么?突然凹下来一大片,会暴露目标啊!”


Sean一脸无辜的表示,“不是你让我低头弯腰的吗?一个口令一个动作我还错了?”


“别理他,”Dustin撇了撇嘴,一把拉过Peter,“跟着我,我们这个位置离后门最近,最容易溜,而且Mark那个角度,除非他站起来,不然看不到后门的下半截,所以只要我们悄悄的不要发出声音……”


“他已经站起来了。”Peter无奈的说,“所以我们是坐直呢?还是继续溜呢?”


Dustin歪着头从下往上的看他,微微张着嘴,那样子看起来蠢得十分可笑,Sean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搭着Peter的肩膀,斜着眼与他对望,笑得轻佻可恨,“你要不是挨着Wardo坐呢,大概现在已经坐在员工餐厅吃你的纸杯蛋糕了。”


这话说得太有道理,Dustin愤愤的咬着手指,假装自己只是弯腰捡起了一支笔,一脸正直无辜的对上Mark投射过来的目光。


Mark的眼光从他的脸上扫到Peter的脸上,又扫过笑眯眯的Sean,他只觉得那眼似刀子一般,越来越冷,越来越利。


于是,他的腿肚子无可自控的微微抽搐了一下。


“你怎么了?”Peter再次无视了Mark,转过头看着他。


Dustin苦着脸几乎要哭出来,“我好像抽筋了嘤嘤嘤!”


“抽筋?哪里抽筋了?”Peter热心的自告奋勇,“我帮你揉揉,一下就好。”


还一下就好?估计是一下就挂了吧!


Dustin扁了扁嘴,第一次认可了Sean的话,如果不是他非要挨着Wardo坐的话,现在的他应该高高兴兴的坐在员工餐厅吃蛋糕,而不是坐在这里腿肚子抽着筋还要被Mark的眼神一刀接一刀的刮。


 


 


“嘿,Harry,你还好吗?”Eduardo小心的掠开Harry被汗浸湿的额发,看着他微微张开的眼睛,那双失焦的蓝色眼珠在对上他的脸的瞬间,便清醒了过来。


“Peter,”他软弱无力的冰凉的手指紧紧握着Eduardo,“太好了,你没有离开。”


Eduardo便瞬间生出一股歉意来,他不该欺骗Harry,然而,他看着那双水晶般明亮而剔透眼睛,却无法说出真相,“我不会在你生病的时候离开。”他小心的隐藏了自己的巴西口音,并不是他无法准确发音,只是他并不以自己的口音为耻,便没有刻意掩饰而已。


Harry微微的笑了一下,苍白的脸颊蹭过他的手指,“好温暖,”他说,“Peter,你的体温……好温暖……”他的声音渐渐低沉下去,再次陷入昏迷。


Eduardo小心的握住他的手,他连手指都苍白得似连血液都被冻结,眉睫沉郁,愁思不解。


用大口罩封脸的私人医生走过来,含糊不清的告诉他,可以上飞机了。


Eduardo对着那架停机坪上沐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环球6000吹了声口哨,随手将背包摔在身后,手指勾着背带,跟在Harry的推车后面走向飞机。


背带上挂着的坠子一下下的打着他的手臂,他好奇的偏过头看了一眼,居然是一只红蓝相间的小蜘蛛侠,圆圆的脑袋,小小的长手长腿缠着背带抱成一团,银白色眼罩的大眼睛就好像真的在与他对视,他忍不住的笑起来,手指轻轻戳了一下那软绵绵的小脸蛋,然后,他似突然想起来,“你们是要去哪里?”


“Peter少爷,当然是回纽约。”头发花白管家模样的男人告诉他,这个称呼让他心头又咯噔了一下。


这一定是老天在惩罚他把Peter丢在Facebook独自溜走。


他后悔极了。


然而,现在好像也来不及说不去了?


他看着前后左右围绕身侧的黑衣保镖,小心翼翼的吞了吞口水,假装不在意的上了飞机。


机舱关闭的时候,他心里滑过一丝不安,然而阳光自舷窗射入,轻柔的照在Harry柔顺的金发上,微微泛着光泽,那张漂亮的脸如此的脆弱无害。


Eduardo拉了拉从Harry身上滑落的毯子,“Peter,别走,”Harry的声音颤抖而破碎,“I need you……”


他的手停在Harry的肩上,那些往事便似摔得四分五裂的镜子,清晰的映照着他的脸,锋锐的边缘割破他的心脉。


血流成河。


冰封成霜。


就连阳光,就连恒温的室温也无法让他的血液再次奔流。


他用尽全身力气却再也无法站立,手指紧紧的抓着Harry的床沿,身不由己的蹲了下去。


 



评论(15)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