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TSN/ME】《笑忘书》十一

十一

 

 

Eduardo其实是宁可就那么睡死过去的,他全身上下没一个毛孔不在酸软发痛,然而Mark不停的催他,他只好没奈何的起身,随手从柜子里抽了件衬衫穿上,一边扣着扣子,一边就走了出去。

刚到卧室门口,突然觉得眼前一黑,所有的光源于瞬间失去,Eduardo茫然的喊了一声Mark,伸手扶住墙,试图去寻找墙上的开关。

“Wardo,”Mark的声音听起来喜气盈盈,“准备好了吗?”

他是真的愣住了,“Mark,你到底在干什么?”

一团微弱的暖黄色光芒慢慢亮起,映着Mark微笑的脸,“Wardo,生日快乐!”他的手里捧着一只蛋糕,蛋糕上插了一只小小的蜡烛,烛光摇曳,恍然若梦。

那温暖的烛光,便仿佛是他这一生唯一一次的爱恋,在黑暗里那样的明亮,而那投火的飞蛾,便再也不能全身而退。

Eduardo抿紧了嘴唇看着他,一言不发,Mark显然没料到他的反应,一时有些着了慌,“Wardo?”他小心的问,“你不开心吗?”手忙脚乱的把蛋糕放下,Mark走过来扶住他的手臂,仔细的看他的脸。

Eduardo别扭的拧开脸,不肯看他,Mark更觉不安,伸手捏住他下巴逼他与自己对视,“你怎么了?是不是我又做错了什么,惹你伤心了?”

“不,Mark,Mark,”他声音微微的哽咽,“我只是……”他颤抖的手指慢慢的抬起来,抓住正抚过自己面颊的Mark的手,“谢谢你,Mark。”

他那样的真心实意,反而让Mark羞愧起来,“Wardo,”他满心的歉意,“我以前是不是从来没有在意过你的生日?”

Eduardo心想你连我都没有在意过,何况是我的生日?然而他只是微微一笑,声音温软,“我只是没想到你现在还能记得我的生日。”

Mark拉着他的手走到桌边,捧起蛋糕递到他面前,“Wardo,来许个心愿吧!”

Eduardo笑了起来,“我从小到大许了无数的心愿,却没有一个成真。”他闭上眼,长长的睫毛在烛火中微微颤动,如同盈满幻彩的美梦,

Mark看着他轮廓优美柔和的侧脸,心中一动,倾身吻了过去。

Eduardo噗嗤一下笑开了,却并不避开,任由他在自己颊边轻轻一吻,问道,“可以切蛋糕了吗?”

Mark拿起一边的早已准备好的刀子递给他,又问,“许了什么愿?”

“说了就不灵了。”Eduardo接过刀,看着蛋糕上那两朵藤蔓交缠铺陈了整个蛋糕的精致玫瑰,皱着眉想寻找一处不会破坏画面的空隙处下刀。

“你不是说反正也没成真过吗?”Mark不依不饶的追着问。

“不行,不能告诉你。”Eduardo笑得眉眼弯弯,推了Mark一把,“快去把灯打开,我要切蛋糕。”

Mark便转身走过去开灯,嘴里不忘提醒他,“别切,等我过来了再切。”

灯光乍然亮起,Eduardo不习惯的眯起了眼,Mark从他身后抱住了他,伸手握住他拿着刀的手指,慢慢的引导着他切入蛋糕里去,嘴里仍是不忘问,“那,至少可以告诉我,是不是与我有关?”

Eduardo的手指颤抖了一下,蛋糕被切歪了一点,刚好碰翻了一朵花,他“啊”了一声,却已经来不及停住手,眼睁睁看着刀锋齐齐整整的将花瓣切为两半。

Mark全然没有在意,只是盯着Eduardo的脸,问道:“你还没回答我呢。”

Eduardo怔怔的看着那朵破碎的花,好一会儿才茫然的问,“什么?你说什么?”

“你许的愿,”Mark抽走他手中沾满奶油的刀,逼近他的脸,“和我有关吗?”他皱了皱眉,又问,“还是和那个打电话来的家伙有关?”

“谁?”Eduardo看起来仍是一脸的心不在焉,Mark心中便陡然生出不悦来,“下午打电话给你的那个家伙。”

Eduardo偏过头看了他一眼,笑了起来,“哦,你说安东尼奥,那是我的一个意大利同事。”

“果然是意大利佬,”Mark不屑的撇了一下嘴,“对着什么人都能叫亲爱的。”

Eduardo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Mark,你是在吃醋吗?”

Mark看着他灯光下水润晶莹的双眸,突然一把抓住他手腕,Eduardo一愣,见Mark小心翼翼的从裤袋里摸出一只戒指,原本的满脸欢笑瞬间便僵硬了下来,“Mark?”他试探着唤了他一声,却终究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他不敢想象也不敢相信,曾经背叛过他的Mark,失去记忆的Mark,不管哪一个,如今他面前的这一切,就好像阳光下的肥皂泡,美得无可比拟,却经不起哪怕只是轻轻的一口气,便会化为乌有。

他已经拼上后半生所有勇气,自欺欺人的为自己编织了一段足以在将来让自己回忆起来不至于太过绝望的美梦,然而,那些美好都是有代价的,他不敢要得太多,唯恐失去的时候负担不起。

“Wardo,我爱你,不是玩笑而已。”他抬起头,看着Eduardo, “和我在一起,不要再离开我,别留我一个人。”

Eduardo只是微微张开嘴唇,用力的呼吸着,他的胸口喘得十分厉害,手指又冷又湿,不受控制的颤抖着,几次都险些从Mark的掌心滑了出去,然而Mark紧紧握着他的指尖,并不肯有丝毫的放松。

“和我在一起,Wardo,I need you!”

Eduardo肩头狠狠一顿,膝盖酸软,几乎站立不稳,忙用另一只手扶住了桌子,“Mark!”他厉声怒喝,“别这样,”他微微的有一丝哽咽,背转过身,放低了声音,“不,别这样对我……”

“我看了那些报道,虽然不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我还是想要对你说对不起,Wardo,我该好好的和你谈谈,告诉你我需要的发展方向和前景,我该相信你对我的支持,而不是,而不是……”他叹息着,从后方将Eduardo紧紧抱住,“将你独自留下。Wardo,我希望你能原谅我,再一次试着信任我,我要你知道,我永远也不会再伤害你。”

“不,Mark,该请求原谅的是我,”Eduardo没有回头,他的声音里饱满着一种说不出的感情,仿佛悲伤,又仿佛释然,“我太自以为是,把自己当成你和Facebook的监护人,紧紧握住,不敢有丝毫放手,是我禁锢了你和Facebook的发展,唯恐你们会离我而去,是我,险些毁了它,可是我不敢对自己承认,我怕连自己也不能原谅自己的过错……”

“Wardo,”Mark用力的抓住Eduardo的手臂,将他整个人扳了过来面对自己,“看着我,”他说,“看着我的脸,看着我的眼睛,Wardo,我爱你,现在我知道也确定你同样爱我,我们是天底下最愚蠢的人,白白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却不敢用来说一句我爱你。”

他举起戒指,紧紧的握着Eduardo的手,“对不起,Wardo,时间太少,我只来得及挣到这么一点钱,买这样简陋的戒指,我没有办法再等下去,不敢想象如果失去你会怎样,please,please,Wardo!I need you!”

Eduardo低下头,看着他把戒指慢慢送入自己的手指,简单的男式指环,只嵌了一颗小小的心型蓝宝石,蓝得就像Mark的眼睛。

Mark虔诚的在指环上印下一个吻,他的嘴唇的热度几乎要烧痛Eduardo的手指皮肤,他自下向上看着Eduardo的眼神,在柔软的灯光下,暖得发烫。

“我不会再把你独自留下,所以,别再离开我,Wardo!”

“好!”


评论(1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