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金蝉脱壳/曼海姆X霍布斯】《不动声色》20补档

霍布斯看着门外停那辆骑士十五世,“我还以为你会更喜欢哈雷。”


“哈雷虽然不错,不过,”洛特梅耶拍拍车窗,“64MM防弹玻璃,你不用担心坐车里还吃枪子儿了。”他得意洋洋,绕车走了一圈,“帅吧?我在活人墓最想的就是它了。”高大威猛,


那不是车,简直是全身漆黑的怪兽,霍布斯哼了一声,唇角微微抿起,他才不会承认这车看着和洛特梅耶还真是特别配。


“走吧。”洛特梅耶拉开车门招了招手,“我们得先去给你弄身衣服。”


霍布斯微微侧头看着他,V领修身白色棉T恤配牛仔外套,眼瞳干净清澈,看起来就像个大学生。


“我们得去见见那位本来应该跟活人墓一起消失的加拉尔先生不是吗?”洛特梅耶说,“我可不认为他有兴趣见两个穷光蛋,所以,先去买衣服。”


霍布斯眼睫扬起斜睨他,双手插在裤兜里,表情冷冷淡淡,“你这张脸走到哪里都是司机,换不换衣服有什么用?”径直走过去拉开后座车门坐了上去。


骑士十五世空间远比普通越野车来得大,后座与驾驶位相背,座椅十分宽大绵软,霍布斯颇为满意,一双长腿交叠,手指支着脸颊,问道:“你不想问问我,那位加拉尔先生是谁送过去的?”


洛特梅耶反手递了一叠资料过来,“是这里面的哪一个?”


并不意外的接过资料,霍布斯随手翻了翻,“电子产业,看起来利润还不错,”修长指节曲起来敲了敲椅背,“你打算用什么身份去见这位……”他往回翻了一页,看着那个名字,“安东尼奥•特拉尼先生。”


“难道不是报上你的名字就可以了吗?”洛特梅耶故作惊讶状,“亲爱的典狱长纡尊降贵来意大利巡视,我觉得他会受宠若惊。”


“哦?”单音节在喉间折了个弯,带了几分笑意,霍布斯的声音柔软得好像丝缎一般光滑,“难道不是加拉尔吗?”


“为了得到礼遇,我们还是当投资商吧,免得还没进门就被机枪扫死。”洛特梅耶抬腕看表,“约了下午三点半,我们先去买衣服,然后喝杯咖啡。”他惬意的放松背部靠在椅背上,“米兰是个不错的地方,我一直很喜欢。”


不就是因为美女们都很热情吗?霍布斯默默腹诽,抬头看着窗外,倒是认出了熟悉的道路,“前面右转弯,然后过两个路口再右转。”


“做什么?”洛特梅耶手指敲着方向盘,“你还真把我当司机啦?”


“不是要做衣服么?”霍布斯皱皱眉,“你总不会去超市买西装吧?”


“第一,现做已经来不及,第二,我知道你肯定是老主顾,有熟悉的店,不过我们现在的身份是死人!”洛特梅耶回头看他一眼,“你知道死人是什么意思吗?就是不会再去订制西装也不会再穿衣服。”


霍布斯嘴角微微抽搐,恨不得一枪毙了这个混蛋!如果手里有枪的话……


你才是死人,你全家都是死人!


你才不穿衣服,你全家都不穿衣服!


仿佛后脑长眼睛看见了他的不满,洛特梅耶满不在乎的笑着说,“再说了,你有钱吗?”


这下可真戳着痛处了,霍布斯全身上下每个口袋都跟刚洗过澡一样,干干净净,一分没有。




霍布斯穿着廉价的牛仔外套走进了品牌专卖店,如入无人之境,勾一勾手指叫过柜员,指挥若定,“你看着,门口站的那位司机先生,我要给他配一身衣服,尺码你拿最大号给他试。”


漂亮的女柜员愣住,眼光游移不定的看看他又看看洛特梅耶,迟疑不决的指一指最角落的一排衣服,“那边的衣服应该都比较适合吧。”


霍布斯眉尖微微一皱,角落里摆放的一般都是过季衣服,会有不错的折扣,没想到自己居然也会遇到被这样打发的时候,回头见那位尽职的司机先生闲闲站在门口,双手插兜,一脸无所谓的表情看着街上的美女发呆,唇角微微挑起笑意,打了个响指,“司机先生,如果你再盯着美女看的话,我们可能就真的来不及了。”


门口的司机先生回过神来,见他摊开的手掌伸在自己面前,手指修长指节微凸,十分整洁好看,愣了一下,问:“干什么?”


“你觉得呢?”霍布斯哼了一声,转身走开,身后跟着几个柜员,不停挑挑拣拣,“这件衬衫,还有同款没有?最大号,一起拿过去。很好,这条长裤,还有那条,嗯,这个系列不错,每条都要,最新款的外套呢?西装嘛,这套不错,要黑色,很好,手帕来一打,袖扣,这副,还有这一副……表嘛,不行,还是去表行买,手链可以来一条……”


他转头打个响指,“过来试下这副墨镜,不好,换那副……”几个柜员面面相觑,没一个能确定他真能付得起钱或是一定付不出钱,只能大包小包的拎了一堆。


“行啦,这些都是你的了。”他点一点柜员手里的包装袋,然后指着另一边的柜子,“今年的新款西服,真丝面料的,铁灰色,黑衬衫,那边第二条领带,对,有暗纹的,这副钻石袖扣,不,不要配饰,手帕我会另买,就这样。”


他手里拿着衣服,一边向试衣间走过去,一边转头对洛特梅耶说,“你最好也试一下,我觉得最大的尺码可能你也穿不上。”


“我也这么觉得。”洛特梅耶接过柜员手里的袋子,取出信用卡递过去,“顺便拿一打内裤过来,当然要最贵的,还用问么?”


霍布斯扭头进了试衣间,刚要关门,却被一只手拦住,“等等。”洛特梅耶笑眯眯的看着他,“要不等我换完你再换,要不我帮你换?”


“你发什么疯?”霍布斯只觉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走开,我要换衣服。”


洛特梅耶从裤袋里摸出手铐晃了晃,“等我把你铐上再说。你这家伙太任性,我可不敢保证你不会趁机跑掉。”


霍布斯哼了一声,由着他把自己左腕套上了门后的把手,“现在你可以滚去试衣服了。”


叹一口气,洛特梅耶眼神复杂的看着他,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颊,轻声道:“你说你要不是这么让人操心,可有多好。”


……这里是穿越的分界线……


李四扛着枪气鼓鼓的回家。


宅总笑眯眯:怎么啦?


李四怨念:你不说新开出来的俩号码,他们是开车来么。


宅总继续笑眯眯:难道不是?


李四恨:是倒是,但是他们开的骑士十五世啊!枪有用吗?啊,有用吗?那货围着狂轰滥炸都能顶半小时啊!


宅总还是笑眯眯:没关系,我买辆掠夺者给你去撞翻他们。


李四扭脸:哼!我才不是因为他有骑士十五世就羡慕嫉妒恨,才不是!绝对不是!


R_K_刚刚还笑我说我把宅总和李四说得好像父子一样,于是,真的就觉得成父子了肿么办嗷嗷!




霍布斯丢掉发针,轻轻把试衣间的门推开一条缝,小心窥探,外面只有柜员在相互说笑,洛特梅耶显然还在试衣服。


整一整领带和袖口,走了出来,柜员看见他立刻热情的迎上来,出手这么大方,长得还这么好看的客人可真不多。


“我朋友出来的时候,告诉他,我有事要先走一步。”霍布斯食指竖在唇边轻轻嘘了一声,他眼窝微凹,眸色清浅,睫毛翕动如蝶翼,裁剪合身的西装穿在他身上,端严中又有几分倜傥,简直就是米兰街头品牌广告海报上的花花公子模样。


没有女人能拒绝这样的男人,柜员微笑点头,同样压低了声音问:“先生,换下来的衣服要给您包上吗?”


“扔了就是。”霍布斯手指轻轻挥了挥,“再见。”转身大步离开。


柜员迷惑的望着他的背影,转头小心问同伴,“这样真的没问题吗?我们要不要……”


“当然不用,人家的情趣关我们什么事?”同伴低头整理着衣服,“你还真以为他是落难贵公子,不过是闹着好玩吧?”


“说得也是呢。”




霍布斯踏出门口的一瞬间,只觉得连阳光都灿烂得刺眼,空气清新,风物迷人,美女靓丽,他从不知自由如此可贵。


不,或是正因为他一直都知道,所以才会有活人墓的存在。


虽然并不认识路,他仍然毫不迟疑的右转,进门前他已经看过周围地形,右手边有一条小巷,适合立刻转变路线,他可不想刚出门就被洛特梅耶抓回去。


那个疯子,他唇角挑了挑,并不否认自己其实多少有点被吓到了的感觉,也许在狱中关得太久的男人都是这样也不一定吧,不过明明已经出来了,哪里找不到女人?


他轻轻吹了声口哨,这米兰街头的美女还不够多不够热情吗?


快步离开小巷,转入另一条街道,正在考虑要不要招辆出租车,突然看见街边停了辆线条流畅的跑车,车边斜倚着身材修长的男子,居然是酒吧里遇到的男子。


“嗨!”他打了个招呼,想着要不要拜托他送自己出城,当然,最好是出城后连车也一并送给他。


这辆跑车是欧洲限量版莲花跑车,他当时在活人墓里,没有及时订到,心里一直挂念着,想不到就有人送到手边来了,他当然不介意笑纳。


那男子抬起头疑惑的看他一眼,恍然一笑,“CIAO!”


嗯?他反应极快,懒惰的意大利人并不喜欢学习英语,反而是与意大利语接近的西班牙语和法语更流通一些。


意大利语他是不会,不过法语他倒是没问题。


“那天,你女伴她喝得太多,没事吧?”霍布斯微微笑了一下,他练习这么久,只有微笑能不变形,“我叫了出租车送她回家,希望她记得自己家的位置。”


男子低头一笑,“艾西莉亚啊?她喝得再醉都没关系,顶多就是早上不知道在哪里起床而已。”


霍布斯伸出手,报上自己的名字,“威拉德……”他犹豫了一下,“威拉德•曼海姆。”没错,除了这个名字,还有什么是能让他念念不忘的呢?


那男子与他握一握手,“菲利普•英扎吉。”


PS:我家九爷那传说中只有二十辆的欧洲限量版莲花啊!传说中的八十万欧元啊!终于出场了!霍喵,抢车可以,人要留下来,九爷这货也是受,你拿去没用,而且傲娇起来不比你差,你就表找罪受了,他家熊也是会炸毛的啊!


“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麻烦你送我一趟呢?我是第一次来米兰,完全不认识路呢。”霍布斯原本不想这么快就进入主题,然而想到随时可能会追上来的洛特梅耶,还是先离开这里才安全。


“啊?”对方显然没想到他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愣了愣,有些为难的说,“可是我在等朋友,如果你不介意的话,等我朋友来了再送你,或者,你打算去哪里,我帮你叫辆出租车?”


去哪里?霍布斯自己都不知道要去哪里才好,他向来都把活人墓当自己家,如今家已经被烧了,他又身无分文,说到要去哪里,还真是有些走投无路的感觉。


“是不是不认识路?”英扎吉见他一脸茫然,颇有些无语,想着是不是应该报警,这人看起来似乎无害,却又透着奇怪,不过,站在他身后的那个男人更奇怪……


“不认识路回家吗?要不要我送你呢?”虽然穿着裁剪精良的西装,然而洛特梅耶一手插兜站在骑士十五世旁边的模样,仍然更像黑手党,只差没扛一把重型机枪在肩上了。


霍布斯脸色微变,他可没想过洛特梅耶会这么快就追上来,一把挥开英扎吉,人已冲上跑车,钥匙还插在那里没有取下,伸手一拧,跑车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


“喂!”英扎吉动作极快,转身便已跳上副驾,一把抓住他手臂,“停下,不然我报警了!”他容貌清秀斯文,然而手上力道十足,手腕骨质纤纤,却能看见手指收紧时微微凸起的条状肌肉。


争抢不下之时,骑士十五世已经横在路中间,洛特梅耶从车窗处探出半个身子,笑微微的看着霍布斯,“乖乖过来,跟我回家去,不然后悔的可是你。”他的手臂慢慢抬起,一柄M249斜靠着肩头,直指霍布斯,“别逼我!”


霍布斯呼吸微微一顿,慢慢松开方向盘,转头看一眼完全莫名其妙的英扎吉,笑了笑道:“对不起。”然后起身下车,整理了一下拉扯得有些歪了的领带,他身材高挑,宽肩窄臀,裹在合身的西服里,连走路的姿态都带着几分风流傲慢,仿佛面前的轻型机枪并不存在,他只是前去赴一场无关紧要的宴会而已。


洛特梅耶直到他上了车,关好车门,才把枪收回,慢慢回转方向盘,倒车离开。


仍然站在原地的英扎吉,纠结了一下,摸出手机打了报警电话,开着骑士十五世,带着轻型机枪,疑似黑手党份子,居然还满街乱跑什么的,实在太讨厌了!



评论(7)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