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TSN/TASM】《脸对脸》三

 

Peter几乎是忐忑的走进了Facebook总部的大门。

巨大明亮的玻璃门清晰映照出他的身影,那一身裁剪优良的西装让他多少有点手足无措,被发胶牢牢固定的发型更让他觉得自己简直像一个陌生人。

在他推开门的一瞬间,大厅里立刻有人走向他,是一位看起来干练精明的女士,穿着得体的深色套装,雪白衬衫和系得十分精致的丝巾,棕色长发挽在脑后,她笑容可掬的伸出手自我介绍:“你好,Mr Saverin,我是总裁行政助理Annika,请随我过来。”

Peter习惯性的便要伸手挠头发,刚一动,想起手里还抓着公文包,他无辜的眨了眨眼睛,露出一个微笑,握住了对面女士的手,“谢谢你,Mrs Annika。”

Annika将他带到大门另一侧的电梯旁,取出一张卡刷下,按了楼层,转身对Peter笑道:“股东大会还有半小时才开始,Mr Hughes怕你旅途劳顿,让我送你先去休息室歇息一下。”她似想起什么,笑意又扩大了几分,“Mr Moskovitz非常期待你的光临,已经在休息室等候你许久了。”

Peter微微张开嘴,Eduardo不是说他只是个小股东吗?总裁行政助理、Chris Hughes、Dustin Moskovitz……

他开始觉得因为那张与自己太过相似的脸而没有先Google一下就这么轻信了他是不是太愚蠢了点?

于是,他终于记起来,Eduardo Sverin这个名字其实很耳熟,他应该听说过,不,他明明在报纸上一再看见过,为什么就没联想到一起?或者说,是因为Eduardo那张温柔微笑的脸太有欺骗性了?

他的嘴越张越大,心里暗暗叫苦,想着是不是应该找个借口赶紧离开这里。

难怪Eduardo说他不想来,可是,这也不是坑他的理由吧?他有点紧张的绞着手指,打算等电梯一停就说自己尿急直奔厕所,然后翻窗逃离。

“叮”的一声,他不等电梯门完全打开,赶紧急匆匆的走了出去,一边抱歉的说,“对不起,Mrs Annika,我想我需要……”

“嘿,Wardo!”一双手臂紧紧抱住了他的腰,他全身僵硬的看着扑入自己怀里的男子,不知道这到底是谁,快抬起头来让他看脸识人好吗?

冲着Wardo这个称呼,他的大脑里冒出的第一个名字就是:Mark Zuckerberg?

还好身后的Annika及时为他解了围,“Mr Moskovitz。”她的声音里是明显的不赞同。

“你不能责怪我的失礼,”一张圆乎乎的脸抬起来,满脸灿烂的笑容,“Wardo,我真是太想你了!”他欢呼着拉住Peter,“过来,我给你看我最新的收藏。”

“鲑鱼模型?”Peter依稀记得Eduardo提起过Dustin的爱好。

“不不不,当然不是,”Dustin认真的摇摇手指,“你需要过来看看我的信仰!我的偶像!”

Peter茫然的跟着他走进了旁边的一间办公室,茫然的看着他骄傲的指向贴了一整面的巨大海报,茫然的……

不,他几乎尖叫出来。

那是他拍的蜘蛛侠高清照片,被打印下来贴了满墙,纤毫毕现。

Dustin得意洋洋的看着他惊愕到极点的脸,高兴极了,“是不是很酷?”他拉开办公桌边的抽屉,里面是满满的蜘蛛侠周边,一只小小的蜘蛛侠布偶娃娃,乖乖的端坐在办公桌上,双手双脚抱着笔筒,露出半边侧脸和一只白色眼罩偷看,因他用力过大的拉动抽屉,蜘蛛侠布偶带着笔筒一起从办公桌边沿掉了下去。

Peter动作飞快,一伸手接个正着,伸手戳了戳那只布偶,软绵绵的,虽然很可爱,但……

他摸了摸鼻子,有些难为情,听Dustin如数家珍的讲诉着那些关于蜥蜴人,关于绿魔的往事,他恍恍惚惚的沉浸在回忆里,直到Dustin说,“……所以,我觉得如果能提取出鲨鱼和海豚的基因与人类结合,而不是把人类的基因赋予鲨鱼的话,结果一定会大为不同,可能会出现鲨鱼侠呢?还是能操纵超声波的鲨鱼侠,你想想,也许会长一口鲨鱼牙哦,真是觉得好酷,哇哦!”

Peter苦笑了一下,为什么人类总是要奢望那些本不该属于他们的东西?

“那可不是电影,Dustin,”他摇了摇头,“跨物种基因转移存在不可预知的风险,你所提取出的鲨鱼基因,在与人类的基因整合时,常见的几种载体都有非常明显的缺陷,而且谁也不能预见可能会出现的后遗症和副作用,我不以为……”

“喔,Wadro!”一个轻佻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头,“真是没想到,一年不见,你居然对生物基因也有了研究?”

Peter的蜘蛛基因早就提示过他身后有人,他只是没想到这个人会认识Eduardo,所以他回过头来,却发现这人并非Mark Zuckerberg或是Chris Hughes,而是一个他并不认识的年轻男人,油光水滑的头发,推在发顶的造型夸张的墨镜,俊美而轻浮的看着他,带一点点不怀好意的微笑。

“你……”他眨了眨眼,Eduardo说过,他只认识三个人,所以其他人他可以都不理会,然而这个男人看起来一脸我们很熟的表情凑过来,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才好。

“Sean,没人告诉你随意打断别人的谈话很没礼貌吗?”Dustin板着脸,非常不满的看着那个年轻男人,“很抱歉,我们的谈话并不欢迎你的加入。”他指着办公室的门,相当不客气的告诉他,“请立刻离开我的办公室。”

Sean耸了耸肩,取出一张名片递给Peter,“我最近正在跟一家生物科技公司谈合作,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倒是很欢迎你的加入。”

他笑得虽然浮夸,却并不那么让人讨厌,Peter犹豫了一下,伸手接过,Sean笑眯眯的跟他握了一下手,转身离开。

“Wardo,你可以不用理他的。”Dustin握住他的手腕,他看起来十分担心的样子,让Peter心里微微一动,他虽然知道Facebook当年的股权官司,却并不了解其中内幕,但看起来Eduardo也并不真是那么失败,被自己最好的朋友背叛什么的,也许只是媒体的噱头吧?起码Dustin对他的态度相当的真诚友好。

“不,没关系,出于礼貌我也应该接下对方的名片,不管我是不是真的有兴趣。”他笑着扬了扬手指和夹在指间的名片,“哪怕我一回头就会扔进厕所,那也并不妨碍我把它暂时放在口袋里。”

Dustin哼了一声,对于他居然没有当场把名片扔回Sean脸上去仍然颇有不满,不过,他偏过头一脸好奇的看着Peter,抓住他的手并没有放松,反倒握得更紧了些,“Wardo,你真的在研究跨物种基因移植?哇啊!这可真是……这可实在是……”

Peter瞪着一双大眼睛无辜的看他,“喔哦,这个嘛,其实呢,你知道的,我就是无聊随便翻了翻相关的资料什么的,所以完全……”

“嗨,Wardo,你怎么跑这儿来了?”Chris快步走了进来,“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Dustin你也快点过来。”

Dustin飞快的放开了抓着Peter的手,“这就去。”

Peter吞了吞口水,“哦,Chris,”他看了一眼跟在Chris身后那个一头毛茸茸的卷发的瘦小男人,被那双毫无感情的直勾勾盯着他的蓝眼睛吓了一跳,显然,Eduardo所形容的“他只是不善于表达”这句话,水份实在太大了,Peter暗暗的想,他只是理所当然,而又理直气壮的接受别人的好意,却又不屑,或者说是不在乎回应什么吧?

想起Eduardo那隐忍悲伤的脸,Peter有些不悦的回视,“Mark,好久不见了。”

那双眼冷得简直像一块冰,Peter有种瞬间被人看穿的狼狈错觉,然而,下一秒,错觉成真。

Mark一把推开Chris,站在他面前,“你是谁?”

Peter瞠目结舌,无法应对。

“Mark!”Dustin气怒的朝他大吼,“你开什么玩笑,是不是因为昨晚删了Wardo的照片被Chris打傻了?还是你睡了一觉早上起来突然失忆了?”

Mark无视了Dustin的怒火,他冷冷的直瞪着Peter,一个字一个字的慢慢的掷地有声的问:“你是谁?”

“我……”Peter定了定神,终于找回声音,开玩笑,他才不会被这个小矮子唬住呢!“Mark,如果你不想看见我的话,很简单,以后不用再给我寄股东大会的请柬,我想你应该知道,我并不是真的很愿意来这里。”

“你不是Wardo!”Mark简直是斩钉截铁般的坚定。

Peter十分不解,他甚至特意模仿了Eduardo的发音方式,虽然不可能完全一样,但也不至于一个照面就被人发现才是。

他只好故作镇定的冷笑了两声,不再开口。

“Wardo在哪里?”Peter闭口不言并不能代表Mark就会放过他。

“Mark!”Chris皱眉想要阻止Mark,虽然Eduardo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怪异,他想,但怎么也不能这样毫无根据的大放厥词吧?

可是,只有Mark知道,站在他面前这个长着和Wardo一模一样的脸的人,穿着和Wardo一模一样的prada西装外套的人,不是Eduardo,不是他的Wardo!

“Wardo不会用那样的眼神看我。”他冷冷的看着Peter,就像在看一个糟糕的骗子,小偷,窃贼,或随便什么该被鄙视的人物。

Peter眨了眨眼,抬头望向Dustin,微微撇了一下嘴唇,表示了自己的无可奈何。

如果Mark一定要追究的话,他想,那反而倒好了,他可以马上离开,回到酒店去和Eduardo换回身份,这可不能怪他搞砸了,谁让Eduardo居然没有告诉过他,这个Mark居然如此难缠?

然而,他却并不知道,就在一小时以前,Eduardo换上了服务生带来的清洗干净的他的T恤牛仔裤,把他的所有物品和相机装进自己的旅行箱里,留下一张便条,便离开了酒店。

没有用发胶打理的头发柔软微松,洗得发白的T恤和那只硕大的旧背包让他看起来简直像个刚从大学毕业的大男孩一样,耐克运动鞋柔软合脚,他甚至控制不住的在镜子前轻轻跳跃了几下,有一种消逝的青春突然重新降临在身上的奇妙感觉。

他取了一副墨镜架上,又买了个棒球帽扣在头上,再顺便买了个和Peter同一型号的相机背上,然后招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机场。

他只带了证件和一张卡,没错,就是那张有六亿现金的卡,他想,那是他应得的,也许,等他用光这张卡,再回过头看时,就会觉得过去的一切根本没什么值得留恋了吧?

他已经脱胎重生,与过去一刀两断。

一辆黑色加长轿车缓慢停在红灯前,后座车窗降下半截,露出一双清浅剔透的冰蓝色眼瞳,眉尖微蹙,带一点疑惑的穿过旁边那辆出租车开启的车窗,看着倚窗而坐以手托腮的Eduardo,他的手指轻轻点了点前排的椅背,“跟着旁边那辆出租车。”

 


评论(1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