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TSN/ME】《笑忘书》八

 

Eduardo做了一个漫长的梦,醒来的时候却想不起自己到底梦见了什么,只隐约的记得那些欢欣都真实得比自己如今的生活更有说服力,一时便有些怅然若失起来。

阳光透过薄软的窗帘,暖暖的晒着他怀里的枕头,活像一只刚烤好的面包,他裹着被子,把头埋进去用力的呼吸了好几口,松软的手感和甜蜜的……他抬起头,用力嗅了嗅空气,突然像一只中枪的兔子一样跳了起来,连拖鞋都没穿就冲出了卧室。

“哦!Mark!Mark!耶稣啊!”

他以为自己会看见惨烈如车祸现场的厨房,事实上,厨房除了略有点凌乱,还多了个手足无措的一脸被抓包表情的小卷毛外,和平时并没有什么差别。

没有起火,没有引发喷淋头启用,没有满桌烤得焦糊的面包和煎成黑炭的鸡蛋,好吧,顶多就是面包切得不够规整而鸡蛋煎得有点不成型。

Eduardo松了口气,一手扶着桌子,勉为其难的夸奖他,“你都会做早饭了,Mark,真是了不起!”

悄悄把手上那张记录得十分详尽的菜单放到了身后,Mark面无表情的眨眨眼,大大方方的直视着Eduardo,“我以为这并不是什么高尖端科学难题,事实上,只要我愿意……”他挑了挑眉,确认那张菜单已经被塞进后腰藏好,便端起手边的煎蛋和刚烤好的面包递给Eduardo,手指暧昧的自他修长的手臂滑过,并好心提醒,“其实我不确定你吃早餐的时候是不是也会穿西装或衬衫,虽然我觉得……”

Eduardo低头看了一眼全身上下除了一条内裤外干净得像一只被拔了毛的火鸡一样的自己,忍不住飚出一句国骂,放下盘子转身冲回卧室。

“……呃,其实这样也不错……”Mark看着那双在眼前飞奔而去的光溜溜的长腿喃喃自语。

Eduardo再次出现的时候,穿着半旧的白色棉质T恤和卡其布裤子,丰厚柔软的棕色短发没有用发胶固定,看起来清爽干净,就好像校园里随处可见的大学生。

Mark就那么直愣愣的看着他,“哦,这可真是……”他的表情看起来十分微妙,直到Eduardo不耐烦的盯了他一眼,走到门外信箱取当天报纸,他微微偏了一下头,无所谓的耸耸肩,把早餐端过来放在桌子上,又倒了两杯咖啡。

于是,整个餐桌上便只剩下翻报纸和Mark喝咖啡的声音,“真的没有其他可喝的东西了吗?”Mark嘟嘟囔囔的咀嚼着面包,小声抱怨。

“如果你是指红牛的话,真抱歉,这个确实没有。”Eduardo放下报纸,把鸡蛋夹进面包里,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他不太信任Mark,早已做好十足的心理准备,无论如何也不会因为太恶心而喷出来。

显然,面包和鸡蛋这种简单的食物还不足以难倒Mark,Eduardo不得不承认,没有他在身边的Mark,已经适应了独自生活。

这让他有一点点无法言喻的难过。

他端起咖啡喝了一口,“不过Mark,你怎么会突然想起做早饭了?”这个怪胎不是一向连吃早饭都不记得吃吗?他忍不住的腹诽,Mark生平最恨三件事:吃饭睡觉洗澡。他觉得这对他的生命是一种浪费,Eduardo对此深感无奈,不得不把自己变身成全能保姆,以免Mark某一天可能会饿死累死甚至是臭死在宿舍而无人得知。

Mark把咖啡杯推远了些,抬起眼看他,“当然是有原因的。”

Eduardo便偏了头等下文,Mark却只管低头吃,他等得不耐,报纸一卷,隔着盘子就伸过去戳了戳Mark的手臂,“说啊!”

“说什么?”Mark嘴角挂着蛋渣,茫然的看着他。

Eduardo哼了一声,一眼落在报纸上,心头微微一动,隐约猜知了什么,却又暗笑自己真是愚蠢,Mark从来都记不住关于他的任何事,自己为什么还会有如此可笑的期待?

见他沉了脸色不再说话,Mark抓了抓乱蓬蓬的卷发,斯斯艾艾的道:“Wardo,今天是你的生日啊!”

睫毛颤了颤,连呼吸都窒息了一下,Eduardo轻声一笑,“是吗?”

Mark的手慢慢横过桌面,握住了他的,“Wardo,别假装你已经忘了,别以为我不知道。”

Eduardo缩了一下手,却没挣得开,也许只是他并没有真的想要挣脱吧,他看着覆在自己手背上那只苍白的手,对不起,Chris,他拼命的压抑住自己不受控制的心跳,对不起,也许,也许过了今天之后,我会主动给你打电话,可是今天,原谅我……

他伸出另一只手掩住了眉目,Mark一脸担忧的看着他,失去记忆的他又怎知,在此之前,他从来也未曾记得Eduardo的生日。

或者该说,从初次相识,到最后诀别,他从来也不知道Eduardo的生日。

 

吃完早饭,收拾好厨房,Eduardo擦干了手看着Mark,“那么,”他斟酌了一下,“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去哪里?”Mark显然不太清楚他的意思。

“去……随便什么地方。”Eduardo深深吸了一口气,微笑着看他,“既然今天是我生日,我当然有权利不去上班,那么,你觉得我们应该去哪里庆祝生日?”他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现在还很早,我们有完整的一天,我们可以去新加坡的任何一个地方。”

Mark指了指手机,“也许我不该这样说,不过,我还是想建议你关机,”他伸手压住Eduardo的手掌,将那只手机取了过来,按了关机键,“你看,世界清静了,谁也没法找到我们。”

谁也不能分开我们!

Eduardo看了他一会儿,突然仰起头大笑,“哦,Mark!”他眉目舒展,丰润的嘴唇弯出漂亮的弧度,水果硬糖般清亮的眼睛透出甜蜜愉悦,Mark几乎是出于本能的一把勾住他的脖子,逼得他不得不弯下腰来配合。

“嗨,Wardo!”他轻声低喃,额头相抵,柔软的发梢拂过眼角,令得他一颗心又痒又麻,又软又酸,他轻轻吻上那双嘴唇,就仿佛沙漠里徒步的旅人,绝望无助的最后一刻终于遇上了他的绿洲。


评论(9)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