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TSN/ME】《笑忘书》七

 

Eduardo拉了拉领带,让自己松出一口气,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就仿佛看着不认识的某个人,那双满是渴求的眼睛,让他觉得害怕。

他就不该留下Mark,他应该在第一时间就通知Chris,让他来带走Mark。

那些Mark还在他身边的记忆,就不会在被时光柔化后,以那样温暖甜蜜的色调出现,就好像他们从来也没有分开过。

他烦躁的脱掉衬衫和长裤,花洒喷出的水流从他脸上滑过,他闭着眼,努力让自己清空大脑。

白雾弥漫,模糊了镜子里的人影,他慢慢张开眼,看着彻底消失的自己,嘴角弯起笑意。

却连心都苦了。

Eduardo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看了一眼书房,随口说了一句:“Mark,早点休息吧。”

“好。”Mark飞快的关掉电脑,起身走到他身边,Eduardo哑口无言的看着他,他从不知道Mark还会有关电脑这么迅速的时候。这让他简直无法相信那会是对着电脑就会自动张开防护罩隔绝外界一切的Mark。

好吧,这个Mark失忆了,所以,电脑也变得没那么重要了,他这样安慰自己,转身走到客厅打开了电视,“Mark,”他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告诉那个看起来听话规矩极了的小卷毛,“洗完澡过来一下,我想我们应该谈谈关于你的问题。”

也许现在把他还给Chris还不算晚,Eduardo叹了口气,无视了心底的挣扎。

那不是他的Mark。

这样的认知让他觉得连呼吸都痛了起来。

 

Eduardo看着独自坐在角落里瘦弱的男孩,一头乱糟糟的卷毛,没精打采的耷拉着头歪靠着墙,昏暗的灯光映着他昏昏欲睡的蓝眼睛,全身上下每一根头发都满满的写着无聊。

他饶有兴致的研究那张呆板得没有任何表情的脸,无聊之下还有几分极力忍耐的烦躁,一个不合群的宅男,他想,也许有点自卑,又也许还有点自闭?

小卷毛甚至连走过身边的女孩子都没有多加注意,他只是努力的靠着墙,空白着脸,眼神茫然无措的落在不知哪一个空间。

于是他笑着走了过去,决定在迎新晚会上照顾这个新来的小朋友,就当是日行一善好了。

“嗨,我是Eduardo,Eduardo Saverin。”他微笑着配合的弯下腰,对上那张仍然神飞天外的脸。

那双蓝眼睛终于从远处拉了回来,落在他的脸上,直愣愣的看着他,就好像在看一本书或是一张桌子,然后小卷毛开口了,“嗨,Wardo!”

他幽蓝的眼瞳专注的看着他,不近人情的薄唇微微的弯出笑影,Eduardo看着他鲜活过来的表情,就好像是黑白电影突然染上了色彩,整个世界都不真实了……

“Wardo!”Mark凑近脸,暖热的气息在唇鼻间暧昧交缠,他心口微微一颤,连声音都软了下来,“嗯?”

Mark推了推他的肩头,“你睡着了。”他的声音平淡得没有起伏,拿起遥控器关掉了电视。

Eduardo抹了一把脸,手指伸入发间用力的揉了揉,让自己清醒过来。

Mark便侧过脸看着他,他们仍然没有机会进行太多的交谈,这让Mark觉得有几分焦虑,又或者说,他其实不太清楚应该跟Eduardo展开怎样的话题更合适。

他不敢打听过去,那显然是Eduardo避之唯恐不及恨不得永远消失的记忆,他怎能让自己像个混蛋一样,得意洋洋的一层层揭开Eduardo掩饰其上的绷带,看自己亲手留下的伤疤。

“Mark,”Eduardo说,“也许你该给Chris打个电话,我不确定是否应该告诉他你失忆的事,你看……”他取过手机打开,在通讯录里寻找Chris的电话,“我只是告诉他,我见过你,你看起来没什么事,所以,也许你自己跟他亲自谈一下比较……”

Mark突兀的探过身一把按住了他拿着手机的手,于此相对的是,Eduardo整个身体都震动了一下,险些将手机摔落下去。

“不,Wardo。”Mark看着他蜜棕色的眼睛,慢慢的握紧了他的手,十指交错,他想,他早该如此了,“你该知道的,除了你,我不认识任何人,我不记得一切,为什么?”

Eduardo的胸口狠狠的起伏了一下,似连呼吸也噎住,他张开嘴唇,颤抖着声音发出粗重的喘息,在对上Mark的视线后,他不由自主的转开了头。

“Wardo!”Mark自他飞快闪躲的眼神中看出了深藏的防备和抗拒,他不相信他,Mark焦躁的想,那个失去记忆前的自己,究竟是多么愚蠢,才会连Eduardo都不肯再试着相信他。

“所有的一切,Wardo,我所忘记的所有的一切,对现在的我来说,都已经无关紧要了,”他更用力的握着Eduardo的手,“看着我,Wardo,你要我为了那些连我自己都已经不再记得的东西,离开你吗?”

“那些,”Eduardo的声音颤抖得几乎像是破碎的玻璃,尖锐得发痛,“都是你的责任,Mark,那是Facebook,那是……”

他突然无法再说下去,那是我们一起创建的Facebook,那是我们的名字尚挂在刊头的Facebook,那是你曾为之不顾一切,甚至不惜背叛我的Facebook,你怎敢,你怎么敢,在我面前,对我说那都是无关紧要的?

突如其来的怒火无处发泄,他狠狠的瞪着Mark,不知为何突然悲伤起来。

Mark只是无措的握着的他的手,你看,他甚至不知道他到底在生什么气,Eduardo咬住嘴唇,喉头哽痛,他怎能将过往统统抛弃,然后回来站在他的面前,一脸无辜的握着他的手,以为可以就此重新来过?

“Mark,你需要好好想想你到底在干什么,想想你以后该干什么,”他站起身,把电话递给Mark,“我不会勉强你一定要给Chris打电话,那只能由你自己做决定。”

他走了几步,回头见Mark茫然若失的坐在那里,那双蓝眼睛仍然直愣愣的看着他,就像一只被遗弃的小狗,“Mark,”他叹了口气,终究还是不忍心,“你要知道,我并没有要你离开的意思,所以……”

“Wardo,”Mark看着他,一字一句,语音清晰的说,“我喜欢你,我知道,我以前一定喜欢你,就算失去了记忆,我也知道。”

Eduardo连呼吸都颤抖了起来,他伸手扶住墙,看着那双认真专注的眼睛,回忆山呼海啸席卷而至。

无数个Mark无数的声音在大脑里此起彼伏的喊着他的名字:

Wardo,我喜欢你。

Wardo,我需要你。

Wardo……

Wardo……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