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TSN/ME】《笑忘书》三

 三

 

Mark擦着头发出来的时候,Eduardo正弯腰从冰箱里取出一堆食材,他还没换衣服,只脱掉了西装,袖口挽起,手臂骨节线条流畅利落,浅浅的薰衣草色衬衫温柔的包裹住他瘦窄的腰身,双腿修长笔直。

听见身后的声音,Eduardo转过身,白皙的手指抓着一只番茄,犹豫了一下,他问道:“番茄意面可以吗?或者……”

“可以,什么都可以。”Mark收回一直流连在他身上的目光,直视他的双眼,“谢谢你,Wardo。”

Eduardo几乎是仓促的回过头继续盯着那堆食材,捡出番茄和洋葱,又挑了一袋鸡胸肉,极力让自己不去理会那有些颤抖的手指。

一时间气氛冰冷又尴尬到极点,Mark怀疑是不是自己说错了什么,然而他这句话似乎并没有任何问题?

Eduardo低头洗洗切切,洋葱一层层割开,慢慢浸染空气,他压抑着缓缓的想要平静的呼出一口气,只觉得连心肺功能都快要失去,一滴眼泪没防备的落下,啪嗒砸在握刀的手背上。

他颤抖着伸出手想要抹去那一点水迹,却反而连刀都已握不住。

从认识Mark到现在,Mark对他说的从来都只是I need you,付出了那么多,他又何曾听见过一声谢?

如今,仅仅只是一份可能的晚餐,Mark居然对他说谢谢,简直像一把利刃,直直切入他心脏,让他清楚的看见自己的那些付出对于曾经的Mark而言,是多么无关紧要又理所当然。

背心突然多出一层温暖的气息,“Wardo,”Mark站在他身后,“告诉我,我是谁,你又是谁,别说我们仅仅只是认识,我们之间一定发生过很多事。”

Eduardo深深吸一口气,放下了刀,不然他不敢确定自己会不会做出什么傻事。

“我们之间没有发生什么大不了的事,”他转身面对Mark,嘲讽的挑了一下唇角,“不过是分赃不匀打了一架而已。”

Mark瞠目结舌的看着他,没来得及擦干的卷发软塌塌湿漉漉,活像一只傻乎乎的小狗,然后他问,“难道我打赢了?”

Eduardo倒是真没想到他会问出这么一句,仰面朝天看了一会儿天花板,确定厨房顶灯的灯罩干净得没有一丝尘埃后,他抚了一下额头,轻声说,“我不知道。”

他得到了六亿美元和Facebook5%的股份,怎么看也不应算是输,可他就是没法让自己高兴得起来,他甚至一再暗示自己,你看,你只是付出了一万九千美元,就得回了这么多,还能让大名鼎鼎的Mark Zuckerberg为你的股份拼死拼活的挣钱,而你只需翘脚等候钞票入帐就好。

Mark看着他那双仿佛水果硬糖一般的琥珀色眼睛,剔透而温柔,带一点点悲哀,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当年的自己一定是个混蛋。

“对不起。”他纠结的用手指卷着T恤有些过长的下摆,长期面对电脑以至于显得有些直愣的蓝眼睛真诚的看着Eduardo,这让Eduardo有些吃惊,他几乎从未在Mark眼中看到过这样外露的表情,除了Facebook上线取得成功的时候。

那毕竟也是为了Facebook,而不是为了他这个人。

他完美的隐藏了有些颤抖的气息,安静的转过身去,继续切洋葱,“你可以坐下看一会儿电视,很快就好了。”

Mark嗯了一声,却并不离开,Eduardo对他丝毫不加掩饰的眼光简直忍无可忍,他从没发现原来Mark还有喜欢盯着人后腰看的习惯。

“如果你不想看电视的话,”他揉了揉额头,被满手的洋葱刺激得眼泪直流,“有电脑……”

Mark趿拉着拖鞋的声音离开了厨房,他松了一口气,却悲哀的发现自己对于电脑更具有吸引力这个事实仍然难以接受。

也许是因为他一个没留神,居然用手擦了一眼睛,导致眼泪不受控制的越落越多,然而他更怀疑是因为自己根本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坚强,这些眼泪不过是从和解之初就一直存留下来,直到如今才假借洋葱的名义落下。

要知道,在那之后,在此之前,他从未因洋葱落泪,或者该说再未因任何事而落泪。

因为那毫无帮助。

一只冰冷的手拉住了他想要覆上眼睛的手臂,湿毛巾柔软的落在脸上,他伸手抓住毛巾狠狠的揉搓着眼睛,缓解鼻腔的堵塞,饱满的水分顺着他的手肘流下来,滴落在衬衫和地板上,他无暇顾及,沉默的平复着心跳。

Mark没有说话,安静的站在旁边看着他,这让他压力陡增,他粗鲁的抹了一把脸,放下了毛巾,转头看着Mark,“我没事,”他说,Mark想,如果不是眼睛和鼻头那么红的话,也许会比较有说服力,忍不住的就笑了一下,被Eduardo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我没事,”他再一次强调,“你可以去书房玩一会儿电脑,别在这里碍手碍脚的。”

Mark伸手接过毛巾,认真的看了他好一会儿,确认他看起来真的没什么问题后,他点点头,趿拉着拖鞋转身走开。

Eduardo不敢看他的背影,那总会让他想起一些不太好的回忆,于是他回过头,继续对付那一堆让他失控的洋葱。

Mark走进书房的时候,第一眼就看见了放在桌上的笔记本电脑,干净得就像没人使用一样,他坐下,熟稔无比的接上电源,开机,输入开机密码,那一串数字仿佛是自己从手指之下流出,他甚至没有经过大脑。

干净整洁的电脑桌面,自带的纯色桌面,等着电脑自动联网,他打开了浏览器,迟疑的回头看了一眼空无一人的书房门口,输入了Mark和Eduardo这两个名字。

一条条的搜索信息,简略的,又或是详细的,带着图片甚至是视频的,又或仅仅只是文字报道的。

他看得眼花缭乱,每一条信息都在指证他的身份,每一条信息都在说明他是个人生赢家,却也是个混蛋。

一如他自己所料。

Eduardo说他们因分赃不匀而打架,可真是讽刺啊,Mark叹了口气,对于他极力想要撇清和自己的关系倒是有所觉悟,换了自己,也不会再信任那个在自己身后捅了一刀的人吧?

他有些苦恼的输入那些信息的相关字眼试图搜索出更多的线索,一边看一边觉得自己应该更真诚更郑重的去向Eduardo道歉,然而恐怕Eduardo并不需要他的道歉,他不是那个背叛了友情的Mark,他的道歉于事无补。

Eduardo站在门外看着他,那柔软的卷发,端坐不动的背影,手指飞快跳动时键盘发出的啪嗒声,就如同当年的柯克兰宿舍。

就如同,他们还是当年的Mark和Wardo。

 

Wardo的衬衫就是这件啦诶嘿嘿,其实我觉得颜色可能是因为灯光的原因,不过加菲笑得这么甜,什么颜色也都无所谓啦!



评论(1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