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TSN/ME】《笑忘书》一

笑忘书

 

 

 

 

 

 

Eduardo Saverin一手掌着方向盘,一手拿着手机,“不,我没看见他,Chris,别向我报告他的行踪,我不关心,真的,那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一丁点都没有。”

 

“他的手机关机,已经超过整整一天没有联系过我或是其他任何人了,Eddie,”Chris无奈的叹息,“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才会向你寻求帮助。”

 

他笑了一声,真心实意的说,“Chris,你简直成了鸡妈妈,职业级的。”

 

“Eddie,”Chris又叫了他一声,“你知道的,你知道,Mark他……”

 

Eduardo慢慢的把车滑向最左侧的缓行道,“Chris,我在开车,不能打电话,你不希望我为此而上新闻头条吧?”

 

“好吧,那你到家了给我打电话。”Chris又一次叮嘱他,“如果有Mark的消息,不管任何时间,马上通知我。”

 

“恐怕,我会让你……”Eduardo微微挑起眉梢,停下车,“……很失望……”

 

对于一个已经不想看见Mark,不想知道Mark任何消息的人来说,他是绝不会主动去找寻Mark的。

 

至于Mark去了哪里,谁知道?又关他什么事?

 

他挂上电话,在他面前是一小片草地,各色鲜花争先恐后的从围住草地的白色栅栏里挤出来,两层高的精致小屋,刷着白漆的窗户飘出蓝色窗帘,安安静静坐在栅栏前的年轻男人听见刹车声抬起了头。

 

Eduardo呆滞的坐在车里,手里握着电话,安全带系在身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那个男人,那一头标志性的卷发,深幽的蓝眼睛,如果有细心的人经过,也许会发现这张苍白尖瘦的脸如此眼熟。

 

恃才放旷的Facebook现任CEO,白手起家的年轻亿万富翁。

 

Mark Zuckerberg。

 

曾与Eduardo携手创立Facebook,又对诉公堂的Mark Zuckerberg。

 

心脏连着指尖,簌簌颤抖,眼睛瞪得酸痛发涩,却没有办法移开哪怕一微米。

 

他曾想象过无数次重遇的场景,他以为他会无视的离开,或是冷淡客套的打个招呼,甚或是一拳头挥过去,好吧,他不会这么做,不管怎么说,他毕竟还是个有教养的绅士。

 

然而,像一个溺水的濒死之人,死死抓着安全带,困守在车内,甚至不能让大脑正常运转,这种可能绝对不会出现在他的计划里。

 

Mark显然看见了他的车,所以他站起身走了过来。

 

吞咽口水的声音实在太过大声,Eduardo觉得自己脸上微微发热,在Mark俯身弯腰看向他的时候,抢先一步喊出了他的名字,“Mark!”

 

疑惑的皱起眉,Mark那双沉默的蓝眸看着他,“这是我的名字吗?”他说,“真好,你果然认识我?”

 

Eduardo看着那双迥然异于记忆的安静柔软的眼睛,他已无力亦无能再去分辨Mark的话到底有几分真假,因此,他只是慢慢的,慢慢的弯了一下唇角,“是的,我们认识。”

 

我们认识的那么多年里,有超过一半的时间都在隔着半个地球而互相怨恨。

 

剩下的时间一半在争执,一半在对簿公堂。

 

还有夹缝中仅存的那一点点,也只是我对着你的背影,无声微笑。

 

如今,你面对着我,却问我是不是认识你。

 

他解开了安全带,打开车门走下来,咽喉有些凝涩的痛,“那么,你是失去记忆了吗?”

 

Mark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出现了瞬间的空白。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不知道,”Mark仍然紧盯着他的脸,“就好像做了很长的一个梦,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就站在这里了,然而,我却忘了为什么要来这里,要见什么人,也忘了我自己是谁。”

 

他拉出两边的裤袋,表情十分认真,“你看,我甚至没有一分钱,没有证件,没有任何可以证明我身份和来历的东西。”

 

好吧,Eduardo得承认,那裤袋比被小偷光顾过的钱包还干净。

 

他无奈的弯下腰,伸长手臂去取被扔在副驾驶座位上的手机,Mark看着他向上缩起的衬衫下摆,腰部线条纤细而流畅,他突然问了一句,“我们……”

 

“嗯哼?”Eduardo随口回应。

 

“……究竟是什么关系?”

 

Eduardo的手指正要触到手机,闻言微微一顿,轻声道:“不,我们什么关系也没有,只是认识而已。”

 

Mark沉默的看着他的背影,却没有再说什么。

 


评论(1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