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脑个洞,关于tsn。

上帝对于天才总是一如既往的宽容,甚至是纵容。
因为天才稀少,Mark如此觉得,那些高等学府里的学子们,并非个个都配拥有这一定义,就他自身看法而言,他认真的考虑了一下,觉得不能同他进行正常交流的,应该都不可划入此类。
那是因为你根本没法正常沟通!Dustin愤愤的表示,虽然这个区分法并没有把他划出圈外去。
Mark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Eduardo,“我为什么要把时间浪费在跟一群蠢人的沟通上面?”
然后,他结束了讨论,为自己戴上耳机,开始面对电脑屏幕,唯有此物,永不会说出愚蠢荒唐的废话,他的手指飞快的弹出一串代码。
“真感谢你乐于为我牺牲你宝贵的时间。”
Eduardo无奈的感叹,于是他站起身,拉开冰箱,取出一瓶冻得沁凉的啤酒,在Mark把所有思维沉浸于电脑中毫无意识仅仅只靠着习惯性动作而伸出手来的瞬间塞进了他修长苍白的手指中。
“哇哦!”Dustin笑着在转椅上扭了一圈又弹回去,“Wardo,你其实是贴了Mark专属标签的上帝吧。”
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Eduardo微微拧起眉头,看了一眼窗外,有一枝野玫瑰颤巍巍的从隔壁窗台探头探脑的伸过来露了一小面。
阳光明媚,那花瓣娇嫩鲜艳得简直要刺痛人的眼睛。
Eduardo痛恨那种热情洋溢的饱满色泽,于是他转身背向窗口,翻开了自己的参考书,马克笔在指尖上流利的旋转了一圈,重重的划在微黄的纸质上。
他有时候会对自己产生一些不太美好有趣的质疑,事实上,他自觉自己的本质并非是为外人所见的热情快乐的南美小伙儿,这也许是来自他古板的父亲的影响,又也许只是生来如此。
所以,他看了一眼仍然沉默专注于二进制编程中的Mark,必须得承认,这真是个天才,而且聪明冷静,不善于人际交往,也没有那么热情奔放的主动。
那一瞬间,他突然觉得很安心。
虽然也许只是错觉。
虽然多年以后,所有的一切都证实了,那果然只是一个错觉。


Wardo其实是很有点独占欲和控制欲的,并不明显,尤其当那张脸是温柔软甜的加菲,那双大眼睛如此委屈无辜,你除了母性爆棚的心疼,谁还在乎他干了什么?
温柔人妻难道都是不动声色的控制狂?例如x教授XDD~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