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ET】《不如休去》二十四

安罗斯单足立于屋顶,斜身射出一箭,箭矢如风,将紧追其后的两名半兽人的脑袋穿成一串,他脚下并不停顿,顺着屋脊一路飞奔,身后的追兵在他和同行的木精灵一路射杀之下越来越少。

哪怕是白日,魔多那黝黑而恐怖的巨大暗影,也仍然在末日火山的灰烬中铺天盖地遮光蔽日,因此安罗斯并不能确知自己究竟身在城堡何处,又厮杀了多长的时间。他不知道魔君索伦在什么地方,也许是高塔之上,又也许深藏地底,他只能顺着自己的本能拼命向前冲,杀掉每一名追上来或是拦住他去路的半兽人,力争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魔多大门,为城外厮杀征战的至高王打开城门。

直到一朵银色的烟花自城外冉冉升起,在半空中如万千花叶绽放,那是来自瑟兰迪尔的信号,安罗斯回以一枚金色烟花,示意自己安好,金银双色的烟花在暗沉的魔多阴影里交织,光华璀璨。

半兽人与座狼纷纷抬头仰望,他们对光明的憎恶一如初始,发出愤怒的嚎叫,撕心裂肺,不知是痛恨于能隐藏自身丑恶的黑暗被撕破,又或是绝望于那光明永远与他们无关。

轰然一声,如巨峰坍塌,地动山摇,黑暗如渊的地底深处有火焰正腾腾升起。

安罗斯曾亲眼目睹火龙之威,身行一顿,堪堪停住脚步,他身后紧跟不放的半兽人却是不管不顾的冲了上来,安罗斯头也不回,顺着屋檐飞身滑下,反手勾在檐角轻轻一荡,人已翻向另一道高墙之上,,同时出声向同行的木精灵示警:“小心火龙!”

然而,火焰中缓慢行出的却是仿佛来自地狱的黝暗身影,丝丝缕缕的黑色魔气疯狂涌动如潮。

“魔君索伦!”安罗斯看着那越来越显得恐怖高大的身影正走向自己,手中的巨型铁锤高高举起,只一挥,来不及躲闪的木精灵已被纷纷击飞。

巨大的黑色城堡在魔君索伦的威力之下,如天神信手拂去的衣上尘埃,城墙破裂,山石迸裂,分崩离析。

安罗斯飞身急退,反手抽箭,脚下不停,已射出数支羽箭,烈烈破风而至,然尚未靠近,便已被索伦的魔气震落。

“精灵!”

“矮人!”

“努曼诺尔人!”

索伦的怒吼震天裂地,雷声轰鸣不绝。

“尔等不过中土贱民,竟敢不在魔多之前臣服跪拜。”

他狠狠挥出一锤,高大的身影自坍塌的城堡中显露而出。

如一座山,高大而险恶,黑雾缭绕。

瑟兰迪尔站在城外,看着那头戴尖锐荆棘的黑色头盔的魔君索伦,他回过头,告诉加里安,“放信号,索伦要突围而战了。”

加里安一扬手,一串火光冲天而起,发出请求支援的讯息。

瑟兰迪尔自腰间拔出双剑,迎着穿透山谷的烈烈朔风一步步迎上前去。

仿佛心灵相通,魔君索伦于那一瞬远远的凝视着他,诡异的血红眼眸深处,有火焰闪动,“精灵。”他的声音低沉如闷雷,瑟兰迪尔只觉胸口一窒,不敢开口,只能拼命咬紧牙关忍下喉间腥甜血气。

那双炽热的红眸不怀好意的落在他身上,巨大的黑色手掌伸向他,“没想到,会是个精灵。”

瑟兰迪尔挥剑疾斩,然而那只手掌却似无惧锋刃,非但不曾避开,反而越来越大,慢慢笼罩了他,瑟兰迪尔顿觉无法呼吸,忍不住仰起头,口唇微张,却再也不能吸入一丝空气。

那指掌间无数黑气缭绕如蛛网,与他魂体内被强行压制的魔气相呼应,他握着双剑的手慢慢垂落,再也没有一丝力气。

加里安大惊失色,扣在掌中的弓箭飞速拉满,一箭疾射索伦面门。

索伦漫不经心的只一挥手,击落飞来的羽箭,将加里安击得横飞而出,而他巨大的手掌正狠狠收拢,将瑟兰迪尔整个身体握在掌中,瑟兰迪尔狠狠咬着牙,强行让自己抬起头,与那传说中的魔君对视,绝不肯露出半丝怯意示弱。

头盔之下的脸隐入沉沉黑暗中,那一双仿佛能吸走魂魄的诡异红眸望着他,竟是带了一丝玩味,魔君索伦手掌一翻,将他扔了出去。

瑟兰迪尔甫一着地,立刻飞身而起,双剑一错,直取他握着巨锤的右手,那只手上,戴着一枚黄金指环,戒身刻着的文字仿佛有火焰闪耀。

他不会看错,那一定是魔君索伦用以控制其余魔戒的至尊之戒。

 

魔君索伦击毁高墙破城而出,瑟兰迪尔的信号升起,安罗斯一边指挥木精灵去为至高王打开城门,一边回身出城,救援瑟兰迪尔。

城门之外与半兽人厮杀正酣的各族联军也看见了瑟兰迪尔的信号,莫不深感错愕。

“难道是索伦?那他到底是要战?还是要逃?”伊兰迪尔忍不住问了一句。

“不管是战是逃,此次必不能容他逃脱!”至高王远眺那一片沉茫黑雾,回过头,“安那瑞安,你那一支骑兵最快,先去阻截魔君索伦,我们随后就到。”

奉命镇守后方的埃尔隆德自然也见到了属于木精灵的烟花信号,一连三枚,两枚示意平安,一枚却是求援。

“若此战失利,”至高王吉尔加拉德在临行前曾这样告诉过他,“切记切记,你将是中土阻击魔君索伦的最后一道屏障。”

他肃然应诺,领军殿后,特遣一支快马,来回辗转各处,回报军情,填补空缺之处。

此时骤然见到绿叶森林的求援信号,埃尔隆德顿生不安,瑟兰迪尔如此骄傲,战场之上更是勇悍果决,若非情势危急,断然不肯轻易求援,忙让伊瑞斯特带领人马,前往魔多后山援助木精灵。

安罗斯自破碎的城墙中冲出来时,正见着索伦横锤挥开瑟兰迪尔,峭壁断裂,山石树木轰然滚落,瑟兰迪尔虽勉力挣扎着闪避,仍是被一块巨石砸中胸口,左手长剑脱手飞出,右手以剑支地,一线血色沿着唇角落下。

“索伦!”安罗斯一声怒吼,反手抽箭,铮然射向那再次抡起的黑色手臂。

安罗斯是洛丝萝林之王阿玛蒂尔之子,手中弓箭更是盖拉德丽尔夫人亲手所制,自然不同于加里安,索伦不敢大意,挥锤击开,又一锤落下,却是重重砸向地面。

地面仿佛被无形的手掌撕裂,安罗斯站立不稳,几乎摔落山崖,瑟兰迪尔就地扑上,一把拉住他肩甲,却连自己也被拖得半边身子都沉了下去。

眼看着那一道地缝越裂越大,整个高格罗斯山谷都开始发出不绝于耳的震鸣之声。

“快,放开我。”安罗斯用力一挣,打磨得光可鉴人的肩甲在瑟兰迪尔指甲下发出刺耳的声音,“别管我,”他颤抖着声音说,“你快去杀了他,杀了他!”。

“别动!”瑟兰迪尔一手撑着地缝边凸出的石块,另一手紧紧抓着安罗斯拼死不放,指甲已是破碎断裂,血水点点滴滴划过安罗斯的盔甲。

而魔君索伦巨大的黑色手掌,再一次落向瑟兰迪尔。


评论(2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