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ET】《不如休去》二十三

埃尔隆德回到自己的营帐时,意外的看见吉尔加拉德正在桌案边等他。

“您应该让林迪尔来通知我。”埃尔隆德对于自己居然让至高王等待觉得非常的不安,“可是有什么突发情况么?”

吉尔加拉德正低头看着他书桌上埋在文书堆中一枚绿宝石雕琢而成的树叶状吊坠,叶尖一点水露,盈盈欲滴。

那不是诺多的工艺,吉尔加拉德不动声色的移开目光,看向自己视如亲生的养子,“埃尔隆德,”他说,“明天就要开始最后的征战了,我只是过来看看你……”他迟疑了一下,不太确定自己是不是应该提前告诉他自己的决定。

他在之前送去洛丝萝林给盖拉德丽尔夫人的信件中,诚挚邀请她们一家前往瑞文戴尔居住,特意提到美丽的凯勒布里安小姐,此间深意,不言而喻,他初时还有些担心安罗斯正值盛年,会否与凯勒布里安暗生情愫,然而自盖拉德丽尔夫人的回信中却可见她显然对埃尔隆德能博得凯勒布里安的芳心更寄予厚望。

埃尔隆德显然并没有注意到吉尔加拉德的欲言又止,他略带一点兴奋的告诉自己最敬重也最亲近的王,“瑟兰迪尔醒了,”眉目间那一点神采飞扬让他看起来简直就像是回到了刚成年的时候,至高王在心底默然感慨,听着素来沉稳的瑞文戴尔领主用多年未闻的轻快声音说,“借助埃兰迪尔星光之力,再用了点小手段把魔气禁锢在他体内,至少,短期内他不会因为魔气的侵蚀而再次昏迷,如果允许我乐观一点的估计,只需要多一点时间,我们就能彻底消除掉它。”

“这实在是一个好消息。”至高王微笑着站起身,走到埃尔隆德身边,伸手按了按他的肩头,“你也辛苦了,好好休息一下。”

“是!”埃尔隆德此时满心欢悦,哪有半点疲累之意,他摸了摸怀里盛着埃兰迪尔之光的水晶瓶,“此战结束后,倒是要尽快去洛丝萝林归还埃兰迪尔之光。”

吉尔加拉德正愁没话头入题,难得他自投罗网,立时道:“那倒正好,我已邀请盖拉德丽尔夫人前来瑞文戴尔居住,你亲自去迎自然更好。”

埃尔隆德愕然怔住,吉尔拉加德紧接着又是一句,“夫人在我诺多一族中身份何等贵重,总是寄居他处也不甚方便。”

这个理由其实有些牵强,凯勒鹏身为辛达贵族,与阿玛蒂尔又是旧识,何来不方便之说?然而埃尔隆德对至高王之意素来从无违逆,虽也有些不解,却并未多想,当下便点头应了,“夫人愿屈尊前来瑞文戴尔,自然再好不过。”

吉尔加拉德看一眼桌案上的绿叶挂坠,微微笑了。

 

天光未露,薄雾渐起。

瑟兰迪尔站在营帐之外,看着麾下的木精灵们已是整装待发,脸上肌肉微微的抽搐了一下,看似完好的左颊仍然传递着隐隐的热烫,就仿佛那龙焰已入心,再也不能忘却那日焚心蚀骨的剧痛。

他贴身穿着欧洛费尔的秘银甲,虽不免太过宽大,他仍是强行塞进了盔甲里,手上抱着头盔,金发从两侧编结成辫束在脑后,黯淡的泛白,和他苍白的脸,淡薄的唇色,似乎一起溶入了苍茫雾色里。

埃尔隆德在之前特意又过来看了看他的伤势,他正要换上盔甲,埃尔隆德让加里安退下,亲自为他系上甲绊,又取过木梳把他散垂的长发结成发辫,这是他从来没有过的习惯,然而他却默不作声,任由这位瑞文戴尔之主为他束甲挽发。

“看起来恢复得不错。”诺多精灵灵巧的手指自他冰凉发丝间掠过,柔暖的拂过颊侧。

他低声一笑,“已是无恙。”

“此战若得生还,待你回归绿林,安置好子民,”那修长手指在他耳垂边微微一顿,慢慢的束紧发梢,“不知是否有幸,能邀你前来瑞文戴尔盘桓数日,容我为你驱尽体内魔气?”

瑟兰迪尔心口微微一紧,却只是沉声道,“再说吧。”

“你……”埃尔隆德离开前,欲言又止,终于只是说了一句,“你自己好好保重。”

他没有回应,也许他应该回应吗?瑟兰迪尔坐在马背上,戴着鹿皮手套的手指紧紧抓着缰绳,借以平定内心的躁动,他隐约的生出不祥的预感,邪恶不会因此而退出中土,它既然来了,就再也不会离去。

不管是现在,或是在更久远的以后。

安罗斯与他并肩而立,低声与他商讨如何分兵进发,他不置可否的听着,抽空问了一句:“人类和矮人呢?”

“他们将在至高王和伊兰迪尔的带领之下正面进攻魔多大门,吸引半兽人的兵力,让我们顺利翻越山岭,攻破城墙。”

瑟兰迪尔转过头望着他,眉目深冷,“那么,谁留守后方调停,谁负责往来驰援?还有,如果龙或是炎魔再次出现,谁来抵挡?”

安罗斯看着他苍白完好的面颊,叹了口气,“已经整整七年了,如果索伦麾下还有炎魔或恶龙可以派遣,早就忍不住反击了吧。”

瑟兰迪尔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按了按一直挂在腰间的短剑,埃尔隆德曾要求为他重铸,他却断然拒绝了。

“呜——”沉闷的号角声穿透浓雾,发出进攻的指示。

“走吧。”瑟兰迪尔抿紧了嘴唇,轻叩马腹,趁着雾色浓沉,悄无声息的带领着木精灵越过了半兽人的防线,进军高格罗斯山谷。

魔多巨大坚固的城堡,就修建在那陡峭山壁之上,哪怕你突破了黑门,也仍然无法轻易靠近,如雨的箭矢和火焰包围着这座恐怖可怕的黑色城堡。

震耳欲聋的怒吼和厮杀甚至隔着山头都能清晰顺着风声传递过来,安罗斯看了瑟兰迪尔一眼,低声道:“我带人先上,你殿后给我掩护。”

“好。”

“如果……”安罗斯迟疑了一下,紧了紧箭囊的肩带,微微一笑,“洛丝萝林里,有位叫做宁若戴尔的西尔凡精灵,你能帮我照顾她吗?”

“那要看你需要我怎么照顾她了。娶她?”瑟兰迪尔玩味的挑起一边眉梢看着他,“还是送她去曼督斯神殿?”

安罗斯深深吸了一口气,“给她平静安宁的生活。”

“好吧,如果这是你需要的,我会考虑。”瑟兰迪尔偏了一下头,微微勾起唇角,“不过,我还是得说,你可真没用。”

安罗斯低下头笑了一下,“是啊!”

瑟兰迪尔下颌骨微微一紧,声音更冷了,“那你就放心的去死吧。”

安罗斯却反倒笑了,“得你这一句话,我自然放心。”

 

轻盈灵巧的木精灵们顺着散发出淡淡微光的希斯兰绳索攀爬上峭壁绝崖,便似无数银色的丝线,自高崖之上垂落。

他们之中甚至有那么一小部分特别快捷的,已经登上了城堡的外墙。

安罗斯身后背着弓箭,口衔短剑,一马当先,他身后跟着的几个木精灵都是他手下最得力的侍卫。

墙头上影影绰绰的林立着不少半兽人,安罗斯身体紧贴城墙,不敢有所动作,只希望城门那边的战事能逼得更紧一些,让他能有机会攀上墙头。

攀上城墙的木精灵越来越多,而雾气正在慢慢消散,安罗斯听着头顶上传来的沉闷脚步声,心跳骤然停顿了一拍,暗暗祈祷,希望不会被半兽人发现。

就如同之前的每一次祈祷一样,不被命运垂青的安罗斯在半兽人举起火把探头查看时,一手拉着绳索,一手紧握短剑,双腿用力蹬上城墙,飞身荡起,一剑刺入半兽人的咽喉,反手一旋,硕大丑陋的头颅落地。

他屈膝半蹲,慢慢的抬起头来,看着拥过来的无数半兽人,活动了一下肩骨,站起身来,突然转身就跑。

一群半兽人呼啦啦的跟着他追了过去,他动作十分灵敏快捷,然而半兽人虽力大笨拙,动作倒是不慢,紧跟不放,便似他身后的一串尾巴。

城墙之外的木精灵却已是趁此机会纷纷翻墙而入。

瑟兰迪尔在攀上悬崖后,便不再继续前进,加里安不明其意,只是他跟随瑟兰迪尔身边日久,知他必有算计,也不多问,只侍立在侧。

“你若是魔君索伦,”瑟兰迪尔突然转过头看着他,问道,“明知大军进攻在即,你会怎样做?”

加里安愣了一下,“出击?”

“没错。”瑟兰迪尔笑了笑,“他会带着他最后的军队,拼尽全力反击。”他仰首看向高入云霄的塔尖,面色冰冷,“那我为什么还要进去?”

那一缕被埃兰迪尔之光强行压制下去的魔气,越是靠近魔多,越是蠢蠢欲动,几乎难以控制,对此,他毫不怀疑,一定与那位困守魔多的魔君有关。

如果他所料不差,那么,他会等在这里,等着魔君索伦前来。

杀了他,或是被他所杀。


评论(8)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