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墙头虽然众多,节操目前尚好

【ET】《不如休去》十八,后面正好接片段五开头。

那一片黑雾涌过来的时候,安罗斯正砍倒了一个半兽人,抬眼看了看,依稀觉得黑雾中隐约裹着什么东西,心里顿时生出警觉,转头叫了一声瑟兰迪尔,却并无人应。

那个时候的他们,已经突破半兽人的阻断与阿玛蒂尔汇合在一处,然而那不过是半兽人的诡计,阿玛蒂尔鏖战一夜,身边木精灵死伤惨重,只剩下少许战力,合并成一处,反而更便于让半兽人收缩包围圈。



而远在另一侧的欧洛费尔,也正慢慢向他们靠近。




瑟兰迪尔看着越来越多的半兽人,木精灵们正身不由己的被推向魔多黑门以西,他生出不祥的预感,忍不住远远的望向父亲所在的方向。

安罗斯又大喊了一声,瑟兰迪尔终于听见了他的呼唤,见他神情焦虑,拼命向自己招手,然而半兽人的密集围困令得他甚至无法纵马,双脚离镫,轻轻一叩马腹,借坐骑抬腿一声长嘶之际,手掌在马背上用力一撑,身子凌空飞起,受伤的手拔出另一柄长剑,一剑插入身边半兽人硕大的头颅,借劲一跃,脚尖落在前方另一半兽人肩头,反手一剑斜抹,切瓜剁菜般又削掉一颗脑袋时,已再次跃起,不过几个起落,便已来到安罗斯身前,翻身上马,与他后背相抵,共乘一骑,问道:“何事?”

“你能不能看清那是什么?”安罗斯伸手斜指向那一片越来越近的黑雾。

瑟兰迪尔砍翻一名半兽人,抽空瞟了一眼,“毒雾?”

“不,那雾中有什么东西在移动,”安罗斯一直紧盯着那片黑雾,“偶尔可见似有火光闪动。”

“难道是……”瑟兰迪尔咬了咬牙,轻轻的吐出一个字眼:“炎魔?”

“怎么可能,炎魔早就消失在中土了。”安罗斯说得肯定,眼神里却透出一丝绝望,“不,不能是炎魔,不该是炎魔。”

瑟兰迪尔哼了一声,反手一剑架住半兽人袭来的长矛,另一手挥剑将半兽人斩为两段,“你不就是怀疑是炎魔所以才叫我过来看么?”

安罗斯鼻翼微张,重重的呼吸了几下,“怎么办?我们得尽快冲出去,离开这里。”

“已经来不及了。”瑟兰迪尔反手舞了个剑花,冷笑道,“炎魔又怎样,他敢来,我就敢杀。”

安罗斯正要说话,突然听见精灵们纷纷发出惨呼,身下坐骑又是一颠,几乎将他摔下马背,忙提缰退了一步,却已是不及,半个马身都没入黑泥之中。

瑟兰迪尔背对着他,正挥剑击杀扑过来的半兽人,浑然不知情况,安罗斯怒吼道:“沼泽,快离开这里,是沼泽!”

然而半兽人哪里还容他们离开,层出不穷的涌上来,拼死将他们往那一片沼泽里推挤过去。

瑟兰迪尔足尖微伸,试探了一下,落足绵软,已是全然不能着力,半兽人却似根本不知死活一般,跟着精灵们冲入沼泽,仍是死缠不放。

“父王!”安罗斯嘶声惨叫,瑟兰迪尔百忙中回头,正好看见阿玛蒂尔高大的身体在半兽人的围攻之下慢慢陷入泥沼,渐渐没顶,他心头一颤,急急四下张望,见欧洛费尔死守战线,拼死不退,尚未被挤入沼泽中,勉强放下心来。

“快走。”安罗斯反手拖了瑟兰迪尔一把,他手中长剑早已不知去向,在半兽人那里抢来一柄长矛,狠狠插入一名高壮半兽人体内,借力跃起。

精灵身体轻盈快捷,若不是半兽人如此强逼猛攻,就算陷入沼泽,也不至于立时身死,瑟兰迪尔被安罗斯这么一拉,翩然而起,一脚踏上已半入沼泽的马背,借力将安罗斯甩了出去,“注意脚下。”他反手一剑回鞘,一把勾住身边一名体型硕大的半兽人,轻巧的翻身而上,见安罗斯也飞身跃过半兽人头顶,正冲向欧洛费尔的方向,便不再理会,虽只有单剑在手,仍是在半兽人阵中来去自如。






埃尔隆德带领安那瑞安和一队精灵绕过半兽人的阵营,径直南下,他这一队人马都是久经沙场,行动迅捷,又善于隐藏行踪,远非大部队可及,因此并没有遇到什么阻拦便直入半兽人防守最薄弱的腹部地带。

远远的立在山岗上,便已见魔多黑门附近尘沙飞扬,惨呼嚎叫之声不绝。

安那瑞安早已跃跃欲试,拔剑在手,立时便要冲下去。


“等一下。”埃尔隆德何等眼光,顿时觉出那一团覆盖黑门之上的烟雾有异,“那,那难道是……”

“再不过去,只怕他们就要全军覆灭了。”安那瑞安焦躁之极,再不顾他阻拦,挥剑冲了下去。

埃尔隆德一把没拉得住他,转头叫过一名精灵,令他立时回营报告至高王吉尔加拉德,敌军阵营有变,不可轻举妄动,自己便带了那一队精灵紧随安那瑞安而去。

安那瑞安率先冲到,努曼诺尔人的强大血统在他身上体现得十分明显,何况他居高临下,已盯准半兽人最少的一环展开攻击,冲出一条血路,便正迎上了安罗斯。

“安罗斯,这边。”他拼命挥手,却见安罗斯头也不回的冲向了另一侧。

埃尔隆德随后赶到,他素来慎重,并不冒然轻进,只守着那个缺口不让半兽人合围。

然而,空气突然开始变得灼热,四周的黑雾越来越浓郁,不时有火球掠过身边,他心内暗惊,同瑟兰迪尔一般,也疑心是炎魔出世。

一道雷电般的亮光闪过,破开黑雾,埃尔隆德忙极目远眺,却见欧洛费尔手持长剑,冲入火焰深处。他身材十分高大,银发在火焰映照下灿若星辉,孤身迎上那烟雾烈火中隐藏的恶魔。

那双横空展开的翅膀,那巨大无比的身影,那闪着寒光的锋利爪牙……

埃尔隆德脱口惊呼:“龙!”

“ADA!”瑟兰迪尔半空中一跃而起,飞身扑了过去,心中那一点不祥的预兆终于成了真,他只觉撕心裂肺,痛不可遏。

风火猎猎,欧洛费尔的身影就此没入火焰之中,再也没有出来。

瑟兰迪尔持剑强行顶着那深入骨髓的热痛冲了过去,一股火焰迎面扑来,他挥剑斩开,却突然手腕一沉,似被什么东西所牵缚,眼睁睁看着那一团火焰困住了自己,就此失去知觉。

埃尔隆德见欧洛费尔与龙焰对峙,便知他已是凶多吉少,回想起瑞文戴尔众军云集,何等辉煌雄壮,越显得此际悲痛莫可名状。

安罗斯得安那瑞安接应,强行自半兽人的包围中救出不少木精灵,却已不见瑟兰迪尔身影,忙四下寻觅,安那瑞安也纵马来回搜索,并无所获。

埃尔隆德见半兽人又围了上来,而火焰熊熊,虽未攻击他们,却也始终未灭,也不知境况究竟如何,心下暗自着急,只能拼死守住那一条退路,大声呼叫精灵们尽快汇集过来。


“快,我们必须要撤退了。”半兽人越来越多,他知道再不走,连自己这一队人马也将失陷其中,不得不一再召唤安罗斯和安那瑞安。


“瑟兰迪尔还没出来。”安那瑞安犹豫了一下,纵马再次深入半兽人中。

埃尔隆德气急,怒喝道:“安那瑞安,快出来。”



安那瑞安犹如未闻,头也不回的冲了过去。



埃尔隆德召集剩下的精灵堵住半兽人的攻击,又见安罗斯跑了过来,声音嘶哑,“埃尔隆德传令官,欧洛费尔王和我父王,都……都……”他一口接不上来,眼泪涌出,自脏污的脸上流过。




埃尔隆德心下难过,拍拍他肩头,叹了口气,也不知说什么才好安慰他,火光突然大亮,他心里一惊,忙抬头看去,却听得木精灵们大声呼叫,齐齐奔了过去。

火光烈烈,瑟兰迪尔手中横抱欧罗菲尔走了出来,衣甲破碎,遍体鳞伤。



在他离开的瞬间,火焰尽熄,只剩下身后一片焦土,残阳如血,荒芜凄凉。



木精灵早已迎上前去,自他怀中接过欧罗菲尔的尸体,安那瑞安也已回转,见他一身伤痕,血迹斑斑,前所未有的狼狈惨烈,竟不知要如何是好,只怔怔望他。



瑟兰迪尔取下残破的头盔,金发凝血,遮了左脸,他伸手抓过一匹战马的缰绳,那牵马的精灵为他气势所震慑,不由自主松开手退后两步。他翻身上马,拔剑出鞘,尘烟烽火间如不死战神:“王者已逝,我即为王!”







评论(6)

热度(17)